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23, 2014
0

财政纪律与教育质量

安卡拉—世界正在进入后工业时代,制造业日益复杂,竞争日益全球化。要想成功,一国日益需要高技能和教育程度的工作人口。因此,提升中学传授的技能水平就成为发展中和发达国家的紧要任务。

对我来说,教育问题并不只是个学问上的问题。我出生在一个有九个孩子的家庭中。我的父母亲是文盲,我的姐妹们也没上过初中。但是,在我家的下一代中,我所有的侄辈都拥有高中文凭,大部分还上了大学。

改善一个小学生和中学生数量超过1,600万人的教育体系——比20个欧盟成员国加起来还要多——是一项艰巨的财政挑战。因此,第一步是建立扎实的改革的宏观经济基础。

多年来,公债高企和宏观经济管理失当迫使土耳其需要在国际金融市场上支付高昂的利率溢价——这笔钱本可以投资于学校。但是,自2003年执政以来,总理埃尔多安的政府将财政赤字占GDP的比重缩减了近十个百分点,从2002年的10.8%降至2013年的1%,并将公债/GDP比率从2002年的74%降至2013年的36.3%。结果,同期政府利息支出占税收收入之比从85.7%降至15.3%。

这些财政上的改善将资金解放出来用于大规模投资教育,而不必增加公共债务。从2002年到2014年,土耳其教育支出占总预算之比实现翻倍,达到了18%,财政状况并未受到影响。自2003年以来,这笔额外资金让政府增加了410,000位教师、205,000间教室,并提供了18亿份免费教材。

但要想与中国等世界经济强国竞争,我们还需要改善劳动力存量的总体质量。从2002—03学年到2012—13学年,小学毛入学率(包括年龄高于或低于官方年龄群体的学生)从96.5%升至107.6%,中学从80.8%升至96.8%,中学以上从35.8%升至92.1%。

学生-教师比率也有所下降。在2002—03学年,平均每28位小学生和18名中学生拥有一名教师;到2012—13学年,这一比率分别降至20人和16人。2012年,土耳其将义务教育最低年限提高到12年。这是一项重要的改革,因为土耳其25岁以上年龄段平均上学年龄只有6.5年,而经合组织平均水平位11年。

此外,政府还改善了教育机会。作为旨在帮助弱势学生的FATIH 工程的一部分,2014年土耳其投入14亿里拉(6,650万美元)用于为学校配置互联网宽带和最新信息技术。其他措施,如“爸爸请让我上学”(Baba Beni Okula Gönder)和“闺女,上学去吧”(Haydi Kızlar Okula)等,改善了入学性别比,女生:男生之比从2002年的91.1:100上升到2012年的101.8:100。这有望改善土耳其的女性劳动力参与率——目前平均水平为30%左右,但有大学文凭者高达72%。

考虑到土耳其的地理规模(是德国的两倍大但人口相同),确保所有学生不论身居何处、社会经济地位如何都能获得良好的教育一直是一项挑战。但2003年以来土耳其最令人瞩目的成功之一便是打破了学生家庭条件与其获得优秀学业成绩的机会之间消极联系。

2003年,土耳其学生考试分数的28%可以归因于他们的社会经济地位——换句话说,越穷的学生,其PISA分数越低。这与经合组织平均水平相符。但经合组织的2012 年报告发现,土耳其学生的较低考试分数中只有15%可以归因于社会经济地位,优于经合组织平均水平。

土耳其也在缩小其与经合组织国家在教育公平性方面的差距。2006年,土耳其在科学方面的得分比经合组织平均分低76分,数学方面低74分。2012年,差距缩小为科学38分,数学46分。

考虑到这些成就,土耳其年轻人失业率也有所下降(从2009年的25.3%降至2014年1月的17.3%,低于欧盟平均水平22.8%)或许并非偶然。显然,改善教育和刺激经济增长是相辅相成的关系。

当然,土耳其还需要做更多的事来实现其人力开发潜力;但过去十年的教育改革及其带来的积极经济效应表明,土耳其正在为快速、可持续、包容性增长打下坚实基础。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