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21, 2014
12

没有希望的失业

伯克利—不管从商业周期的角度讲眼下全球经济是多么困难,这只是看待世界的一个视角。从全球寿命预期、世界总财富、技术总水平、新兴国家增长前景和全球收入分配看,情况相当强劲,而在其他领域——比如全球变暖和国内收入比平等及其对各国社会稳定的影响——则看起来相当糟糕。

即便从商业周期角度看,如今的情况也比过去好得多了。想想大萧条吧,它给市场经济造成了多大的冲击,由于长期失业的重压,市场经济根本无法自力更生走向复苏。

但是,尽管我们今天还没有走到这般田地,却也不能说大萧条跟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因为有个状况可能性越来越大了——长期失业将在未来两年对复苏造成类似大萧条的影响。

在1933年冬天的低谷时期,大萧条简直称得上是集体性精神紊乱。到处都是游手好闲的工人,因为没有企业雇用他们;企业不雇用工人是因为它们看不到产品的销路;而产品没有销路是因为工人没钱消费。

当是时,大量失业已转变为长期失业,造成了两个后果。第一,经济配置不当的负担并不是被公平地分担的。由于消费价格比工资下跌得更快,大萧条时期保住工作的人的财富有所上升。丢掉工作并一直处于失业状态的人承担了绝大部分后果。

第二,让失业者重新回到市场经济——即使是运转平稳的市场经济——十分困难。毕竟,有哪个雇主会喜欢新晋劳动力市场大军胜过有多年工作经验的工人呢?经济刚刚经历了大量失业时期,这一简单事实使得增长和就业水平的复苏十分困难(而复苏通常被视为是理所当然之事)。

贬值的汇率、温和的政府预算赤字以及时间看起来都无法成为良药。高度集中的工会化劳动力市场(比如澳大利亚)与分散的自由放任劳动力市场(如美国)一样在长期失业面前束手无策。法西斯主义(如意大利)同样解决不了问题,除非伴随迅速的军力扩张(如德国)。

最后,在美国,二战的逼近以及伴随而生的军工产品需求使得私人部门雇主开始以可接受的工资水平雇用长期失业者。但是,直到今日,经济学家仍无法清楚地解释,为什么在1933年到全面战争动员开始的近十年时间里私人部门无法找到雇用长期失业者之道。持久性失业的程度——尽管各地劳动力市场和国家制度各不相同——表明,详尽解释某个方面重大失灵的理论是不可能放之四海而皆准的。

首先,大萧条时期的长期失业者急切而努力地寻找其他工作。但是,在找工作半年而未果后,他们变得灰心丧气、心烦意乱。失业一年后,典型的失业者仍会寻找新工作,但已不再十分上心,也不抱有多大希望。而在失业两年后,失业者会认为对于任何一个职位,自己都是最后才被考虑的人选,他会丧失现实希望,离开劳动力市场。

这就是大萧条时期长期失业的模式。这也是西欧20世纪80年代末长期失业的模式。而如今,在一两年后,这也将成为北大西洋地区长期失业的模式。

四年来,我一直指出,我们的商业周期问题需要更积极的货币和财政扩张政策,只有采取这样的政策,我们最大的问题才能较快地解决。这一点仍然正确。但是,在未来两年中,除非当前趋势被突然地、出乎意料之外地打断,否则这一点的正确性将有所下降。

目前看来,发生概率较大的情况是,两年后北大西洋主要劳动力市场数据将不再指向需求面市场失灵(这类失灵可以通过更积极的经济活动和就业刺激政策较为容易地解决)。劳动力市场将面临结构性市场参与失灵,没有简单容易的药方可以把这个问题治愈。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