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2, 2014
0

奥巴马访问印度

新德里——

奥巴马将是印度独立以来第6位来访的美国总统。奥巴马的访问是在美国和印度都处于艰难时刻这一大背景下进行的。他的一些最亲密的顾问已经辞职,这使美国在处理国家安全和经济方面留下了一些令人尴尬的职位空缺。而经济将是奥巴马与印度政府会晤时的核心问题。

对印度来说,它有许多复杂的、解决方案极为有限的事务要和奥巴马交谈。在这些事务中,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安全问题与以前一样难以处理。虽然双边的经贸以及货币分歧没有中美之间那么激烈,但是这些问题却也是十分棘手的。如果双方不设法解决这些问题,那么问题将会变得更加难以解决。

核不扩散仍然是奥巴马的重要事项之一,美国对印度的民事和技术的销售也是如此。这项销售是前总统乔治W·布什批准的。奥巴马将很想知道印度在伊朗问题上能提供怎样的帮助。由于对阿富汗和巴基斯坦有着共同的忧虑,伊朗与印度的双边关系良好。

鉴于印美关系存在一长串的难题,奥巴马的印度之行会带来什么样的前景呢?一些年前,当时的美国国务卿斯特罗布·塔尔伯特正在帮助克林顿总统准备印度访问。当时,他问了我同样的问题。时任印度外交部长的我告诉他说“为什么让这次访问成为终点呢?这次访问确定双边关系的方向足够了,”我说了诸如此类的话。这种回答至今还保留它的意义:随着印美双边关系的新方向被确定,新的终点将会出现。

所有的国事访问都充斥着不必要的崇高言论。印美峰会尤为可能带有这种自傲的色彩:最伟大的共和国与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相遇。抛弃一些令人腻烦的外在花环般的形容词对两国来说是一件好事。

这种首脑峰会的另一个特征——交换双方的“必做事项”和“能做事项”——也需要被移除。把来访的美国总统视为披着星条旗的圣诞老人,然后呈现冗长的愿望表,这不仅是自贬身份,而且是乏味的。同样,虽然美国经济状况不佳,但奥巴马最好不要利用这次访问来兜售美国产品。虽然贸易是友好关系的有效润滑剂,这种谈话方式应该由“夏尔巴人”来进行,而不是奥巴马和辛格总理。

印度前总理瓦杰帕伊称印美两国为“天然盟友”。这两个国家应该反思它们在1998年以来共同完成了什么事项,以便双方能制定未来该完成的事项。如今,两国间的关系是平等关系,因此它们需要协调从巴基斯坦问题到气候变化等一系列问题上的国家利益。

实际上,奥巴马现在是处于一个特殊地位的美国总统。他似乎理解现在自己的特殊地位,虽然他在美国国内的政治反对者并不理解。如今的权力开始接受自身的限制。印度也是如此,它现在逐步认识到自己在世界中的新地位,而它力量的限制和责任也大幅度地扩大。

印度的周边地区处于动荡的状态。美国在插入这边的事务时,并没有完全明白它的介入对印度以及其周边地区所产生的影响。印度必须就如何保障安全向奥巴马抛出一些难于回答问题。但是,在这么做之前,印度需要问自己同样的问题。

印度必须阐明——美国也必须认识到——南亚次大陆这个有着十几亿人口的国家不能被限定在“南亚”范围内。美国必须接受,并且坦诚地谈论其军事、外交以及政治的过度延伸所造成的破坏性后果。这场“过于偏远的战争”已经让这一地区陷入当前的窘境。

印美两国能做什么,是一起行动还是单独行动?两国的首脑必须明白,历史是一场命运,而不可否认的地理逻辑是这场命运的决定因素之一。在应对这一地区的复杂挑战上,地理因素是唯一重要和可靠的指引。

美国的应对措施受限以及不利的情况使其在外交上没有多大的即兴创作空间。美国最大的制约因素是其与巴基斯坦日益恶化的棘手关系。印度必须明白这种陷入困境的合作关系——美国在与巴基斯坦建立这层关系时明白其中的利弊——虽然如果美国承认印度在这一问题上已经做出以及继续做出的巨大努力的话会对情况有利。只有这样,印美两国才能绘制出共同的未来。

同样,如果美国无端地让中国在印度所在地区的事务中发挥作用——奥巴马在今年早些时候访问中国时似乎是这么做的,当时奥巴马提到中国需要在克什米尔地区发挥作用——那么这将是不明智的。此外,美国还要停止质疑印度与伊朗的关系。伊朗与印度有着许多世纪的经济、文化、甚至包括文明上的联系。

虽然这印美这两个伟大的国家,伟大的民族如今锁定在“战略同盟”关系内,但是它们会时不时地发生一些摩擦,比如在全球气候问题的协商上。但是,在这种时刻,奥巴马最好想想瓦杰帕伊在克林顿总统访问时引用的沃尔特·惠特曼《向印度航行》的诗词:

“向前航行——只开往最深的海域,

不顾一切的灵魂,在探索着,你我肩并着肩,

因为我们要开往水手未敢涉猎的水域。“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