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26, 2014
0

分担艰难时期的义务

普林斯顿——2008年吞没世界的经济阴影已经让很多人开始疑惑之前显而易见的繁荣景象是否真实。我们知道在中国、印度、俄罗斯和美国等不同的国家,亿万富翁的人数急剧增加。从更为广泛的层面上看,前百分之一富人的日子越来越好过。可是富人和穷人之间的差距也越拉越大,至少在美国,穷人和中产阶级的收入增长陷入停滞。

因此现在许多人对制定纳税人出资的计划来挽救银行、保险公司甚至是汽车企业开始持怀疑态度,这并不值得大惊小怪。这是不是政界人士在又一次确保即使在困难时期,支持他们的富裕精英阶层也能过得比普通人更好?

可是在评估经济发展成就的过程中,关注富人和穷人之间的收入差距是拉大还是减小是个错误。如果某人的年收入从300美元增加到500美元,可能已经足以令他脱离极端贫困,也会为他本人及其家庭的福利带来巨大的不同。如果在同样的时间段内,挣百万美元富人的收入增加了10万美元,那么收入差距就会进一步拉大。但因为10万美元对一个年入百万者的福利起不了太大作用,所以富人和穷人之间的差距将会有所缩小。

我认为无论如何我们不该真的关注不平等现象,而应该把重点放在减少不必要的痛苦。因此问题应该这么问才合理:那就是近年来的经济发展是否改善了穷人的生活?

如果从全世界的角度看,答案当然是肯定的。1981年,地球上每10人中就有约4人生活在被世界银行称之为极度贫困的恶劣环境下。现在这样的人口比率只有不到四分之一。即便从绝对数量的角度,尽管人口不断增长,极度贫困人口的数量在那段时期也同样出现了下降,从19亿降到了14亿左右。像中国和印度等国的极度贫困现象出现了大幅度的减少。如果数以亿计的中国人和印度人都脱离了极度贫困,那么有少数人成了亿万富翁又有什么关系呢?

但2009年继续缩减世界贫困人数的前景并不美妙。如果发达国家的经济衰退进一步恶化,将会导致许多工人失去工作。无法继续偿还抵押贷款的家庭将失去他们的房产。这些都会带来真正的痛苦。

人们已经适应了某种程度的舒适,并且希望自己还能更进一步。当那些期望最终破灭的时候,生活境况还不如过去真的很难令人接受。人们可能会因贫穷而产生羞耻感并丧失自信,就算在困难时期也无法避免这样的结果。

尽管如此,但生活在工业化国家的穷人在多数情况下,只是在与境况更好的人相比时才显得相形见绌。在美国,97%被人口调查局列为穷人的民众拥有彩电和汽车。当美国人失去工作的时候,就算他们没有资产,也仍然可以享受到医疗保健,并领到食品券维持生活。

但生活在极度贫困状态下的14亿人却完全不是这样。他们的贫困是基于最基本的人类需求的绝对标准。如果经济衰退降低了从发展中国家的进口需求,就会导致许多生活在那些国家的人失去工作。

他们无法求助于社会保障体系。他们会为养家糊口而苦苦挣扎。当一个贫困家庭的收入下降时,它能够削减的少数开支之一就是孩子上学的学费。他们无法享受到最基本的医疗保健服务。经济衰退给这些人造成的打击最大。

有些人会将全球化视为这种困难的罪魁祸首,因为如果穷人不是通过贸易与富人建立了联系,他们就不会受到经济衰退的影响。是的,但他们同时也会失去帮助如此多的人脱离贫困的经济增长机会。很难想象自给自足能为日益增长的世界人口提供足够高的生活标准。

在这样悲惨的情况下,富国将要做些什么?他们已经在若干场合承诺增加对穷人的援助,而且有些欧洲国家已经开始完成更高的任务。但他们很可能经受不住诱惑,把目前的困难时期当作放弃目标的借口。

美国当选总统巴拉克·奥巴马在当选前曾说,他要让美国的国外援助额度增加一倍,改善其在帮助穷人方面所取得的效果。但随着经济衰退的来临,以及救市计划的开支变得显而易见,奥巴马暗示说他可能不得不推迟履行这项承诺。很容易理解为什么在竞选活动期间,候选人会做出这样的表述,因为即便在经济的黄金时期,增加国外援助在美国也只能获得寥寥无几的几张选票。

  • Contact us to secure rights

     

  •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