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奥朗德还是暴乱?

巴黎--不管是好还是坏,如今欧洲陷入了一场反对财政政策的暴乱之中,该政策谴责了欧洲国家出现财政紧缩,而没有增长。它是否会发动军事政变证实这种情况是站不住脚的?法国的新任总统佛朗索瓦·奥朗德是否能改变德国坚定的立场?

无论是在荷兰还是在西班牙,要把公共部门赤字减少到国内生产总值的3%以下,这是不大现实的。除非愿意采取惩罚措施,要不然欧盟就会给与他们额外的回旋余地---记住每一次欧洲大众都会做出消极的反应。希腊最近一次政府选举并未产生结果,将于六月进行新一轮普选。

爱尔兰比较幸运,情况没有那么令人担忧。但是在财政政策的公投上,可能时间会拉长。的确,去除全票一致同意的条款,就会减少这种困难,有利于该政策的实施。

德国被控告为货币教条主义,是它加大了它和周围其他欧元区成员国之间的经济不对称性。德国经济相对健康,这就使得它能够以低于通货膨胀率的比率为债务提供资金,但是其他国家的比率却比通货膨胀率高三个百分点。

随着奥朗德战胜尼古拉.萨科奇成为法国总统,除了在芬兰以外,默克尔在其他欧元区国家几乎不提供帮助。同默克尔合作,对于德国推进他们的观点十分有利。但是萨科奇为了维持法国在控制欧洲危机的主要地位而接受了“默科奇”中的角色。因此在形式上,一贯支持联邦的德国与法国联合,坚持欧洲政府。但是实质上,在财政紧缩和继续经济增长的对角上,法国输了。

奥朗德决定改变这一路线。他坚信在法德关系上欧洲的中心地位。然而他是一位现实主义者,它能够看到这种关系极其不平衡,一方面由于法国经济衰退,另一方面由于萨科奇同意德国的选择权,并不值得在决定中是中心的出现。

奥朗德的胜选鲜明地对欧洲政治重新下了定义。几乎所有的欧洲政府都指望他来改变这种力量的平衡关系。过去法国几乎没有哪一场总统选举能在欧洲具有如此大的反响。他会赢吗?

奥朗德提出的四项提议得到了大家的同意,所以德国也很难反对:欧盟结构基金中未支付资源的使用,欧洲投资银行资本结构调整,项目债券的创造以及金融交易的税收。重要的是,有两项最有可能遭到德国反对的提议(欧洲债券共同风险,把欧洲的稳定机制改变为一个可以从欧洲中央银行借贷的银行,)从他的备忘录中删去了。

尽管情况很严重,但是奥朗德有三大优势:鉴于社会上越来越多的反对声,过度的财政紧缩是不现实的;公共部门赤字只是欧洲问题的一小部分(也未必是危机的根源之一);在德国之外的其他地区,他们一致强烈要求改变策略。此外,在即将召开的八国集团峰会上,奥朗德将会获得美国的支持,因为美国担心欧洲的通货紧缩会减慢它的经济复苏进度。

历史上,德国从来没有从孤立的政策中获过利。很可能通过这场历史政治的争论,奥朗德将会给德国带来一个改变。

当然,有人会说,出现的欧洲共识是很模糊的。有些同意通过投资项目刺激增长,然而有些强调结构改革。此外,奥朗德的提议也不能保证能很快使停滞不前的经济复苏。的确,像法国这样一个国家,减少公共支出,尤其是运营支出,是经济复苏的前提,这一点是很显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