Wednesday, October 22, 2014
0

团结疲劳

民主肯定会玷污自己的英雄,就像革命肯定会吞噬自己的后代。25年来,赢得波兰民主斗争的所有素质都在团结工会领导人的身上得以体现:包括在共产主义怪兽面前毫不畏惧,在权力过渡时期目标清楚、意志坚定、慷慨宽容。所有这些素质都伟大而且高尚,但在当代波兰人的眼中,所有的伟大高尚都彻头彻尾失去了意义。

这是两周前举行的波兰议会选举和星期日举行的非决定性总统选举(10月23日多·图斯克和莱赫·卡钦斯基的决选将最终确定选举结果)告诉我们的惨痛教训。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1989年以来把持波兰政局的共产主义者和后共产主义者已经被人们彻底地抛弃¾左翼党派在议会投票中只赢得了11%的选票。可团结工会的老战士们也被抛到了一边。波兰政治渴望着注入新鲜的血液。

不久前的波兰选举第一次将后共产主义者排除在外。后共产主义者们知道组织井然、纪律严明的传统再也无法帮助他们获胜,因此他们选择了一位年仅34岁、魅力四射的聪明领袖。此人与共产主义时代毫无瓜葛,他把所有前共产党员都从重要位置上赶下了台,甚至禁止前总理莱舍克·米莱尔参与议会选举。

这毫无疑问是在向好的方向发展,但波兰民主的整体状况则是另外一个问题。议会选举的投票率只有40%,这个数字使波兰排在了世界民主国家选民参选状况的末尾,比欧洲平均水平低25到30个百分点。

这种政治冷漠反映出很多问题,但有两点最为重要。议会选举的前几天,公众被问及是否希望生活变得更好。居然有60%的被访者说自己不抱有这样的奢望,这个数字实在令人惊骇不已。失去希望的人当然不会参与投票。

其次,清晰明确的党派政治纲领是成功民主的一个必要条件,但这个条件在波兰并不具备。各党派的纲领随着民意调查的结果变化,他们提出的经济议案也不是过于复杂就是过于含混,让选民们很难理解。因此即便那40%的投票者也是出于个人的感情因素,而不是做出了明确的政治选择。

新自由主义的公民纲领党和保守民粹主义的法律正义党都在议会选举中大获全胜,而这两个党派几乎所有的高层领袖都从1989年起就活跃在波兰的政坛。因此,尽管新政府的组成人员岁数并不大,但在政治上却早已失去了活力。团结工会/后共产主义人士之间的分歧似乎也一直困扰着波兰政治,使波兰无法诞生新一代的领袖,也因此丧失了必要的活力与热情。

年轻一代与政治的感情最为疏远,这一点倒也在意料之中。我问过华沙大学的弟子有多少人想去投票,只有两个人举起了手。也许有的学生羞于言明自己关心政治,但却实际参与了投票,但我认为这样的情况肯定不会太多。整整一代人在成长过程中对政治漠不关心,甚至持反对态度,这绝不是什么好兆头。

波兰目前最大的困难是失业率居高不下,一直徘徊在20%左右,超过了其它所有的欧盟国家。另一个问题就是贫富差距日益扩大。实际上,收入差距甚于波兰的恐怕只有俄罗斯(也许还有乌克兰)。但这些问题都没有在竞选时被明确地提上日程。共产主义过去和公众腐败是两个获胜党派大肆宣扬的主要矛盾。

这两个问题无疑都很重要,但与失业和贫困相比却只能相形见绌。实际上,估计有30%左右的波兰儿童得不到足够的食物,只是因为这里是欧洲,他们才没有被活活饿死。但一个欧盟成员国近三分之一的儿童一天只能吃上一顿饭无疑是一种巨大的耻辱,因此这有理由成为重要的政治问题。

由于起源于团结工会的获胜政党热衷于宣传自己的价值观,特别是以小写“s”打头的团结(solidarity),这个问题就显得更为独特。但他们这样做完全出自实用主义的考虑,因为在今天的波兰,把某人叫做“自由主义者”比直接骂他“狗娘养的”更具有侮辱意味。

实际上,自由主义无论在经济还是道德上都受到人们的鄙视。自由主义者被人们看作吸血鬼,只顾着让自己和亲信大捞一笔。难怪多·图斯克和莱赫·卡钦斯基这两位领先的总统候选人对“自由主义”思想避之唯恐不及。

但小写“s”打头的团结又有什么实际意义?这一点没有人知道,图斯克和卡钦斯基两位也都没有说。他们所提出的不过是由国家代表贫困人口干预经济的模糊设想。

于是,后共产主义在波兰的终结不仅没有让人们欢呼雀跃,相反却让很多人低声啜泣。尽管这本身不会造成太大影响,但波兰的政治痼疾却迟早会带来危险,因此无论是新老民主,都应该时刻保持警惕。因为混乱、冷漠和政治谜题都不仅仅在波兰存在,而是日益成为影响所有民主的痼疾。重塑对政党和政治的信心成了人们迫切需要面对的问题。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