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2, 2014
0

新欧洲令人惊讶的康复能力

基辅——

两年前,欧盟的十个东欧新成员国中有五个国家似乎由于全球金融危机而遭受了重创。这五国分别是波罗的海三国、匈牙利和罗马尼亚。这些国家社会动荡,货币急剧贬值,民众的不满情绪不断积聚。

然而却没有什么可怕的事情随之发生。如今,所有这些国家的金融状况良好,经济没有受到重大破坏且正在恢复增长。甚至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改变了其汇率制度。老欧洲应该向新欧洲取得的巨大成功进行学习。

东欧陷入金融危机的起因是一种标准的繁荣与萧条周期循环的信贷危机。由于宽松的全球货币政策和良好的商业环境,东欧国家吸引了大量国际资本的流入。最终导致短期银行借贷过度,公众习惯于靠借贷进行无度的房地产投资与消费,通货膨胀持续走高。

此外,这些国家经常项目的赤字表现为私营部门不断增加的大量外债,而公共财政方面除了社会党人领导的匈牙利外,其它国家表现良好。这种发展过快与过热的危机让人想起1997~1998年出现在东亚的金融危机。

东亚国家及俄罗斯在1998年,阿根廷在2001年都是通过货币贬值的办法摆脱了危机。一班美国著名的经济学家,包括保罗•克鲁格曼,肯尼思•罗格夫和鲁里埃尔•鲁比尼都认为,拉脱维亚、爱沙尼亚和立陶宛也只有贬值这一条路可走。他们没有选择这个办法,但都成功地摆脱了危机。

波罗的海国家有很多理由不走贬值这条路。他们的目的是要尽快用欧元作为本国货币,而贬值将使问题复杂化。由于这些开放的小型经济体已经非常“欧洲化”了,如果采用任何贬值措施,将导致进口的国外商品价格升高,进而产生急剧的通货膨胀,这将破坏这些国家本来运行正常的银行体系。

相反,波罗的海三国政府选择了“内向贬值”的措施,削减了公职人员的工资和公共开支。2009年,这三个国家削减的公共事业支出占GDP的8~10%,这种大胆举动比起削减边际成本来说在政治上更易行一些。这些开支的大幅削减,使人们认识到危机的严重程度,而政治上本是不可能的事情现在成为了必须要作的事情。公共开支的小幅削减通常要所有部门都出一点血,而大幅削减只能进行结构性的变革,有选择地保留部分部门。因此,大幅削减公共开支反而有可能提高经济的运行效率。

发生危机的所有国家都裁减了的公用事业部门的人员数量和削减了其人员的工资。拉脱维亚政府公务员的工资削减了35%,并且裁减了半数的公共事业单位。拉脱维亚还将其数量过多的医院关闭了一半,并解雇了超编的教师。在这场危机爆发前拉脱维亚平均每六名儿童就有一名教师。

爱沙尼亚、立陶宛、匈牙利、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虽然采取的措施不是如此激进,但也都进行了类似的改革。(例如立陶宛,实施了一种强调效率和质量的高等教育改革。)而且,尽管这些国家由于经济衰退而导致财政收入下降,迫使一些国家上调了增值税,但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增收了个人所得税,这七个国家也都没有在适当时候放弃固定比率所得税的打算。因此,这些国家用一种更积极的方式度过了这场危机。

这些国家与希腊和法国的经历截然不同,他们国内都没有出现太大的社会动荡。左派或右派极端视力都没有在这场危机中发展壮大。在2009年六月的欧洲议会选举中,中右翼政党在欧盟的全部十个东欧成员国中的大多数国家赢得了胜利,中右翼政党现在其中九个国家执政,斯洛文尼亚是唯一的例外。

右翼的自由主义党派在东欧从来也没有发展壮大起来过。共产党已经式微力衰,而社会党也受到了严重削弱。除了匈牙利外,极右翼势力在这些国家都失去了公众的支持。

今年,负责任的中右翼政党分别在三个国家赢得了令人惊奇的胜利,这些国家分别是捷克共和国、斯洛伐克和拉脱维亚。捷克新任外交部长卡雷尔•施瓦岑贝格表示 :“我们靠实话实说赢得了胜利。民粹主义已经不再受欢迎。”

最引人注目的是拉脱维亚总理瓦尔季斯•东布罗夫斯基斯(Valdis Dombrovskis)在今年十月2日的选举中取得的胜利。虽然拉脱维亚去年的国内生产总值令人震惊的下降了18%,其同盟者所占议会席位的比例却从45%增加到63%。东布罗夫斯基斯指责这是由于他前任不负责任而造成的,选民们显然认为他最可信赖,指望他能够解决经济下滑的问题。

匈牙利、拉脱维亚和罗马尼亚这三个本地区的国家需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提供一套紧急备用方案。由于这些都不是结构性的问题,只是暂时困难而已,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因而从东亚金融危机中学会了对应的办法,就是少提条件,多出预算资金。此外,欧盟提供了资金援助,而欧洲央行虽然也可以提供互惠外汇信贷,但没有在其间发挥作用。

这些国家成功摆脱危机结果,就是欧盟的东欧成员国在财政和经济结构上都较老欧元区成员国表现的更好。在欧元区2001年的12个成员国中,只有芬兰和卢森堡两个国家公共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低于60%,与此相比,10个新东欧成员国中有九个国家低于这一比例。只有匈牙利一个国家的公共债务比例较大。东欧国家私营部门的债务负担高企,但这些国家在很大程度上避免将这些债务转化为公共债务。

所有这一切,再加上危机后欧盟机构的改革(如金融监管机构的改革),都有助于增加欧洲的大融合。虽然东欧国家的经济看上去比欧元区国家更健康,但他们并没有放弃加入欧盟的计划。相反,爱沙尼亚在今年通过了于2011年1月加入欧元区的资格审查。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