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31, 2014
0

俄罗斯整容总统回归

莫斯科——当沙皇受到的不是敬畏而是嘲笑时,他就是时候考虑退位或为宫廷政变做好准备了。俄罗斯总理弗拉基米尔•普京应该考量下这个选择。他有意在明年3月的大选中,光荣回归克林姆林宫担任总统。

今年年初,爆发了声势浩大(按照俄罗斯人的标准)的互联网请愿运动,敦促普京选择第一个选项。到由“纳什”(支持普京的青年运动组织)组织的爱国夏令营进行常规拜访期间,他想通过爬攀岩墙展示自己强健的体魄,结果发现自己爬不下了,全国上下笑声一片。

现在俄罗斯人好奇,其领导人的脸怎么了。他光滑的新脸蛋带来了他注射肉毒杆菌毒素,甚至进行过整容的谣言。吸血鬼玩笑比比皆是。

最近,在俄罗斯南部克拉斯诺达尔水域潜水期间,普京奇迹般地挽救了两个古希腊的骨灰盒。当普京的发言人德米特里•帕斯科夫令人不解地宣布,那骨灰盒放在那里是为了体现普京的重要性时,俄罗斯人哈哈大笑起来。

如果我没有看到俄罗斯的无能,我可能会怀疑这是有意让普京颜面扫地。的确没错:普京名誉受损。最近,一名美国人和一名俄罗斯人进行了武术比赛,比赛结束后,普京(柔道爱好者)进入了比赛场地,祝贺那名俄罗斯获胜者,这名俄罗斯人是统一俄罗斯党的成员。观众都大喊,“普京,走开”,直到他离去。观众似乎在说,体育运动中不应该有政治,普京应该退出政坛。

普京觉得自己引人注目的举动对治理必不可少。他亲过海豚和婴儿,救过老虎和记者,袒胸骑在马背上,在西伯利亚森林中漫步。但是普京这位表演者无法容忍恶评。柔道惨败,尴尬不已,随后他取消了所有没有经过精心安排的露面。

实际上,自那个插曲发生以来,普京只参加过一次大型活动——统一俄罗斯党的国会——在这里,600名代表一致提名他为该党的2012年总统候选人。但是在12月4日举行的议会选举中,统一俄罗斯党勉强得到了50%的选票(普京曾经能够保证得到约70%的选票)。这次议会选举还受到了严格控制,周边部署了大量警力。观察人员受到了迫害,监测网站被政府关闭或遭到了政府黑客的攻击。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的一个选举观察团指出“大多数政党对这次选举过程的公正性缺乏信任”。

普京极大的虚荣心严重破坏了其在过去12年树立起来的强人形象。毕竟,在公众面前走秀,进行整容,自我陶醉其中——他的朋友西尔维奥•贝卢斯科尼在意大利这样做受到了很好的效果(后来也不是这样了)——不会让俄罗斯人害怕,甚至得不到俄罗斯人的尊重,在俄罗斯,强硬的统治者常常是宠儿。因此,如今,普京在政治方面的强人形象已经一去不复返。当你无法移动眉毛时,装出专横的表情就很困难了。

实际上,俄罗斯人刁难普京不是因为他把俄罗斯转变成了工业香蕉共和国(石油以及其他大宗商品的出口支持了这个半独裁国家),而是因为他扮演的角色不再令人信服。同理,对普京的不满根源无关紧要,自由的愿望必须从某个地方兴起。只要俄罗斯人觉得有权利对抗该政权,即使只是通过鄙视和嘲笑,俄罗斯就还有变革的希望。如今的选举结果导致了苏联解体之后最大的示威抗议,变革的希望也越来越大。当沙皇失去无所不能的形象时,他最终将无法进行专制统治。

普京的传奇大戏之后,克林姆林宫写续篇的选择空间非常有限。人人都预测,明年3月份大选之后,现任傀儡总统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与普京将转换角色。但是候选人还有前财长阿列克谢•库德林,如果俄罗斯需要一位对经济改革满怀热情、鞠躬尽瘁的人,他倒可以接替梅德韦杰夫。库德林以心平气和著称,这或许可以为普京争取一些额外的时间。

但是,在普京看来,这种情况是不可能的。这位即将重登总统宝座的前总统表示,他已经使俄罗斯更加强大,2012年,在大多数发达国家的金融存在不确定的情况下,俄罗斯已经成为了稳定的国度,令许多国家羡慕不已。或许是如此,但是成为公众笑柄的人很难成为伟大的领导人。

人们常常拿约瑟夫•斯大林与普京做比较,但是如今,在苏联(1991年底解体)解体20周年纪念日临近之际,他似乎越来越像勃列日涅夫了——与帝国时代格格不入的政治制度的象征。只是少个下巴而已。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