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25, 2014
Exit from comment view mode. Click to hide this space
0

普京的选择

布鲁塞尔——弗拉基米尔·普京重返克里姆林宫担任俄罗斯总统已成定局。但是,当他5月7日宣誓就职时,他将重新统治这个国家,而这个国家的政治,甚至普京自己的政治前途,已经变得不可预知。

在担任总理拥有实际统治权之后,普京再次当选总统,这意味着他可以放心继续领导 一个强大安定的国家,而没有多党制民主和争吵的政治家埋下的潜在不稳定影响。

相反,俄罗斯人现在已经开始在挑战现状了。从去年九月公布计划总统梅德韦杰夫将站在一旁为普京助阵,到有严重缺陷的议会和总统选举,俄罗斯人民对普京的计划及不断积累的对克里姆林宫亲信的不满情绪,给普京及其创建的政府自上而下的管理体系造成了很大的压力。

普京这样一位精明的政治家如何应对这种压力将决定他留下什么样的政坛业绩。西方国家对普京重返总统的回应将会对他是否推动自由化改革或他跟随克格勃磨练出的独裁本能和斯托克斯进一步抗议产生显著的影响。

在普京的领导下俄罗斯萎靡不振,没有什么例子比英国投资基金工作的律师谢尔盖·马格尼茨基更合适了。他发现了一起大规模的骗税,声称俄罗斯当局参与并勾结。他揭露这一罪行的奖励是被关押和虐待直到他神秘死去。奇怪的是,俄罗斯当局在他死后仍继续起诉他,继续开展他暴露的税收诈骗。

美国国会目前正在讨论一项法律,该法律上将会对那些已经确定的对马格尼茨基的拘留和死亡负有责任的60余人实行冻结资产和签证禁令。许多该法律的支持者希望它代替所谓的杰克逊 ·瓦尼克修正案,这是一项冷战时期限制美国与俄罗斯贸易的法律,奥巴马政府正在推动废除该项法律。这种变化将加倍有益——既增强贸易,又使那些侵犯人权之人伏法。

与此同时,英国下议院最近通过了一项与美国议会相同的决议。伦敦是俄罗斯富翁最钟爱的地方,英国政府正在考虑是否支持这种倡议,尽管有迹象表明,为防止法律上的挑战,它会持有一份非官方的和未公布的被禁止的个人名单。在渥太华,加拿大议会也呼吁类似的措施,包括对那些为马格尼茨基的死负责进行资产冻结,欧洲议会也采取了这样的举动,呼吁欧盟成员国采取集体​​行动。

推行这种有针对性的制裁将是一个不争的迹象,这表明西方不会损害其基本价值观,而这种价值观普京统治下的俄罗斯声称是共有的。它还将开创一项先例,可以扩展到所有在俄罗斯和其他国家的经常侵犯人权的人,而不只是那些有关身体不可侵犯的权利。

例如,这些措施可以扩展到包括所有滥用法律正当程序的基本权利,例如公正审判的权利。这样做将突出前石油巨头霍多尔·科夫斯基的著名案例——他的政治野心就足以使他入狱,而在二审过后被宣布为国际特赦组织的“良知囚犯”。

这些措施可能还包括虐待犯人的权利,如前霍多尔·科夫斯基的律师瓦西里。他​​在监狱中被拒绝对其进行艾滋病治疗,直到欧洲人权法院干预才被释放。普京总统在3月5日的选举后,梅德韦杰夫宣布霍多尔·科夫斯基的案子将会重审,这是一个充满希望的开端。

对侵犯人权的嫌疑人施加旅行制裁是明智可行的方式。这表明西方国家并不寻求惩罚俄罗斯或俄国人,而只针对那些西方国家有充分的证据可以证明侵犯人权的人。这会提醒俄罗斯要履行国际法律义务,特别是作为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和拥有47个会员国的欧洲理事会的成员国,其中包括俄罗斯和其他一些无视其公约的成员国。

过去,普京成功地将自己打造成一个强人形象,稳定的缩影,混乱的担保人。但现在普京的政府作风是俄罗斯不稳定的主要来源,因为中产阶级走上街头抗议其政府统治腐败和效率低下。西方有机会和义务说服普京,保护自己的利益需要进行深刻而永久的民主改革,而这项改革需要以明确的法治承诺开始。普京也有一个难得的机会——他开始了总统的第三个任期——以恢复他那被深深玷污的声誉。

Exit from comment view mode. Click to hide this space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