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November 1, 2014
0

铭记加沙

伦敦——从政府那里看到的只是数字,生活的甘苦只有人民自己才知道。这一差别能够解释为什么当今世界人们会对政治如此愤怒和不满。此外,光是国内问题就已经够棘手了,至于国际问题,遥远的距离让人们感到更加困惑和厌倦。与往常一样,正在遭遇苦难的人们才是最需要世界关注的。

一个令人瞩目的事实是,有150万人正困顿于以色列、埃及和地中海之间的加沙地带。西方已经孤立了哈马斯控制之下的加沙政府。本周,美国国会将讨论切断对约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援助的问题。但在现阶段,国际社会应该更多地关心巴勒斯坦人民,而不是更少。

统计数字表明,80%的加沙人口依赖联合国食品援助。青年失业率高达65%。联合国人道主义事务协调办公室网站上有一个完整的数据库,列出了以色列允许开入加沙地带的满载各种供给物资的卡车数量。

加沙人民的现状——可以用苦苦挣扎来形容——时不时地会出现在新闻中,最近一次是因为8月份的暴力事件打破了原本相当有效的停火协议。但此后,加沙就成了时间和国际社会的遗忘之地。

正因如此,上周我接受了拯救儿童(Save the Children)组织的邀请,访问了加沙地区。此前,出于安全原因,我无法作为政府官员访问那里。现在,我希望实地体验那里的生活,而不是阅览关于那里的数字。此次加沙之旅的目的不是与政治家和决策者会面,而是亲眼看看(尽管只是匆匆一瞥)那里的人民活得怎样。

这就是真实生活:西方男孩常见的印有梅西头像的足球T恤、俯瞰地中海的餐厅、随处可见的戴着头巾的女学生、理发店、服装店、水果铺,还有繁忙的交通——其中不乏通过埃及边境的费拉德尔菲路(Philadelphi Route)的地下隧道走私而来的新车。

但真实生活中创伤和限制也随处可见。我们看到,建筑物——不仅仅是前哈马斯总部大楼——仍然一片狼藉。房屋上布满了弹孔。每天有8小时没有电力供应。学校和师资力量的短缺使得学校班级规模达到了50—60人,每天的在校时间也被压缩到了几个小时,以便让两批甚至三批学生轮流上课。

到处都可以看到战争的后果,但交战区的情况最令人触目惊心。我们拜访了一位在以色列边境和加沙之间的“缓冲带”被抓住的农场主的侄女和儿子。其中女孩失去了一只眼睛,男孩失去了一条胳膊,都是在2008—2009年战争期间被以色列炮弹夺走的。

显然,拯救儿童组织最关心的是不满18岁的53%加沙人口。统计数字说,10%的儿童“发育不良”——由于在2岁之前营养严重缺乏,他们无法充分发育。

我们看到了拯救儿童组织的努力,他们在加沙城建立了一个营养中心,服务于母亲和儿童,提供的都是基本需要:推广母乳、为幼儿提供食品以及为母亲提供医疗。但并非所有需要帮助的人都能得到帮助,因此拯救儿童组织派出大量工作人员鼓励家庭使用他们所提供的服务。

在创造机会和预防灾难方面已经取得了相当的成效。卡腾儿童中心(Qattan Center for the Child)是一家足以让英国人引以为豪的私人图书馆、剧场、计算机和青少年活动中心项目。其负责人对我说,卡腾中心的信条是“为树人也,非为树楼也”。该中心是名副其实的乐土。

这些乐土所处的环境体现了政治的大溃败。2009年1月战争结束后,国际社会开始专注于开放加沙。如今近3年过去了,却仍然在僵局中挣扎——这倒是和巴勒斯坦人寻求与以色列共享同一片土地的建国计划陷入僵局步调一致。

责任归根到底在于以色列。联合国的加沙和平方案(由英国起草)呼吁以色列政府开放供给线,但以色列对此反应冷淡。这就是加沙隧道贸易兴盛的原因,而哈马斯通过对此课税而获得了大量资金。以色列政府会反驳说,加沙和平方案同样要求停止向加沙输送武器,但这一要求也没有得到落实。此话倒也不假。

但国际压力还是失声了。国际社会关注的焦点不在这里。但加沙人民以及他们的需要仍处于英国首相卡梅伦去年所说的“开放监狱”之中。毫无疑问,在不同党派和民族关于满足这些紧急人道主义要求的分歧之间还存在空间,否则的话,分歧早就引发未来政治麻烦了。

尤其令人愤慨的是,维持加沙现状根本是不理性的行为。这不符合任何人的政治利益。以色列并不能因此变得更加安全,哈马斯和法塔赫也不能因此收买更多的人心。

一位在营养中心的母亲告诉我,她刚刚取得了她的会计学学位,但却得不到工作。在卡腾中心,9岁的尤素夫(Yusuf)一边玩着电脑一边告诉我,他的愿望是成为飞行员。这些人绝非中东和平的威胁。事实上,他们乃是中东和平的希望。他们所需要的只是有机会赢取自己的未来。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