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欧洲如何拯救欧洲

伦敦—在上周四的罗马会议上,欧元区四大经济体领导人就迈向银行联盟和温和刺激方案以补充欧元区新“财政契约”的步骤达成了一致。这些步骤还不足够。

德国总统默克尔拒绝了所有旨在纾解西班牙和意大利风险溢价过高现状的方案。结果,即将到来的欧盟峰会可能以失败告终,这很可能会引起致命后果,因为欧元区其他国家将无法建立起足够强大的防火墙免受希腊退出所带来的冲击。

即便能够避免致命灾难,债权国和债务国之间的分歧也可能会加剧,“外围国”将失去重塑竞争力的机会,因为游戏规则对它们不利。这也许符合德国的狭隘私利,但会让欧洲远离启发人民想象力、促进欧洲一体化数十年的开放社会。这会让德国成为帝国中心,而“外围国”将永远低人一等。这就是默克尔和绝大多数德国人的立场。

默克尔指出,动用欧洲央行来解决欧元区国家的财政问题是不符合规则的。此话不假。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的说法也大致相同。事实上,即将到来的峰会忽视了一项重要日程:欧洲财政机关(European Fiscal Authority,EFA)。EFA可以与欧洲央行合作,做欧洲央行本身无法做到的事。

特别是,EFA可以成立一个债务削减基金(Debt Reduction Fund)——由默克尔经济顾问委员会提出并得到德国社会民主党和绿党支持的欧洲偿债协议(European Debt Redemption Pact)改进版。为了让意大利和西班牙实施各自的结构性改革,作为交换,债务削减基金将收购并持有两国存量债券的大部分。购买资金可以通过发行欧洲债券(European Treasury bill,即成员国共同承担的各种义务)筹集,而廉价融资的好处则由受助国接受。

欧洲债券将获得当局的零风险评级,成为欧洲央行回购操作最高质量抵押品。银行系统急切需要无风险资产。目前银行在欧洲央行存有持有着超过7000亿欧元的剩余流动性,每年只能获得0.25%的利息。这保证了利率在1%或以下的欧洲债券已经有了现成的大规模市场。

如若参与国事后没能遵守承诺,EFA可以课以罚款或其他惩罚措施,程度依违反承诺的严重度而定,如此,强制执行就不会沦为永远不会触发的核打击了。这将会有效地防止道德风险。比如,意大利新政府将发现,想撇清现任蒙蒂政府所做出的承诺是十分困难的。大约一半的意大利债务将通过欧洲债券融资——这相当于削减了意大利债券的平均期限——新政府将更加积极的相应EFA所施加的任何惩罚措施。

在经过适当的时期后,参与过将进入合理设计、不会影响增长的债务削减计划。这将成为完整的政治联盟和引入欧元债券的序幕。当然,欧洲债券的发行需要德国联邦议院的首肯,但这与德国宪法法院任何联邦议院批准的承诺都必须规定时间和规模限制的要求相符。

将这一方案转变为给出兼具长期政治联盟目标和财政及银行联盟路线图的政治宣言还为时未晚。在该宣言的指引下,欧元区财政援助基金,即欧洲稳定机制(ESM)可以立刻接管欧洲央行所持有的希腊债券;欧洲央行可以开始买入西班牙和意大利债券;而意大利和西班牙可以实施满足偿债基金条件所要求的结构性改革。

这一日程将立刻让金融市场舒一口气。同样重要的是,它还能改变欧洲的政治动态,从负向转变为正向。

主要障碍在于德国政客死抓“没门”模式不动摇。默克尔坚持认为应该让政治联盟先于完全的财政和银行联盟。这既不现实,也不合理。三大联盟必须齐头并进、逐步实现。如果德国联邦议院代表德国选民点了头,那么就不会有阻碍EFA成立的条约或宪法性条款;否则的话,当初ESM也就不会成立了。如果欧洲其他国家在这一方案下联合起来,而德国联邦议院一言否决,那么必须由德国承担所有金融和政治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