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分享工作

发自伯克利——美国目前正面临着一场自1930年代以来从未有过的长期失业危机。正如美联储主席伯南克(Ben Bernanke)在最近一次演说中提到的那样:大概有40%的失业者已失业超过6个月,比二战后任何一次衰退中出现的比率都要高。

这场长期失业危机正在对那些受影响者的生活造成深远的影响。而我们之所以知道这一点,就是得益于一系列对1930年代大萧条的深入细致研究。

其中最广为人知的是E·怀特·巴克(E. Wight Bakke)——此君当时还是位研究生,后来成为耶鲁大学经济学教授——对康涅狄格州纽黑文市长期失业的研究。通过参与者访谈,个人观察,时间日志和纵向研究等方式,巴克说明了失业期的不断延长是如何导致劳动者丧失其技能并使之更难以找到新工作的。长期失业同时也会引发一系列生理和心理问题,其中包括意志消沉,对事物丧失兴趣以及社会孤立感。

对那些不幸经历这些的人来说,长期失业——如今,正如1930年代的一样——是一场悲剧。同时对于社会这个整体来说,有相当一部分劳动者的生产力将存在遭到破坏的危险。

但鲜为人知的是,在比当今波及范围更大的情况下,1930年代的美国成功地缓和了这些问题。企业并未进行大规模裁员,而是让其雇员不足时工作。制造业和采矿业的每周平均工作时间从1929年的45小时下降到1932年的35小时。而我们正在1986年发表的一篇文章上看到这些的,该文的合著者之一是笔者在伯克利的同事詹姆斯·鲍威尔(James Powell),而另一位作者不是别人——答案揭晓——正是伯南克本人。

在大萧条最严重时出现的24%失业率可不是开玩笑的。而如果制造业劳动者的每周平均工作时间依然维持在45小时的话,那这个比率估计要升得更高。减少20%的工作时间可以额外令数百万劳动者得以留在工作岗位上。他们持续获得收入,不断学习技能,有了希望,也保留着晋升的机会。

为什么1930年代会出现那么多的工作分享行为?其中一个原因是有政府在背后推动这一点。在回忆录中,时任总统的赫尔伯特·胡佛估计有200万名劳动者因为他的这一政策而避免了失业。

其二,法律法规也鼓励这一点。新政的工业法规为特定行业的每周工作时间设定了上限。而《公平劳动标准法案》也为那些长时间工作的雇员们提供了争取加班酬劳的激励。

第三,也不存在失业保险这个阻碍因素。对当今的个人来说,在每周工作20小时和领取失业保险之间往往会选择后者。但在1930年代失业保险出台之前,20小时总比什么都没有强。

当然,失业保险仅仅只能补偿大多数工人先前收入的一小部分,也意味着其在这方面的影响并不是那么强。但即便失业保险没有阻碍工作分享,也可以对其进行重新设计以产生激励作用。可以向那些短时间工作的劳动者们支付部分的救济,而不是向那些完全失业者发放限定的款项。这个项目至少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自给自足,同时对那些遭到更低失业率影响的短时间劳动者发放额外的款项(并因此向那些完全没有工作的人发放更少的钱)。

事实上,美国已经在这方面有所行动了:这是一个被称为“短时补偿”(Short-Time Compensation)的项目。在雇主提交一份得到批准的工作分享方案之后,劳动者们可以领取依照其工作时间分配的失业补贴,而联邦政府则会补偿各州政府的一部分项目构建启动成本。而迄今为止已经有24个州开始对自身失业保险系统进行调整以利用这一政策。

但不幸的是,联邦政府所提供的财政激励主要局限在帮助各州进行宣传以及项目的自动化运作之上。而那些项目自身的力度反过来则不够强,根本不足以令工作分享成为一个有吸引力的选项——尤其是对那些有理由期望一份全职工作的高级劳动者来说。

其他国家在这方面走得更远。例如在德国,联邦政府的缩短工时(Kurzarbeit)项目规定如果一个劳动者因为工时缩短而导致收入下降超过10%时,政府将给予占该下降幅度相当一部份的补偿。

美国联邦政府可以通过对各州的短时补偿项目发放更加慷慨的补贴来效仿上述例子。而如果做不到这一点的话,不仅会令那些失业者遭受不必要的伤害,同时也会让美国社会背负上一笔长期支出。

翻译:邹驰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