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阿拉伯春天源于卡塔尔

剑桥——如今在中东地区流传着一个笑话 :三位埃及前总统贾麦尔·阿卜杜勒·纳赛尔、安瓦尔·萨达特和胡斯尼·穆巴拉克在地狱里碰面,询问彼此的感受如何。纳赛尔说“毒药”、萨达特说“暗杀”,而穆巴拉克则说“半岛电视台”。

在卡塔尔15年的播出生涯中,“半岛电视台”发挥了传统电视台无法比拟的作用。这家电视台英勇地投身于阿拉伯政治,开辟了政治自由的新战场,并在此次毫无保留地支持阿拉伯革命的过程中达到了顶峰。

 “半岛电视台”实时报道阿拉伯世界和其他国家的重要事件,成功地拓展了信息的深度。它已经成为阿拉伯国家政治和宗教反对势力的舞台。半岛邀请以色列发言人发表观点,采用最先进的广播技术。简言之,它已经成为一个全球品牌和其他阿拉伯媒体的榜样。

成功可以带来自信,但也会招来嫉妒。“半岛电视台”不乏敌人,从最极端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份子到美以情报搜集者。在上述两个极端之间,半岛电视台究竟是敌是友引发了人们激烈的争论。

接纳这座阿拉伯世界自由进步灯塔的开明人士与指责其为伊斯兰主义和宗教激进主义者的观点激烈冲突。称赞其为本方发表见解舞台的伊斯兰主义者必需面对这样一个事实:它同样允许以色列发表讲话。半岛电视台的记者是家喻户晓的名人,他们需要比其他重要新闻机构的同行忍受更多的骚扰、监禁,甚至付出生命的代价。

 “半岛电视台”不是中情局、以色列或基地组织的工具。确切的说它是卡塔尔国家及其雄心勃勃的埃米尔哈马德·阿勒萨尼见多识广的喉舌。简言之,没有卡塔尔国家的支持就不可能有“半岛电视台”的成功。在阿勒萨尼看来,“半岛电视台”是卡塔尔国家“品牌”和外交政策理想的一部分。

这种理想的动机尚不明确,但有几种可能性值得考量。1995年发动宫廷政变罢黜其父后,阿勒萨尼冷不防需要面对充满敌意的沙特阿拉伯和埃及,那些精英更喜欢他胆小怯懦的父亲,而鄙视这位雄心勃勃的年轻统治者。很多人怀疑埃及和沙特人是第二年针对阿勒萨尼军事政变的组织者。于是在年轻埃米尔的铁腕领导下,“半岛电视台”对两国政府发动了长年的攻击,几乎将卡塔尔和这两个国家的外交关系推上绝路。

在接到卡塔尔政治领导层支持阿拉伯革命的全权委托后,“半岛电视台”借助远离当地安全官员视线的社交媒体网络,开始全面投身于对突尼斯和后来埃及革命运动的报道工作。这家电视台的报道中随处可见阿拉伯普通民众向世界宣布自己的要求。多数处于逃亡状态的革命者被禁止使用当地媒体,于是就利用“半岛电视台”联络并动员本方民众。“半岛电视台”取消了常规节目,转而成为从一国革命到另一国革命的全天候实时新闻和访问的讨论场所。

因此,尽管阿拉伯春天的确是真正意义上反对数十年腐败暴虐独裁政府的民众革命,但它令所有人目瞪口呆的传播速度却部分归功于“半岛电视台”的影响,“半岛”已经成为中东地区沉默者的喉舌。至于卡塔尔自身,阿勒萨尼对除巴林以外的所有阿拉伯革命运动提供了各种形式的支持,在巴林问题上,沙特人、更确切的说是美国人划出了一条不可逾越的红线。

阿勒萨尼在政治上的大胆部分源于卡塔尔庞大的油气资源,他借此在所有领域制定了强硬的政策,其中特别需要提到外交领域。借助主办美国最大的海外军事基地为自己和卡塔尔提供保护,他的目的是从沙特等区域第三方手中争夺控制权。若非如此,沙特等国就有可能控制这些海湾小国。与此同时,卡塔尔也与以色列和很多伊斯兰运动建立了强大的关系,其中包括哈马斯和黎巴嫩真主党。

这的确算得上激进而又冒险的外交政策,但阿勒萨尼显然相信他能填补区域领导方面的空白。他通过“半岛电视台”对阿拉伯春天革命及其产生的新一代领导人的支持——显然已经巩固了卡塔尔的地位。

正在瓦解的政权固执地认为“半岛电视台”并不中立。在这一点上他们是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