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欧洲会重蹈黄金覆辙吗?

罗马—现在,关于欧元将重蹈20世纪30年代金本位覆辙的传闻越来越流行。这一传闻背后的原因似乎极具说服力。但这就意味着欧元的丧钟注定要敲响吗?

1929年股市大崩盘后,欧洲又经历了严重的通缩冲击。产出剧减,失业率剧增。各国政府没能达成相互合作、一起采取通胀手段的协议,而是选择各自为政。结果,各国一个接着一个放弃了金本位,贬值了本国货币。通过这种方式的信贷宽松,它们一个接着一个从大萧条中实现了复苏。

如今,欧洲再一次经历着严重的通缩冲击。这一回,套在通胀手段头上的枷锁是欧元。各国政府没有本国货币可实施贬值,也不能放松信贷,货币政策由欧洲央行代为执行。随着失业率再一次上升至足以引发崩盘的高度,看起来各国别无选择,只能单方面抛弃欧元。

我曾写过关于欧洲和金本位的书。在1992年出版的《金色的羁绊:金本位和大萧条》(Golden Fetters: The Gold Standard and the Great Depression)中,我指出,金本位这一通缩机制是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的主要罪魁之一,而抛弃金本位打开了复苏之门。

但我并不认为这一回历史会重演。四大不同点让我相信,也许——仅仅是也许——欧元可以存活下来。

首先,单一央行更方便实施合适的货币应对措施。即使在金本位下,如果各国央行能够集体行动,仍然可以对萧条的经济实施通胀措施。不幸的是,让各国央行集体行动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不同国家的央行立场不同。它们评估经济前景的着眼点彼此相异。

相反,只要欧洲央行拿出果断措施,它就可以让整个欧元区实现再通胀,使各国单方面行动不再必要。但是,尽管欧洲央行能则能矣,为或不为则未可知。

第二个不同点在于,尽管最近以来社会保障项目有所削减,但失业者所获得的公共支持仍比20世纪30年代多得多。这意味着抛弃欧元的民粹主义压力将小得多,当然,关键问题在于这一压力能小多少以及政治核心能不能顶住。

第三个不同点是如今合作应对的政治条件要好于当初。1931年,法国拒绝帮助阻止中欧金融危机,因为它认为德国正在重建武装力量,违反了一战后签署的凡尔赛和约。奥朗德在法国总统大选中胜出后,法德之间的政治冲突可能会在未来数月到数年时间里逐渐激烈,但不会严重到当年的程度。

此外,今天欧洲各国都准备倾其所有挽救欧元,唯恐欧元的崩溃危害到单一市场。与此相对的是,1931年当各国开始抛弃金本位时,关税壁垒早已高筑。当时根本没有单一市场可供保护。

最后,抛弃金本位的破坏性不如欧元。今天,抛弃欧元重新引入本国货币至少需要几周时间,而1931年英国利用周末市场不开盘的时间就能让英镑脱离黄金。当是时,各国仍然用着各自的本国货币;它们所做的只是停止支持本币。银行存款和大部分其他公私债务都是用本国货币计价的。

如今,这些资产和负债均是由欧元计价的。重新引入本国货币从以实现贬值而改变其他金融工具的欧元价值,这将摧毁资产负债表,引发金融浩劫。替代方案——将其他金融工具也转换为新的本国货币——将使一意孤行的国家在未来多年中诉讼缠身。

所有这些不同点都让人质疑关于欧元将重蹈金本位覆辙的观点。但第五个不同点正好相反。20世纪30年代,各国之所以不能集体行动,是因为它们对问题的判断无法达成一致。每个国家所看到的大萧条原因各不相同,因此(单方面)开出的补救措施也彼此相异。

如今,对问题判断的一致性有利于采取共同应对措施。不幸的是,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欧洲各国一致同意的药方——紧缩正在起到杀死病人的反作用。现在关于调整剂量的声音已经出现,但并不足以转化为行动。

这一回会有所不同吗?毫无疑问,今天合作的空间更大,这对欧元是有利的。但起决定作用的是欧洲各国政府合作实施的具体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