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利比亚的反军队民兵武装

纽约——一方面美国拼命想弄清去年九月致美驻班加西外交使团遭袭及美驻华大使克里斯托弗·史蒂文斯等四名美国人身亡的恐怖事件的原因,另一方面利比亚并未就此展开正式调查,而且调查可能永远也不会开始。利比亚领导人面临着诸多挑战——从东部旨在夺取中央政府特权的声势浩大的联邦运动,到以安全官员为目标的暗杀潮——利比亚政府手中掌握的资源本已捉衿见肘,根本无力对不会立即威胁其国内地位的案件进行调查。

相反,重建被前领导人穆阿迈尔·卡扎菲摧毁的国家才是他们的首要任务。他们竭力建立有效的行政机构并培育独立的司法体系。尽管取代卡扎菲政权的临时执政机构全国过渡委员会(NTC)未能为现代国家建设打下基础,但据此对2012年11月继任的当选领导层做出判断的时机还并不成熟。

能否在安全领域取得进展是新领导层面临的决定性考验。班加西袭击事件及事件发生后未能采取可靠的应对措施显示利比亚既不受法治管辖也无力执行法治措施。新政府必须解散民兵并将其编入利比亚官方安全部队才能改变这种局面。

首先,政府必须停止纵容民兵,全力组建国家军队,而这一点恰恰曾被全国过渡委员会所忽视。说服民兵转而效忠国家肯定并非易事,尤其考虑到民兵战士与所属部队间往往有着坚不可摧的意识形态联系。但这却是建立秩序及强化新政府合法性的关键步骤。

比方说,利比亚东部部队昔兰尼加笃信传统伊斯兰教义。该地区战士被集结成战斗力极强的部队,如2月17日烈士旅、受雇保卫美国驻班加西使团的大规模政府联军,以及在袭击发生当晚协助美国使团的部署广泛的民兵联盟利比亚之盾部队。

相反,利比亚西部民兵的黎波里塔尼亚(Tripolitania)往往组建于某座城市,其中最有战斗力的部队驻扎在米苏拉塔和津坦等地。这些团体希望成建制而非以个人为单位加入政府安全部队,以保护他们的集体联系,并借此防止被国家军队完全同化。

就其自身而言,政府事后才想起组建国家武装部队。革命期间,全国过渡委员会领袖向秉承同样意识形态的伊斯兰部队拨付资金和物资,而并未武装当时初出茅庐的利比亚国民军部队。2011年7月伊斯兰武装杀死叛军指挥官阿卜杜勒·法塔赫·尤尼斯后,军队就开始被置于边缘地位。

其实,全国过渡委员会故意造就了军队的困境。去年初当偏远沙漠小镇库夫拉爆发部族冲突时,委员会指派利比亚之盾部队、而非利比亚国民军去平息叛乱。

此外军方资金严重不足,军官们被迫自掏腰包为军车加油。不仅如此,富裕海湾国家政府还为民兵直接拨款,用于购置新车和尖端的通讯设备。

利比亚民众不满新政府继续沿用全国过渡委员会偏好革命部队胜于制度化安全部队的政策。9月11日班加西袭击发生后,心灰意冷的利比亚民众涌上街头高呼反民兵口号。十天后,示威者占领了涉嫌策划袭击的伊斯兰民兵组织安萨尔伊斯兰教义组织的基地,而这仅仅是袭击全市民兵驻地行动的一部分而已。

示威行动开始仅几小时后,政府当局即群发短信敦促示威者回家,并补充宣布“Rafallah al-Sahati旅、2月17日旅和利比亚之盾均为合法部队,并归属[军队]总参谋部节制。” 这种说法其后得到了总统穆罕默德·马贾里亚夫的证实。

作为回应,全国过渡委员会前委员感叹政府已“失去了消灭所有民兵的机遇”,称为此负责的团体背后有卡塔尔势力支持,而政府则不想干扰上述团体的议程。

这样的庇护也牵涉到军事编制本身。Yousef al-Manqous参谋长据传偏向手下昔兰尼加民兵更胜于军队,而政府官员则抱怨缺乏有效的指挥体系。比方说六月,国防部长朱瓦利即攻击全国过渡委员会决策时并未与有关官员商议,并称他的作用仅仅是在“参谋长的计划书上签字”。

坐拥充足的外国资金和政府优惠待遇,民兵根本没有解散的意愿。此外,他们不愿将部队交给军队指挥官,称这些人都曾支持卡扎菲,至少也没有站出来和卡扎菲作对。

尽管利比亚新政府面前不乏各种挑战,但解散民兵必须列入其首要议事日程。如若不然,推动反卡扎菲革命的结束腐败、实现稳定和共同繁荣的愿望将永远无法实现。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