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22, 2014
0

健康市民,健康城市,健康经济 佩德罗·马兰

曾经带动十九世纪和二十世纪欧洲和北美城市经济增长的因素如今正在推动巴西,中国,印度,墨西哥,俄罗斯和其他新兴市场国家的城市化进程。由于生产技术先进,内部整合迅速,净生产率高,这些国家的城市发展迅猛,急剧膨胀,而今许多城市都已达到空前规模,经济发展“气喘吁吁”。事实上,全球最大的二十个城市中有三个都出现在这些新兴市场国家。

很多预测表明,到2030年,四个最大的新兴市场经济体整体实力将超过G – 7;到2050年,这些新兴市场经济经济份额将占据全球经济的一半以上,人口所占的比重将更大。这些预测都假定城市发展不会停滞不前。

但新兴市场城市医疗健康状况是否足以推动经济快速增长?由于气候,地理,历史和文化迥异,这一问题一直困扰着利马,开罗,加尔各答等地的决策者和从业人员。每个城市最终都是一个特例,但这些城市都有一些共同特征。

第一个特征是,城市的疾病负担正在经历从传染性疾病到“历时性疾病”—所谓的“富裕病”—的转变, 但由于住房条件恶劣,基础设施落后,医疗服务欠缺,城市里的贫困人口对传染病,营养不良引发的儿童疾病,艾滋病,疟疾,肺结核,精神疾病等抵抗性很差,而且极易受严重自然灾害的冲击,例如今年一月份里约热内卢的洪水和泥石流灾害导致许多人流离失所。

第二个特征是,城市贫困人口集中地区环境脆弱,动荡不安,极易引发动乱,造成人员伤亡。但牛津大学最近的研讨会上却得出结论说,新兴市场城市可以采取措施改善和维持城市健康状况,这些措施包括充分利用人口集中的先天优势,协调卫生政策和方案,采纳成功的创新体系,改革医疗教育和培训,继续推进城市规划进程。

事实上,许多潜在的解决方案源于人口集中和经济活动创造的创新机遇。在人口密集分布区建立和维护与健康有关的基础设施,如完善供水系统和卫生体系,建立诊所和医院,提供专业的医疗保健服务,并使用低成本的技术建立社区卫生工作者负担得起的医疗保健网络体系,这些做法都非常有效。

此外,虽然几乎每一个政府部门采取(或不采取)的行动都会直接或间接影响城市人群的健康状况,但是这些新兴市场国家却很少采取行动来改善国家或城市管理部门之间的横向协调,而已经解决了国家和城市政府之间纵向协调这一问题的国家更是寥寥无几。解决方案需要量身定制,因为每个城市的发展状况不同 ,但是由于缺乏协调或协调能力差而所产生的问题已经普遍存在,因而新兴市场国家必须考虑改变治理模式,使城市医疗体系的成果与政府权威相挂钩,城市政府必须承担相应责任。

但是,这种创新并不一定总是从国内开始,这就是为什么城市政府要学习其他城市和国家的经验教训并借鉴可能对他们有用的想法的原因。但不幸的是,在公共健康和卫生保健领域,创新理念的扩散和传播这一过程通常无规律可循,杂乱无章,效率低下。因此,新兴市场应携手合作,共建健康知识网络,以促进相互学习。

此外,新兴国家公众健康和医学教育脱节的问题亟待解决。由于接受的培训不同,形成的心态也各异,公共卫生人员和医生(及其下属)经常在类似于筒仓的环境下工作,而这对他们所要服务的人群会有害。此外,医生专门从事城市保健工作的机会少之又少。为了克服这一挑战,新兴市场国家政府应考虑在城市公共健康和卫生保健教育和培训方面进行激进改革。

新兴市场国家的城市发展问题 及与之相对的贫困人口集中问题也给政府的执政能力提出了挑战,甚至是超出了他们的能力范围— 提供经济适用住房,提供供水和卫生服务,固体废物监管服务和教育服务,所有这些都直接影响城市健康以及基本卫生保健服务。为了解决这些问题,新兴市场城市应实行可预见的规划,以现实人口评估为基础,发展城市和全国性的病人注册和卫生信息系统,并谋求医疗和卫生保健规划与城市总体规划的融合。

要让城市为新兴市场国家创造美好未来,政府必须确保城市住房,基础设施和服务紧跟需求的步伐。毕竟,“投资友好型”的经济环境需要称职的成年人和合格的孩子。归根结底,新兴市场国家经济的健康状况最终将取决于城市公共健康体系改造。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