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美国的财政悬崖居民

华盛顿—2012年初,美联储主席伯南克用“财政悬崖”一词抓住了立法者和公众的眼球。伯南克的出发点是美国人应该担忧联邦税增加和支出削减的双重挤压,按照日程,财政悬崖将在今年年底到来。

但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悬崖”——迈过界就会跌入万丈深渊,狠狠摔在硬地上,很长一段时间无法恢复元气。在现代美国经济史上,安排好的变化所组成的更多地是财政“斜坡”——增税的全部效应并不会马上感觉得到(收入扣减需要时间来调整),而支出削减也是逐步显现威力(政府在实施方面拥有一定的自由裁量权)。这一斜坡给奥巴马总统提供了现实机会,重塑联邦政府收入基础,达到20世纪90年代中期的水平。

用什么词来形容美国的财政状况是很重要的,因为近几个月来,人们几乎已经变得歇斯底里,因为有人想对美国的两大福利计划——社会保险和医疗保险实施大幅削减。他们的逻辑是,快要跌落悬崖的当口需要非常措施。削减养老金和老年人医保显然属于“非常”范畴——当然也完全是不合适、不必要的。

相反,如果美国面临的是财政斜坡,那么拒绝考虑增税之人——即美国众议院的共和党——就不会那么强硬了。

显然,在当前的跛脚鸭国会中,众议院共和党将一直拒绝支持任何增税方案。在大选刚结束时发表过相对妥协性评论的众议院发言人约翰·博纳(John Boehner)现在表示,他将接受更高的收入和更低的税率——这正是小布什政府的暂时减税政策所欲达到而未能达到的目标。

国会中的两党能够达成关于延长布什时代的中产阶级减税政策同时取消富人的减税政策的一致几乎是完全不可能的。在未来六周内,它们将展开激烈争论,然后在濒临所谓的“悬崖”时看谁在最后时刻让步。

奥巴马的上计是通过否决任何延长布什减税政策的方案步下“悬崖”,让布什政策在2012年底结束。在税率回到此前水平后,奥巴马可以向国会提交自己的减税政策——比如在1月初提出向低收入美国人提供更多的福利——他连任竞选的承诺之一。

这一减税方案应该与经济状况挂钩,随着就业的复苏(比如就业人口占总人口比例恢复到2007年水平时)而降级。如果在2013年初经济比预想的更疲软,则减税方案可以扩大(只要在经济复苏期间取消即可)。该方案将极大地改善美国长期财政前景。

于是,随着美国在2013年初稳步走下财政斜坡,众议院 共和党将做出选择。他们会在经济恶化继续影响1亿多美国人的时候周复一周地反对能够帮助他们的减税政策吗?还是接受相对不作为有所减税和降低税率的方案?

事实上,众议院共和党可能被迫签署一项既能支持经济、又能将收入回到灾难性的布什经济学实验之前水平的方案。

奥巴马已经将支出削减提上了台面——其程度可能会令他的选民基础不满(他有这样做的前科)。大问题是,美国是否能够以与经济复苏不相符的速度提振收入。

美国应该将目标定在让税率回到20世纪90年代中期的水平,当时经济处于繁荣期,联邦预算状况要好得多。但这只能在经济完全复苏的情况下实行。

通常,华盛顿的党派政治僵局会阻挠明智的变革。幸运的是,财政斜坡给了奥巴马实现明智变革、甚至在此过程中书写历史的机会。这意味着否决任何延长布什时代减税方案的动议,然后推出奥巴马减税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