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26, 2014
1

萨科齐的黄昏

发自巴黎——下一任法国总统是……社会党候选人弗朗索瓦·奥朗德(François Hollande)。倘若是在一个月前,任何如此言之凿凿的预测如果不被视为愚蠢的话,至少也是欠缺明智的。当时不确定性占了上风,四位候选人共同统治了整场竞选,没人敢预测究竟哪俩位将会进入到下一轮。事实上,这本该是一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充满可能性的竞争。

但突然之间,发生了某些事件——不仅仅是事件本身(虽然在欧朗德在一月中旬发起的第一次大游行之时就已初露端倪),而是某些看似不可抗拒的进程,一言以蔽之:大多数法国人想要惩罚那个辜负了他们一番苦心的总统。

但直到找到了一个合理且可靠的取代者之前,选民们是不会这样做的。而奥朗德,这个比大多数法国人想象中更加睿智也更充满决心的人,为这种广泛存在于人民心中的渴求提供了一种声音(以及一个面孔)——让如今的当政者,尼古拉·萨科齐,下台走人。

这并不是说奥朗德是个特别有魅力的人。恰恰相反,坊间依然存在着许多对此人品行的质疑,更别提其政纲的可实现性或者合理性了。但跟其在2007年时与萨科齐争夺总统之位的前搭档赛格琳·罗雅尔(Ségolène Royal)不同的是,奥朗德无论是看上去还是听上去都特别“真实”。

从今以后,整场竞选似乎注定要转变成为一场经典的左右之争,但两大候选人的战略却存在着一个重要区别。奥朗德试图将大选变为一场针对萨科齐的全民公决,而失去了民望的后者却想将这场缠斗限定为一场价值观与经验之争。

事实上,萨科齐的竞选活动正是想传达这么一条核心信息:“你可能不太喜欢我这个人(其实你错了,因为我并不仅仅是你眼中的我,多年的执政经验已经使我发生了深刻的转变),但你会支持我的保守主义价值观,因为这才是你内心的诉求。在这个急剧变化的世界上你需要稳定和信心,而这也是我所能给予的。”

通过强调自己与欧朗德之间的意识形态差异,萨科齐甚至走的更远,打起了玛琳·勒庞的国民阵线党那批极右翼选民的主意,因为他估计勒庞无法得到足够的支持去在选举中占一席之地。这一策略或许能在第一轮凑效,但在吸引了那批极右翼选民之后,萨科齐很可能会在下一轮选举中失去中间派选民的支持。他们或许愿意为“经验”投下一票,却不会买一个抛弃了人本主义价值观的“基督教保守主义者”的帐。

无论如何,都有人会争辩说法国人对自己的总统有点不公平。萨科齐在执政期间遭遇了极端困难的情况,而他的表现也可圈可点。在其任期之初恰逢法国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而萨科齐也证明了自己是个有政治手腕的领导人物。在意识到2008年经济危机的严重性之后,他迅速做出反应并做出了相当多的努力。他启动了对养老金和高等教育方面一直久拖不决的重大改革,在介入科特迪瓦和利比亚事务也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你可以轻易地找出类似的例子。一言以蔽之,萨科齐确实真心想要改革法国这个陷入深度瘫痪的国家,而鉴于全球危机的严峻性,也不应该为当前的高失业率全归到他一个人身上。

但除非在最后一刻出现了奇迹——比如奥朗德犯下了自毁信誉的大错,或者新一轮危机的侵袭使得选民将保持连续性重新放到了第一位,否则萨科齐将很可能步吉斯卡尔·德斯坦(Valéry Giscard d’Estaing)的后尘,成为法兰西第五共和国历史上第二位只干了一届就下台的总统。

然而吉斯卡尔1981年的连任失利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因于其前总理雅克·希拉克的“背叛”,最终被后者取而代之。但今年萨科齐阵营并未出现叛徒(虽然也有前总理德维尔潘这样的人试图倒戈,但都未能得到民众支持),而真正背叛其支持者并使其反对者团结一致的,正是萨科齐自己。

这些怨恨大多是在萨科齐任期刚开始时结下的,而他也将在2012年为此付出代价。他的变革改善了整体状况,但显然尚未达到令大多数法国人满意的程度。据最近一项民调显示,这些民众已经无法忍受这么一个人在他们家的电视屏幕上再呆五年了。

当然,正如英国前首相哈罗德·威尔逊(Harold Wilson)所言,“在政治上,一周里的变数太多了,”而萨科齐也将在这一周内正式成为一名候选人。但对他来说,如果想要阻止随后的选举演变成为一场对他个人形象的情绪化和负面性公投,即便并非不可能,至少也将极端困难。

  • Contact us to secure rights

     

  •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1)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1. CommentedPaul A. Myers

      France, like its banks, is an undercapitalized, over-obligated economy--the advanced country disease of the early 21st century. Sarkozy, and one should stress his team, has navigated France skillfully from its position as Number 2 in Europe behind Germany.

      And that may be what is at stake in the presidential election: the ability of France to maintain credibly that number 2 spot.

      At the end of the day, a country holds on to number 2 by being productive. That means more work. Does France want to make this effort? Does Hollande understand its preeminent importance? Does he grasp how tough world markets can be?

      America is unhappy because there is not enough work; France seems to be unhappy because more work is being demanded.

      Undoubtedly a very fast education awaits someone in May.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