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25, 2014
Exit from comment view mode. Click to hide this space
0

资本主义完蛋了吗?

纽约——全球金融市场正在经历的大动荡和股价大修正表明,大多数发达经济体正站在双底衰退的悬崖边上。这场金融经济危机原本是由过高的私人部门负债和杠杆率所引爆的,政府为防止大萧条再度上演,付出了公共部门严重地再杠杆化的代价。但换来的经济复苏绵软无力,达不到预期水平,因为大多数发达经济体都还在去杠杆化过程中苦苦挣扎。

如今,高企的石油和商品价格、中东的乱局、日本的地震海啸、欧元区债务危机,加上美国的财政麻烦(和信用降级),共同推高了风险厌恶情绪。美国、欧元区、英国和日本的经济都停滞不前,甚至连快速增长的新兴市场(中国、亚洲新兴经济体、拉美)和依赖这些市场的出口型经济体(德国和盛产资源的澳大利亚),也开始急剧减速。

直到去年,政策制定者还能从帽子里继续变出兔子,靠推高资产价格启动经济复苏。财政刺激、零利率、两轮“量化宽松”、给坏账“扎篱笆”(ring-fencing)、用数万亿美元给银行和金融机构赎身并提供周转资金:官员们使尽了浑身解数。如今,兔子用光了。

眼下欧元区和英国的财政政策都在给经济增长拖后腿。就连美国,各州、地方政府乃至联邦政府都在大砍开支、压缩转移支付。很快,它们就得增税了。

再搞一轮银行赎身政治上绝难通过,经济上也不可行:大多数国家尤其是欧洲国家的政府已是焦头烂额,囊中羞涩;说真的,它们的主权风险反倒加深了对欧洲银行业的担忧,因为后者手里大把的政府债已是摇摇欲坠。

货币政策也帮不上什么忙。欧元区和英国的通胀超出目标区间,量化宽松面临掣肘。美联储八成要搞第三轮量宽,但规模太小,动手太迟。去年6千亿美元的第二轮量宽和1万亿美元的减税和转移支付只勉强促成了3%的增长,而且只持续了一个季度。2011年第一季度又跌落到不足1%。第三轮量宽规模会小得多,推高资产价格和重启增长的效力也弱得多。

货币贬值这个选项并不是对所有发达经济体而言都可行:它们固然都需要本币走弱,改善贸易平衡,但在同一时间,它们的货币不可能都贬值。所以靠汇率来平衡贸易是一个零和游戏。货币战争前景已然闪现,日本和瑞士已经先一步投入战斗,其他国家会紧随其后。

与此同时,在欧元区,市场快要把意大利和西班牙扫地出门了,法国的金融压力也在加码。但意大利和西班牙都太大了,既倒不得,又赎不了。短期内,欧洲央行将持续购入两国债券,以便它们能支撑到新成立的欧洲金融稳定基金(EFSF)来接盘。然而,只要意大利和西班牙中有一个被市场拒之门外,EFSF的4400亿欧元(6270亿美元)“战备基金”到今年底或明年初就会消耗殆尽。

所以,除非EFSF的池子扩大两倍——德国会抵制——剩下的出路只有意大利和西班牙有序、同步地搞债务重组。所以,虽然去杠杆化过程刚刚开始,债务减记已是不得不为了,除非这几个国家能靠增长、储蓄或者通胀从债务泥潭里拔出脚来。

这样看来,马克思也说对了一半:全球化和金融中介会趋于疯狂,收入和财富由劳动向资本再分配,终将导致资本主义的自我毁灭(虽然他说“社会主义更好”后来证明是错的)。由于最终需求不足,企业正纷纷裁员。但裁员减少了劳动者收入,扩大了不平等,进一步打进最终需求。

最近的群众抗议,从中东、以色列到英国,以及中国日益上升的不满情绪——很快会传染到其他发达和新兴经济体——根源都一样:不平等加剧、贫困、失业和绝望情绪。就连全世界中等阶层也感到收入缩水,机会稀缺。

为了让市场经济重新正常运转、发挥作用,我们需要重新发现市场与政府的合理边界。也就是说,既要远离英美的自由放任模式和里根教义,也要远离欧洲大陆的赤字福利国家模式。两种模式都已宣告破产。

今日的合理均衡包含以下几点:制定新的财政刺激计划,投资于基础设施,创造就业岗位;提高税收的累进率;多运用短期财政刺激,强化中长期财政纪律;货币当局承担最终放贷人责任,预防银行挤兑;为资不抵债的家庭和其他经济参与者减轻债务负担;加大监督、规制力度,防止金融体系发疯;拆分“大到倒不得”的银行和寡头垄断托拉斯。

将来,发达经济体需要扩大投资于人力资本、技能培训与社会安全网络,以提高生产率和工人竞争力,灵活适应经济全球化并从中受益。如若不然,就会重演20世纪30年代的噩梦:无穷无尽的停滞、萧条、货币和贸易战争、资本管制、金融危机、主权破产和社会政治动荡。

Exit from comment view mode. Click to hide this space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