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日本的和谐衰落之路

巴黎——忘掉你所听说过的工作勤勉的日本工薪族:从20世纪初开始,日本人的工作习惯已经彻底松懈。实际上,东京大学经济学家林文夫已经证实,主要是日本人工作量的下降导致了20年的经济停滞。

政府在这方面做出了表率,它率先决定公共管理机构在每周六关门。日本的银行紧随其后。1988到1993年间,法定的每周工作时数缩短了10%,从44小时缩短至40小时。在这一改变和其他多种因素的综合作用下,终于致使日本长期持续的二战后经济“奇迹”后劲不足。

服务业的衰落尤甚于制造业,因为服务业管制严重,其中部分领域国外竞争无法进入。而在雇佣日本大量非技术工人的零售业——也就是所谓的“夫妻零售店”——日本人的生产率现在比西欧低25%。

前首相小泉纯一郎(于2000至2004年间执政)和他的首席经济顾问兼财政大臣竹中平藏对日本在生产率方面节节败退的情况十分清楚。他们试图通过私有化和放松管制等措施来遏制工作时间缩短的势头。

日本大权在握的官僚却对由政府及其商业密友创造日本奇迹的20世纪60年代发展模式仍然念念不忘,这种胆大妄为的自由市场解决之道遭致他们强烈的反对。但他们所推崇的模式已经过时,因为日本现在直接面临其他许多亚洲和亚洲以外国家的竞争,这些国家的工作习惯和日本曾经的工作习惯非常相似。

此外,公众舆论从未支持过小泉的政策,无论当时还是现在,他的政策都被指为制造不平等。但这不过是谣言而已:日本不义之财的真正来源是房地产投机,而不是私有化。虽然如此,新获胜的日本民主党成功地将这种指责与自由市场政策联系在一起。

不久前鸠山由纪夫治下未经考验的日本民主党在选举中获胜证明了公众不愿追随美国的自由市场模式。鸠山声明经济发展虽然重要但幸福更重要没有任何实际意义。但这种观点的确反应了许多日本人的情绪。

假设林文夫和竹中平藏总结的有关日本经济发展停滞的原因正确无误,我们必须要问,今天的日本人是否愿意为赶上美国并领导亚洲发展而加大工作量?经济发展停滞是多数日本人无声的集体意愿。这是不是日本人自己做出的选择?

将近半数的日本人已经退休或者即将退休,他们曾经为舒适生活付出了艰苦的努力。多亏了他们,虽然在“迷失的十年”中日本经济状况一直低迷,但日本人的收入仍然高于欧洲。此外,失业状况也不像西方世界那般严重,因为非生产性的分销行业吸收了找不到更好工作的年轻劳动力。停滞的日本因此得以保持一种和平而保守的社会氛围。

相反,加快经济发展速度需要工薪族减少打高尔夫球的时间,而且会使这个不适应国外入侵和别样文化习惯的国家被迫面对大量移民。这样的解决方法日本人是不是真的准备接受?

绝大多数日本人,尤其是老一代日本人,对自己建设的这个社会感到满意。他们认为美国人和欧洲人被金钱和物欲所困,他们似乎愿意接受某种程度的停滞,以换取能够保持日本人的本色。鸠山由纪夫清楚这种心态,他也因此获得了选举的胜利。

鸠山所谈论的“新时代”虽然从西方人的角度看有些古怪,但却非常符合所谓的日本方式:在这个国家里,成千上万名邪教领袖为人们指出了无数条通往幸福的道路,特别引人注目的是“新时代”和“禅宗”荒诞的大杂烩。

这种和谐的经济停滞究竟能在日本维持多久?

日本的高科技行业依然有竞争力,而且日本仍然是世界第二大出口国。它仍然拥有高度创新的经济,每年注册的新专利数超过所有欧洲国家的总和——日本在这方面仅次于美国,比中国和印度领先好几个世纪。日本的1亿5千万人口所创造的产值仍然大大超过中国和印度的25亿人口。

但今后十年左右,日本可能会丧失相对于其他亚洲国家的优势。经济停滞已经对日本的年轻人造成了很大影响,令他们很难找到工作,更不要说在全球领先的企业谋到一份终身职位。青少年知道他们不会拥有父辈那样的机会。他们如何能够承担父辈的养老金和医疗费用也是一个未知的话题。

最令人不安的是没有人公开讨论上述问题。日本是习惯遮遮掩掩的社会,每个成员都必须猜测到底发生了什么,媒体也小心翼翼地避免引发社会成员的对立。困难的问题根本不允许提及,而直截了当的回答则被认为太过鲁莽和粗俗。日本人欢迎外国人做出评论,但对外国人的建议一般都会一笑了之。

多数日本人似乎认为长期的经济繁荣使他们有权放纵这种根深蒂固的习气。或许他们应该记取欧内斯特·海明威有关男人怎样破产的描述:“开始时非常缓慢,但到后来只是一眨眼的工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