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通货膨胀现在是次要危害

剑桥-现在,是全球主要的中央银行承认突然爆发的温和通胀对缓解当今大规模的债务问题非常有益的时候了。

是的,通货膨胀是有效降低一个经济体中所有非指数化债务的不公平的方法。价格上涨迫使债权人接受以减色货币进行的还款。是的,原则上,应该有一个不需要借助通货膨胀来修正金融体系弊病的途径。不幸的是,人们越仔细地审视其他的选择——包括对银行注资和对住房抵押贷款持有人的直接帮助,通货膨胀对现在的债务问题有所帮助而不是妨碍其解决就变得越清楚了。

现代金融学已经成功创造了一个令人震惊的复杂的内涵机制,以至于它漠视了解决债务问题的标准途径。证券化,结构性融资,以及其他的创新已经使金融系统中的各种参与者交织起来,导致根本不可能一次就能重组一个金融机构。重组金融机构需要从整个金融体系角度来考虑解决方法。

短期内的温和通胀——例如,两年内6%的通货膨胀——不会解决所有的债务问题。但是,它会使问题得到极大地改善,降低其他解决措施的成本并使这些措施更为有效。

确实,一旦将通货膨胀的魔鬼从瓶子里释放出来,就要花几年的时间将它再放回去。没有人想重新体验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的反通货膨胀斗争。但是,现在全球经济在灾难的悬崖边摇摇欲坠。现在的衰退已经是一个完全的全球衰退。除非政府战胜债务问题,否则,我们有经历与自20世纪30年代以来我们见过的任何危机都不同的严重全球经济下滑的风险。

解决危机必要的政策行动涉及积极的宏观经济刺激政策。最理想的财政政策应该是集中在减税和基础设施建设开支上。各国中央银行已经在视情况降低利率了。全世界的政策利率可能会向零靠近;美国和日本的利率已经为零了。英国和欧元区国家将最终决定向该利率水平进发。

  各国也必须采取措施调整金融系统的资本结构和重新对其进行监管。只要金融系统继续依靠政府注资,就仍然存在巨大的风险,正如美国,英国,欧元区以及现在的许多其他的国家的情形那样。

世界上大多数大银行实质上已经破产了,它们依靠持续的政府救助和贷款来继续运转下去。许多银行已经承认了它们在住宅抵押上的巨额亏损。但是,在衰退加深的时候,银行资产负债表会遭到商业地产、信用卡、私募股权和对冲基金违约潮的进一步冲击。当政府在努力避免对银行进行彻底的国有化的时候,它们会发现自己被迫对银行进行第二次和第三次资本结构调整。

 即使是对金融业巨头花旗银行的巨额救助——美国政府已经向花旗银行注资450亿美元,并对其超过3000亿的不良贷款损失提供支持——可能最终证实都是不够的。当人们环视现有问题——包括数万亿美元的信贷违约互换市场——的全貌的时候,很明显,人们就会发现金融系统的窟窿太大了,纳税人的钱不能把它彻底填平。 

当然,解决债务问题重要的一部分是让更多的银行破产,确保存款人得到全额清偿,但是债权人就不一定是如此了。但是这种方法将会成本高昂而且令人痛苦。

这就把我们带回了通货膨胀这一选择。除了缓解债务问题之外,短期内发生温和通胀能降低住房的真实(调整通胀后)价值,使房地产市场更容易稳定下来。如果没有发生重大的通货膨胀,美国的名义房价可能还要再下跌15%,对西班牙、英国和很多其他国家来说,要下跌得更多。如果通货膨胀上升,名义房价就不需要跌那么多了。

当然,鉴于衰退的持续,中央银行立刻取得通货膨胀的效果不是很容易 。实际上,似乎避免持续的通货紧缩或者价格下跌,是这些中央银行能够做到的。

幸运的是,制造通货膨胀不是火箭科学。中央银行要做的事情就是不停的印刷钞票以全部买进政府债务。这样做主要的风险是通货膨胀可能失去控制,在到达20%或30%而不是5-6%时着陆。事实上,担心通货膨胀失去控制使日本央行在10年内无所作为。但是这个问题是可以很容易解决的。通过良好的沟通政策,可以遏制对通货膨胀的预期,而且通货膨胀也可以在必要的时候尽快降下来。

要解决今天的百年一遇的金融危机,需要采取任何可能的手段。在全球可能发生萧条的情况下,担心通货膨胀,就是好像是一个人在有患瘟疫的危险下,却在担心患麻疹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