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再筑欧洲之梦

普林斯顿——欧元危机似乎和最近伊丽莎白女王的即位五十周年庆典没有关联。事实上,这两件大事共同给世人上了重要的一课:正面故事的力量——失去两者中的任意一个都不可能成功。

历史学家西蒙·莎马在评论五十周年庆典活动河选美和马巡游时,在BBC采访中谈及到“小船只大想法”。最具意义的想法是英国王室摒弃过去繁琐的仪式和以往丑陋的政治色彩,将国家的过去与未来接轨。国王和女王的传统恢复到一千多年前的水平——一贯的皇冠和马车象征,曾经作为文字上化身而现在成为英国化身的英语,通过这次平民化的旅行把英国人联系在一起。

犬儒主义者或许会把这称作陈旧的面包与马戏俗套。但重点在于把大众的眼球和注意力吸引到有关希望与目标的故事上——去提高公众的意识,而不是分散他们的注意力。希腊人,西班牙人,葡萄牙人和其他欧洲国家真的应该去开展强加于它们身上的节俭计划,仅仅因为德国遍国的智者和其他北方国家认为它们国家的人既放荡又懒惰?那些只是攻击性的说话,只在需要团结和分担责任是才会说出,以产生对对方的憎恨和分歧。

尤其是希腊,如今需要从过去步入到未来,但这个国家没有现成的王室。作为世界上首个民主发源地,希腊需要的是其他表示振兴国家的象征,而不是权杖和长袍。是荷马让西方的读者首次接触地中海世界的:它的岛屿和海岸,人们由外交,贸易,婚姻,食油,酒和大船联系起来。希腊可以用它现在面临的危机去开拓新未来,再次成为上述世界的支柱。

这样的构想是貌似是最为可执行的。在东地中海的天然气田估计有高达122万亿立方英尺的蕴藏量,这足够供整个世界使用一年。在希腊的爱琴海和爱奥尼亚海海岸发现更多的天然气和油田,足够改变希腊的财政收入和整个地区的经济状况。以色列和塞浦路斯正计划联合开发:以色列和希腊正讨论建管道,土耳其和黎巴嫩正在勘探;埃及正计划申请批准勘探。

但政治,往往都会干涉经济。所有涉及到的国家都面临海事争端和政治分歧。土耳其人正和北塞浦路斯人合作,成为塞浦路斯主权独立的唯一承认者,并时不时就以色列与塞浦路斯共和国希腊族塞浦路斯人政府进行军事演习作出威胁。希腊族塞浦路斯人定期在于土耳其交易时劫持欧洲人质,希腊也这样做。土耳其人则不会让塞浦路斯的船只驶入他们的海港,自从九个土耳其公民在试图冲破以色列对加沙地带的封锁的船只上被杀,土耳其再没有和以色列进行口头上的条件谈判。黎巴嫩和以色列并没有建立外交关系。

总的来说,富人,工作,以及会从各国负责的能源勘测带给该地区所有国家的发展机遇,可能会被封锁,因为就公平分配和否认敌国勘测渠道问题各方存在固执立场。

地中海能源共同体因此作出似乎仍然注定是白日梦的构想。然而六月份迎来了巴黎公约的六十周年纪念日,当时在法国,德国,意大利,比利时和荷兰之间建立了欧洲煤矿和钢铁共同体(ECSC),卢森堡在二战结束仅仅六个月之后也加入了该组织。在之前的70年间,德国和法国在三个毁灭性战争中共同作战,其中后两场站在摧毁了欧洲的经济,大幅减少了其人口。

这些国家之间的相互憎恨和猜疑绝不逊于折磨东地中海的国家憎恨和猜疑。但法国外交部部长罗伯特舒曼在他的参赞让·莫内的辅佐下,在德国军队撤离巴黎仅仅五年之后,宣布ECSC在1950年的计划,目标是让“不仅仅要消灭发起战争的念头,还要在物质上让战争变得不可能”。舒曼提议法德煤矿和钢铁生产都在共同高级公署的管理下开展,借此阻止双方利用原材料相互发起战争,并借此让两国的共同工业经济体繁荣。ECSC成为了欧盟现今的核心。

现在,欧盟岌岌可危,但在欧洲各国领导人采取的具体措施中,只有小部分有可能打开相对大胆的外交政策之门,让欧盟和地中海经济体恢复经济以及转变欧洲和亚洲的能源政策。如果欧洲国会和欧洲理事会准备采取行动让欧盟和遵循多数投票方式而非讨论达成一致(因此被塞浦路斯否决)的北塞浦路斯交易,欧盟将可以和北塞浦路斯开始通商贸易,土耳其总体上也会跟塞浦路斯开展贸易。这些措施会促进土耳其,塞浦路斯和希腊的能源合作伙伴关系形成,从而让此关系积极鼓励土以双方的和解。

舒曼计划花了两年时间才成型,经历了十年时间去执行。但它带给了被战争撕裂和贫穷到让人绝望的欧洲一个对新未来积极构想,这都是希腊,塞浦路斯,更不用说中东和北非国家所急切需要的。欧洲领导人若通过冷酷无情地要求公民一味节俭,是不可能克服此次危机的。他们必须采取具体措施,全心全意,平等地对待希腊这位伙伴,创造一个真正能从恢复活力的欧盟中获得收益的展望。

欧盟没有伊丽莎白女王。它需要的是另一位舒曼和莫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