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重新唤醒富国扶贫热情

华盛顿——全球最贫困国家正在遭受五年内第三次并非由它们所引起的危机的侵袭——因最发达国家所带来的金融风暴导致的衰退。低收入国家刚刚经历了2007—2008年的食品和燃料冲击,随后又遭遇了金融危机,而在2012年,它们可能会面临更大的风险。此外,在当今的全球化世界中,各国之间相互依赖,穷国受困将不可避免地给所有国家带来不良后果,不管是穷是富。

2009年全球危机处于顶峰时,许多低收入国家经历了因出口下降、侨民寄回外汇减少以及外国投资出逃所造成的增长减速。这造成了严重的社会后果:世界银行估计,到2010年底,世界极端贫困人口数量增加了6400万。

但情况原本可能更加糟糕。得益于过去十年政策表现的改善,低收入国家在面临此次危机时所处的状况要比前几次好得多。它们的财政和经常项目赤字更小了,通胀更低了,国际储备更高了,且债务负担也更低了(部分要归功于债务减免)。

因此,尽管岁入下降,但大部分国家仍能够维持甚至增加支出水平,并有能力让财政赤字增加。这刺激了经济增长,同时也提振了纾缓最贫困人口困境所必须的关键性投资和社会项目。衰退期限也相对缩短了,部分是因为低收入过家在过去十年中更加开放地加入了世界贸易。

但这些国家依然十分脆弱。许多国家没有充足的时间重建有效的政策缓冲垫。它们财政金库已快告罄,经常项目赤字有所扩大,储备有所减少,一些国家还出现了债务水平剧增。此外,由于发达国家面临着预算压力,在未来数年中,对外援助力度将大大减小。在这样的环境下,没人能够保证低收入国家可以继续获得优惠融资。

因此,新的全球减速将极大地冲击低收入国家。IMF的模拟测试结果表明,全球增长率下降1.5个百分点将通过其对贸易和金融流的影响,光是在2012年就将造成270亿美元的外部融资缺口。这将使2300万人(其中大部分居住在非洲撒哈拉以南和亚洲地区)陷入贫困。

这些国家如何自救?财政刺激余地比2009年更小了,但仍有充分空间并可以获得融资的国家应该维持支持水平,并坚持投资关键的社会和基础设施项目。通胀较为温和的国家应该坚定地实施货币和汇率政策。

2012及其后数年的一项当务之急是建立冲击抵御机制。低收入国家应该巩固它们的岁入基础,以减少对外部融资的依赖,同时改善支出的效率。特别是,改善社会保障网的规模和受众将使最贫困人口的状况得到极大保护,即使是在全球减速恶化的情况下。亚美尼亚、布基纳法索、塞拉利昂、加纳、肯尼亚等国家已经成功地开始朝这个方向起步了,实施了基于调查的食品券计划、母亲和家庭福利计划、基于学校的社会服务计划以及有条件的现金转移计划(以孤儿等最脆弱群体为目标受众)等计划。

从长期看,低收入国家将从经济多元化和避免过度依赖少数产品和贸易伙伴中获益。更多元化的经济也更有可能带来普惠增长,即能够给更多人带来跟多工作机会、好处被更多人分享的增长。为了提振长期增长前景和生产率,低收入国家还需要满足巨大的基础设施需求,特别是发电和运输领域。

我们能够怎样施以援手?IMF已准备好给予政策建议、金融支持和技术援助。我们已经将到2014年的优惠贷款量增加到了170亿美元,且将可以获得此类贷款的国家数量增加了一倍。我们还把到2012年的优惠贷款利率削减到零。我们的贷款工具比以前更加灵活了,以便金融支持能够更快地抵达成员国,为它们创造空间进行急需支出支持增长、保护最脆弱人群。

但国际社会帮助低收入国家的办法是发达国家解决好自身问题,重塑强劲持续的全球增长。这将有助于低收入国家进一步整合财政、在上一个十年所取得的显著成就的基础上更上一层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