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中国怎样抵抗希腊风险

北京—尽管欧盟领导人一再保证,但两年多之后,我们仍看不到欧洲债务危机缓和的迹象。最近,欧洲委员会主席巴罗佐在提及希腊退出欧元区的可能性时对欧洲议会说,没有“B计划”。

巴罗佐的话是为了安抚人心。但是,在经历了多次的失望后,中国已无法按字面意思理解欧洲政客的保证了,就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承诺能够兑现几分。中国应该准备好自己的B计划,以应对希腊脱离欧元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