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31, 2014
0

卡钦斯基治国的教训

卡钦斯基孪生兄弟法律与正义党在波兰选举中败落让整个欧洲喘了一口气。但是,正当塔斯克的新政府就职的时候,吸取其失败的教训对于我们大家而言都是重要的。

许多政府通过推迟建立繁荣未来所需要的改革而错失良好的经济时机。法律与正义党所领导的政府于2005年当选,接收了高速增长的经济,但是却在巩固这一成就上无所作为。相反,私有化受到阻挠,而财政改革和削减管制的建议则停留在纸面上。

实际上,卡钦斯基政府实行了反改革的措施。分权(独立司法机关和中央银行)受到破坏,反而向所谓“强势”国家倾斜。法律与正义党控制了公共媒体,总检察长办公室被政治化,而且,利用媒体将其转变成为政党宣称的工具,其目的在于表明波兰是被叫做“尤达卡”的隐藏的恶意势力统治。这一势力欺骗了波兰人并让他们处于贫穷。

任何不同意这一观点或者批评法律与正义党、尤其是其领导人卡钦斯基的手腕的人被迅即划归为“尤达卡”。没人可以幸免。实际上,瓦文萨和被称为波兰的曼德拉的巴尔托舍夫斯基受到无情的攻击。

与大众所说的相反的是,法律与正义党2005年的胜利并非来源于“改革疲劳”,因为在2000年到2005年期间,除了一次对财政合并雄心勃勃而又中途而废的企图之外,并没有实行多少改革。这一解释在其他地方看起来也是不明确的。在斯洛伐克,改革派领导人祖林达在实行强制稳定项目后赢得1998年大选,而且,如果不是在其执政联合内部的分歧,他还可以继续在2006年以后执政。在捷克共和国,改革派政府在2006年当选。在匈牙利,政治分歧而不是改革疲劳控制了竞选。

当然,改革者赢得选举并非易事。相反,往往只有当现有危机迹象极为强烈,以至越发无法忽视它们之计,或者危机已经“教育”了选民之后才推行改革。(但是,如果危机跟随改革,民粹派政坛人物们或许会像阿根廷那样,以指责改革而赢得选举,而不是其不完整的性质。)

如果改革派们比民粹派更加善于沟通,他们就可以赢得选举。糟糕的政策往往比好的政策更容易有市场。

2005年波兰的主要议题是腐败。法律与正义党借题发挥,并且通过将反腐败与被指称破坏波兰社会和民主的隐藏势力联系起来而巩固了其号召力。如果不是因为这个,2005年选举的结果几乎肯定会大不一样。

批评反腐败的竞选是有风险的,因为话语可以被扭曲为表示无动于衷。因此,让我首先介绍本人的反腐败资历。1999年,作为副总理,我是第一个要求世界银行准备一份有关波兰腐败问题以及如何消除腐败的报告的政坛人物。在我的公众生活中,我强调消除随意规章,这是低效率和腐败的主要来源。但是我们并应当对于当煽动者们劫持了反腐败这张牌的时候所发生的事情视而不见。

令人感到兴趣的是,在卡钦斯基兄弟当选之前,实际腐败的所有现有指标都已经在下降。例如,根据世界银行和EBRD的计算,支付贿赂频率的指数在1999年是2.7,在2005年是2.03(数值1是最低值)。腐败税(也就是销售额中支付的贿赂比例) 从2002年的1.22%下降到2005年的0.7%。

目前,波兰的想像中的腐败和实际腐败有巨大差距。在想像中,腐败形式要比斯洛文尼亚、捷克共和国、匈牙利和希腊糟糕很多。而在实际腐败指标上,它好很多,至少不会更差。例如,承认在2006年行贿的受调查者的比例在波兰是5%,在捷克和希腊是17%。2005年的行贿频率指标在波兰是2.03,在斯洛伐克是2.22,在捷克是2.09,在希腊是2.37。2005年的腐败税在波兰是0.7%,在斯洛伐克是0.93%,在匈牙利是0.63%。

当然,波兰人不应当满足于当前的腐败水平。相反,反腐斗争应当致力于消除其根本原因,也就是可以随意裁量的公共部门范围以及压制市场力量。这是唯一可以保证减少腐败以及更多经济增长的途径。通过提高惩罚性措施反腐败而对臃肿和随意裁量的公共部门置之不理只会让官员瘫痪,推迟重要的决定,并且正中那些玩世不恭的煽动者和政治狂热派的下怀。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