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奥巴马的中国牌?

墨尔本——据美联储统计,美国人的资产净值自2007年以来下降百分之四十,跌回了1992年的水平。若要恢复到以往水平,这个过程将会是缓慢且艰辛,从总统和国会大选的准备阶段到结束,美国经济在这段时间内将会变得薄弱。会否有现任的领导人,尤其是奥巴马总统,在如此不利的环境中再次获选?

可以确定的是,美国如今的窘况与奥巴马的前任有着很大关系:柯林顿,他鼓励联邦政府放宽对金融市场的管理和忽视市场规则;乔治布什,他发动的高成本战争大大加重了美国政府的债务。但是,当选举日来临时,很多(就算不是大部分)美国人都倾向于忽略近年来的历史,给现任者投反对票。

如果事实真如此,那么奥巴马和他在任期间的其他行政人员在寻求非经济方法去活跃他的选举活动就不足为奇了。广泛存在的国家安全问题,尤其是中国带来的挑战,有可能演变为这些非经济手段。

奥巴马的对外和国防政策一向以来都是武断的,至少可以这么说,尤其是在中东和太平洋地区。他比布什还要发起更多的无人机袭击;他使得保安服务侵犯到美国公民的隐私;他允许中央情报局继续它的引渡计划;他同意有缺陷的军事审判机关审判被指控的恐怖分子;他一直没有关闭关塔那摩湾拘留营。

除此之外,美国在太平洋地区驻扎的军队比其他国家所驻扎的总数还要多,在此情况下,美国正在继续加派驻军。有六架航空母舰和跟随它们的支援船——事实上,美所有的海军中,有百分之六十驻扎在太平洋地区。

此外,奥巴马政府一直和菲律宾进行对话,为了增加和加强海军合作。新加坡已被说服购买四艘先进的海军军舰。澳大利亚已在达尔文建立了海军基地,还为无人驾驶间谍飞机于科科斯群岛另建了一个基地。

这还不止。在一个几乎得不到公众支持的运动中,国会的共和党人在下一年的国防经费法案当中增加了一条规定,要求奥巴马政府和西太平洋国家就加派驻军进行协商——包括在该地区的战略性核武器。参议员理查德鲁嘉向我表示,说既然白宫的修正案几乎没有遭到反对,他不觉得有任何理由不通过参议院法案。

在最近新加坡的安全会议上,美国国防部部长莱昂潘内达强调美国在太平洋地区的军队建立。之后,他到访越南,据说是为了和越南谈论美国使用金兰湾进行海军活动,该地是美国在越南战争中的一个主要基地。

美国,像澳大利亚一样,否认所有的这一切都是源于针对中国的遏制政策。但在西太平洋有极少国家看到了这一点。

潘内达是紧跟着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到访问北京进行战略性经济谈话而出访越南的。那些谈话似乎进展顺利,但我们可以越来越清楚地看到美国正寻求一种双轨政策:谈话,确实有,但背后却是美国在太平洋地区军事力量的建立和阵地转移。

这些事件都在中国正准备领导人换届的时候发生。这次我相信政治过渡会顺利进行。其他人提出领导人换届将会是——并且已经是——一个动荡和充满不确定性的艰难时期。

奥巴马政府可能相信指向中国的强硬措施会使中国在美国的选举中支持它。在主要的国际事件和危机当中,美国人们很少向现任总统投反对票。但他有否正确地思考过他针对中国的政策是多么的充满挑衅性?

这绝不是要暗示太平洋地区不需要美国。但是,在美国在该地区扮演一个明显的重要角色是,至今它应该知道它的政治目标是不可能通过军事手段而达到的。

中国本身并不希望美国军队撤离西太平洋,因为这样会让中国周边的小国对中国的力量感到更加紧张。中国已足够成熟去明白到这一点;但是,美国在这地区驻军却是另一回事。

这是危险时期,不仅仅是经济上的,而且是战略上的。我们真的需要问一问奥巴马是否正在努力地打一副中国牌去让选举有利于他。如果这是他的目的,那么这举动会带有危险。

澳大利亚应该提醒美国,它将不会达成它的目的。我会尽快废除和新西兰以及美国订立的澳新美安全条约——那就是,我会尽快结束和美国的国防合作——在核导弹澳大利亚领土上发射之前。

当今的澳大利亚政府不会采取这一步措施,反对党也不可能这样做。但越来越多的澳洲人开始质疑我们和美国关系的亲密性和明智性。可能我们对稳定与和平最好的希望建立在中国拒绝接受挑衅上。中国明白游戏正在进行。我怀疑他们仍然会在美国的选举当中保持局外人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