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人类文明的粮食威胁

帕罗奥图—人类面临着日益严峻、错综复杂的环境问题,既包括气候变化等讨论激烈的挑战,也包括同样甚至更加严峻的微生物生存威胁。微生物提供着诸如作物授粉、农业病虫害控制等关键生态系统功能,支持着我们的生命。我们还面临着其他各种威胁:有毒有机化合物在全世界的传播、流行病爆发,以及矿场资源、水和土壤质量大幅下降和获得难度大幅上升。

资源战争已经来临;如果(比如)印度和巴基斯坦之间爆发“小型”核战争,那么我们知道,这很可能已足以使文明终结。

但我们认为,未来数十年中对全球可持续性最严重的威胁将是一个已经获得了广泛一致的问题:阻止大饥荒变得越来越困难。《2013年世界经济论坛报告》(2013 World Economic Forum Report)指出:“全球粮食和营养安全是重大全球问题,世界必须用越来越少的资源基础养活越来越多的人口,同时必须面临日益波动和不确定的时代。”事实上,该报告指出,超过“如今超过8.7亿的人口吃不饱饭,还有更多人需要面临气候事件和价格飙升风险。”因此,“改善粮食安全”的措施“的需要从未如此紧迫”。

事实上,在我们看来,几乎所有此类警告都低估了粮食问题。比如,微量元素的缺乏可能已经影响到20亿人。更有许多其他脆弱性被低估:农业和渔业气候恶化的潜在影响、不再使用化石燃料会如何影响粮食产量;农业本身作为温室气体主要排放者如何加速气候变化;以及过度开采地下水和土壤逐步恶化的后果。事实上,农业已经成为生物多样性损失——从而供应耕种和其他人类活动的生态系统功能亦然——的主要原因,也是全球毒化的主要罪魁。

也许最重要的是,几乎所有分析都假设2050年人口总数将增加25亿,而没有寻找减少这一数字的方法。许多分析师对我们养活新增的几十亿人口的能力表示乐观,这相当令人担忧,因为如今每年死于营养不良的人数已达数百万,更有多得多的人因营养不良而生活在痛苦之中。既然人口增加35%,要养活也易如反掌,为何无法在今天做到人人营养充沛?

解决粮食问题的解决之道通常有五个步骤:停止增加农业用地(以保护自然生态系统功能);尽可能提高产量;增加肥料、水和能源使用效率;增加素食;以及减少粮食浪费。除此之外,你还可以加上几条:停止海洋污染、大量增加农业研发投资、将人人获得合理营养置于全球政策日程最优先的位置。

所有这些步骤都要求人类行为发生建议已久的变化。许多人没有认识到适应变化的紧迫性,这是因为他们不明白农业体系及其与导致环境恶化的机制之间的复杂的非线性(非比例性)悬系。平均而言,养活每位新增人口的所有必要投入都来自更紧缺、更劣质和更不相干的资源,需要多得多的能源、放出多得多的温室气体。

一千多年来的温度和积淀模式——对作物产量至关重要——让地球走上了大风暴、大旱灾和大洪水越来越多的道路。因此,维持——更不用说扩大了——粮食产量将越来越困难。

我们需要一场大众运动,让文化意识转向提供市场不能提供的“远见智慧”和农业、环境和人口规划。惟其如此,我们才能够开始纠正严重的人口灾难——考虑一下在人口达到90亿然后开始逐渐减少之前人道地结束人口增长所带来的营养/卫生好处吧。

在我们看来,要达到人口下降的目标,最好的方法莫过于给予女性完全的权利和机会,并让性生活丰富的人获得现代避孕方法和后备堕胎措施。这些步骤会造成总生育率多大程度的下降还有待争议,但它们可以让大量新鲜脑力加入解决问题事业中,同时通过减少不安全避孕拯救数十万生命,这会带来巨大的社会和经济好处。

人类能避免因饥饿导致的崩溃吗?是的——尽管我们认为目前的可能性只有10%。前景如此凄凉,因此我们认为,为了子孙后代,竭尽所能把机会提高到11%是值得的。

我们最杰出的同事之一、生物地理学家和能源专家、新墨西哥州立大学的詹姆斯·布朗(James Brown)有不同意见。他认为人类文明持续下去的可能性只有1%,但也认为将它提高到1.1%是值��的。

发展远见智慧、动员文明社会为可持续性而奋斗是斯坦福大学人类和生物圈前年同盟(Millennium Alliance for Humanity and the Biosphere,MAHB)的核心目标。加入了MAHB,就是加入了为避免文明终结而奋斗的最优秀全球文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