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pril 19, 2014
Exit from comment view mode. Click to hide this space
0

伊拉克的难民危机

在伊拉克激烈的内战所造成的人道主义灾难中,有一种灾难几乎是无形的。平民大规模流离失所的镜头很少出现在电视荧屏上,因为与炸弹和自杀式袭击不同,流离失所不会带来鲜血、火焰或哀嚎等抓人眼球的画面。然而实际的数字却是惊人的:每月有4万左右的伊拉克人由于战争而逃离家园。其中一半的人流落到伊拉克的其它地方;剩下的人则逃到国外。

事实上伊拉克的人口正在流失。这种毁坏的程度甚至更剧烈,因为自从四年前被入侵以来,只有3183名伊拉克人在第三国得到重新安置。据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称,所有国家所愿意接纳的伊拉克难民人数总和只约等于五天之内逃离伊拉克的人口总和。

这样的流离失所并非一朝一夕,但自从暴力活动在2006年二月萨马拉的什叶派金色清真寺爆炸后升级以来,流离失所的规模和速度也随之升级。的确,这是自1948年以来中东地区最大规模的人口迁移。

200万伊拉克难民分散到中东各地,大部分人在约旦和叙利亚,少部分人在土耳其、黎巴嫩和埃及。因为他们是城市难民—没有被收容在帐篷里,而是与所在国的当地人口混居在一起—所以很容易被忽略。

对伊拉克而言,这种人口流失很难恢复。该国总人口一度为2680万,而现在有近13%的人口已迁移了;许多人不会再回来。但他们的未来又会如何呢?

上个月我去了中东地区的四个国家与难民碰面,了解他们的经历和选择。在安曼、大马士革、伊斯坦布尔和贝鲁特,我碰到的许多人都非常害怕回到祖国会遭受迫害。我与一个由于是基督徒而被强暴的女理发师交谈。我听人讲述了一个酒品店老板的一岁大的儿子被人绑架并斩首的故事。我遇到了一个什叶派出租车司机,他的父亲几天之前在纳贾夫被杀。我听一个逊尼派工程师讲述自己由于和一家美国建筑公司的联系而成为极端分子的目标,以及一位为信奉基督教的曼达派少数民族担任翻译伊拉克人如何在2003年八月联合国驻巴格达总部被炸时侥幸逃生。与我交谈的大多数人都是对未来失去希望的贫民。他们都不想用真名接受采访。

身在第一避难国的难民通常面临三种可能的选择:重回祖国、融入所在国或被重新安置到第三国。但伊拉克人真的有这样的选择吗?每天收看伊拉克流血屠杀报道的人们能够憧憬伊拉克人重返故里的情景吗?

答案是否定的。如果巴格达的议会,作为该国最受保护的建筑之一,都会从内部遭受攻击,那么伊拉克就没有绿色安全区了;所有地区都是红色警戒区;伊拉克人重归祖国是不现实的,即便在可预见的将来也是不可能的。

大多数伊拉克人也不能期望融入当地社会。的确,约旦和叙利亚收容了大多数伊拉克人,但它们却没有为其提供长期融入本地的可能性。伊拉克人不能成为永久居民,也得不到工作许可和公共医疗服务。在约旦,伊拉克儿童不能在公立学校就读。并不是这些国家有恶意,而是它们根本没有能力延伸这些公共服务。帮助它们应对不断涌入的难民是必需的,但这并非长久之计。

这就只剩下第三种可能性—重新安置了。但为了实现这一点,在传统上都有慷慨的难民计划的国家都应该挺身而出,提供更多的地方接纳伊拉克人。美国是一个糟糕的例子:从入侵开始,它只接纳了692名伊拉克难民—约等于每周被杀的伊拉克人数。在二月份,布什政府宣布今年将会为7000名伊拉克难民提供重新安置。如果美国兑现这一承诺,它就前进了一大步。但领导干预伊拉克的美国现在应该带头应对受害者的问题。

如果美国不带这个头,那么唯一的希望就是其它的国家会更为慷慨。伊拉克难民是一场不容忽视的危机:国际社会必须为该地区的国家减轻负担,同时为更多的最无助的伊拉克人提供重新安置的机会。

Exit from comment view mode. Click to hide this space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