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绿色,从草根开始

布卢明顿— 人们对联合国里约+20峰会寄予厚望。许多人将其称为“地球A计划”(Plan A for Planet Earth),希望领导人形成一份单一国际协定保护我们的生命维持系统、防止地球陷入全球性人道主义危机。

里约峰会不作为将是灾难性的,但单一国际协定也是个大错误。我们不能依赖单一的全球政策来解决我们共同资源的管理问题:海洋、大气、森林、河道以及丰富的生命多样性,这些要素结合在一起,为生命(包括70亿人类)创造了繁衍生息的适宜条件。

我们从未面临过当今全球互联社会所面临的问题。没有人敢打保票如何做才是正确的,因此,建立一个能够快速演化和适应的系统才是最重要的。

几十年来的研究证明,层层交叠的市级、省级、国家级和国际级政策要比包罗万象的单一协定更有可能成功。即使其中一项或几项政策失败,这种渐进性决策法也能提供必须的安全网。

好消息是,渐进性决策已经得到了有组织的开展。在有效国家级和国际级温室气体排放控制立法缺位的情况下,越来越多的市级领导人正在采取行动保护市民和经济。

不用对此感到惊奇——事实上,这应该获得鼓励。

大部分大都市或沿海,或跨河,或位于脆弱的三角洲,这使得它们将在未来数十年面临海平面上升和洪水泛滥的威胁。适应是不得不为的政策。但是,由于70%的全球温室气体都是由这些大都市排放的,因此减排效果更好。

对于应对气候变化的问题,美国并没有形成明确要求减排目标的联邦指令(甚至连建议都没有)。但是,到截至去年5月,美国有30个州出台了自己的气候行动计划,更有900个城市签署了美国气候保护协定。

 “绿色决策”的草根多样性有其经济意义。“可持续城市”能吸引希望在无污染的现代都市环境中生活的高创造性文化人,因为那里适合他们的生活方式。未来发展的基石正在于此。这就像更新手机——当人们看到新手机的好处时,马上就会把旧手机扔进垃圾桶。

当然,真正的可持续性远不止控制污染一项。城市规划者的眼光必须超越城市边界,分析进出城市的资源流——能源、食品、水,还有人。

从全世界看,我们正在形成异质化的城市集合,城市与城市之间的互动能给整个地球生命支持系统的演化造成深远影响。城市之间彼此学习,采纳好主意,抛弃坏主意。洛杉矶用了几十年的时间才完成了污染控制的实施,而北京等其他城市看到了其中的好处,就迅速地开始了变化。在未来数十年中,我们或许会看到全球互联可持续城市系统的出现。如果能够获得成功,那么所有人都会渴望加入进来。

从根本上说,这才是在复杂互联系统中管理系统性风险和变化的正确方法,也是成功管理共同资源的正确方法——尽管它仍未阻止全球温室气体排放的节节攀升。

里约+20的召开恰逢关键时点,毫无疑问,这是一次重要会议。20年来,可持续发展一直被视为努力靠近的理想目标。但在最近的科学大会“压力下的地球”(Planet Under Pressure)上发布的首版《地球状态宣言》(State of the Planet Declaration)清楚地表明,如今可持续性已经成为所有未来发展的先决条件。地方和国家层面的可持续性必须和全球可持续性一起考虑。这一思想必须成为国家层面经济的基础,成为构成我们的社会的基本要素。

如今,我们的目标应该是将可持续性嵌入到我们的全球互联社会的DNA中。时间是最紧缺的自然资源,这就是为什么里约峰会必须成为全球强心剂的原因。我们需要的是关于在解决能源、食品安全、环境卫生、城市规划以及扶贫等问题的同时在地球限度内减少不平等性的全球性可持续发展目标。

作为处理全球性问题的一种办法,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在其他计划都失败的地方取得了成功。尽管2015年不可能实现所有千年发展目标,但我们至少可以从中获得大量经验。

制定目标可以克服惰性,但必须让所有人都参与进来:国家、州省、城市、组织、公司以及各地的人们。只有为达到目标而设的重重政策都运转起立,我们才能获得成功。

我们还有十年时间可以抢在当前可行方案变得太过昂贵之前行动。如果不作为,我们就将面临生命支持系统出现灾难性——和可能同时也是不可阻挡的——变化的风险。我们的首要目标必须是为地球担起消除这一风险的重任,而不是让我们后代身处岌岌可危的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