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18, 2014
Exit from comment view mode. Click to hide this space
0

核策略危及和平

摒弃许多在过去50年里通过谈判达成的核武器协议的做法,使美国向北朝鲜、伊朗和其他拥有发展核武器的技术知识的国家发出了含混不清的信号。目前与印度的协议提案也陷入了这一窠臼并会进一步危害由核不扩散体系提出的全球和平协定。

同时,在削减由美国、俄罗斯、中国、法国、以色列、英国、印度、巴基斯坦、也许还有北朝鲜等国家拥有的30000多枚核武器方面也没有采取切实有效的步骤。当前,由于错误或判断失误而发生全球性核屠杀的可能性比起冷战时代毫不逊色。

在原来的五个核大国和180多个国家之间的关键性遏制机制就是1970年代的《核不扩散条约》(NPT)。其主要目的是“防止核武器及其技术的传播……并推动实现解除核军备的目标。”在2005年联合国召开的上一次“五年评估大会”上,只有以色列、印度、巴基斯坦和北朝鲜没有出席—前三个国家拥有先进的核武库,而第四个则正在成形中。

美国政府由于摒弃限制核武器实验和发展新型核武器的《反弹道导弹公约》和长期坚持威胁对无核国家“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政策,因而没有起到表率作用。最近的这些决策更是引得中国、俄罗斯等其他NPT的缔约国也纷纷效仿。

自从1974年得知了印度的核野心以来,我和其他的美国总统都实行了连续性的政策:不向印度和其他任何拒绝签署NPT的国家出售核技术或不受控制的燃料。而现在,这些限制政策也正被摒弃。

我毫不怀疑印度的政治领导人们在管理该国的核武库方面和五个核大国一样负责任。但这其中也有很大的不同:五个核大国已经签署了NPT,并停止了用于核武器的可裂变燃料的生产。

印度的领导人本应该做出同样的承诺,并且还应该和其他的核国家一起签署《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然而,他们却反其道而行之,坚持在生产可裂变燃料方面不受限制地得到国际援助。这些燃料每年足够生产50枚核武器,这远远高出外界公认的印度现有生产能力。

如果印度的要求可以接受,那么为什么其他拥有先进技术的NPT缔约国,如巴西、埃及、沙特阿拉伯和日本—更别提那些较为不负责任的国家—还要继续限制自己呢?

在至少从美国方面获得了对其政策的试探性支持之后,印度仍然面临两方面的障碍:与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达成一项可接受的协议并获得核供应国集团(NSG)的特许。该集团是一个由45个国家组成的组织,到现在为止一直禁止成员国与任何拒绝接受国际核标准的国家进行核贸易。

NSG成员国中的无核国家有:阿根廷、澳大利亚、白俄罗斯、比利时、巴西、保加利亚、加拿大、克罗地亚、塞浦路斯、捷克、丹麦、爱沙尼亚、芬兰、德国、希腊、匈牙利、爱尔兰、意大利、日本、哈萨克斯坦、拉脱维亚、立陶宛、卢森堡、马耳他、荷兰、新西兰、挪威、波兰、葡萄牙、罗马尼亚、斯洛伐克、斯洛文尼亚、南非、南韩、西班牙、瑞典、瑞士、土耳其和乌克兰。

这些国家和IAEA的作用不在于制止印度发展核能力或核武器,而是确保该国和其他几乎所有地球上负责任的国家一同签署《核不扩散条约》并接受其他合理的限制机制。

核大国们必须通过自我克制和遏制对NPT的国际限制机制的进一步背离来显示领导力。他们今天逐个的抉择会给未来留下一份致命或是和平的遗策。

Exit from comment view mode. Click to hide this space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