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1, 2014
Exit from comment view mode. Click to hide this space
0

遏制欧洲的经济民族主义者

巴黎——

德国和法国政府通过大规模的财政注入,奋力拯救其汽车卡车行业。这清晰地展示了在欧盟许多国家中,产业政策已经猛然回归。但是就在去年,法国、德国以及其他主要的欧盟国家各自出台了相互抵触的政策,而不是合力出台政策。如此一来,一些欧洲的产业得到了过度的保护,而其他的则被挤出市场。

从中得出的教训是十分清楚的:欧洲政府在实施产业政策时要相互配合。但是它们同样需要大力创新,提高竞争力。

去年,法德两国政府用资本取代撤资的股东。它们通过补贴销售、激励清洁技术的研究、保护就业岗位,从而提高了疲弱的市场需求。这些复苏计划把国家利益放在首位,声称纳税人的钱必须用于保护国内的企业和工人。

如今,法国政府成立战略投资基金(FSI),旨在保护国内资本免遭外国投资者的剥削,这一举措进一步彰显了上述的观点。产业政策在去年的全面回归以及各国甚至不愿让最无竞争力的公司倒闭,这些都值得人们担心。

从政府对这次危机的处理来看,人们有理由认为市场监管者和促进竞争的机构应该在经济稳定的时候发挥主导作用,产业政策应该在危急时刻实施。不幸的是,欧洲政府并没有共同出台政策来应对危机,也没有抓住时机加强欧元区共同机构的权力。相反,每个欧盟成员国选择各自为政。

各成员国共同的市场干预工具——存款担保、银行资本重组、银行间贷款担保以及购买不良资产,似乎推动了欧洲统一的想法。但是事实确是大相径庭的。事实上,各成员国的干预措施在整个欧洲大陆造成了扭曲以及反常现象。

在银行资本重组方面,一些国家采取了更具惩罚性的半国有化政策,而其他国家则在借出公共救市资金时,制定了非常有利的条款,把资本重组与加大信贷和限制分红绑在一起,最终出现了破碎和再度国有化的金融体系大杂烩。

一些国家的全国维护竞争机构被缄默了,如在英国。法国和比荷卢这三个经济联盟国被迫拯救富利斯公司和德克夏银行,因为欧洲没有任何拯救一体化金融公司的机制。

为了缓解这些援助对欧盟竞争力所造成的伤害,欧洲委员会竞争理事会表示,它只能封锁政府援助,别无选择。但很快,它又屈服于各国声势浩大的抗议。欧洲本应该动用自身的监管力量,管理紧急公共救援资金所带来的体系风险和竞争性风险间的冲突,但是竞争监管机构要求收到救助款的公司减少为客户提供信贷,这种自相矛盾的要求使上述管理风险间冲突几乎无法实现。

幸运的是,欧盟的相对疲弱很快就过去了。在危机风暴过后,欧洲委员会发现自己又回到了驾驶席。公共资金拯救的那些银行,如苏格兰皇家银行、德克夏银行、荷兰商业银行,必须要向委员会提交去投资化策划书。

因为这个原因,荷兰商业银行决定抛弃它的保险业务,苏格兰皇家银行缩小了投行子公司的规模,出售了零售子公司17%的股份。没等委员会来评估,德克夏银行就卖出了持有的北方信贷银行及退休金资产管理行业的股份。但是从长期来看,由危机造成的兼并将让有支配能力的公司在特定的市场上滥用权力,尤其是房地产市场。

委员会对欧洲通用汽车公司的处理是工业干涉的最佳例子。最初,委员会放任德国政府自主处理,但是柏林并没有援助欧宝,而是支持潜在买家俄罗斯-加拿大合资的麦格纳国际,以此保护德国就业岗位,尽管此举让欧宝的比利时和英国员工面临失业的危险。

委员会维护竞争的律师们宣布,他们审阅所有国家的法律条款,但是通用汽车的复苏及德国计划的缓慢实施最终削弱了麦格纳国际收购的可行性。于是,在去年10月德国大选后,新政府撤销了对麦格纳国际的支持。由此,委员会才得以防止与单一市场逻辑相悖的措施——在政府正式要求它介入之前。

欧盟政府在处理金融危机时所面临的困境不禁让人考虑到一个严峻的问题:国家产业政策与欧盟的竞争法则能否共存?也许它们能共存,但前提是欧洲人放弃去年出台的政治指令,转而出台营造创新和竞争环境的政策。

全球经济危机以及新兴市场的发展凸显了欧洲长期的产能过剩问题。为了防止欧盟单一市场走向破裂,各国的决策者们必须共同实施产业重组政策。

尤其是汽车产业,它更需要实施产业重组。曾帮助欧洲处理钢铁行业的衰落的达维南 “危机应对”卡特尔组织急需获得复苏。如果欧洲政府不着手解决汽车行业的产能过剩问题,那么我们将肯定会看到保护主义的抬头。

Exit from comment view mode. Click to hide this space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