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再见,“全球化”!

佛罗伦萨——“全球化”一词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风靡世界,并于2000年、2001年红极一时。例如法国《世界报》(Le Monde)2001年使用该词(mondialisation)超过3500次。但此后该词见诸报端的频率持续下降,至2006年下降幅度大于80%。而自2007年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世界各大报纸如《纽约时报》、《金融时报》越发不用这个词了。“全球化”正在淡出人们的视野。

简要回顾一下这个概念的历史,并且把它同另一个因滥用而没落的词作一番比较,有助于解释上述现象。

20世纪最重要的两个新概念——“极权主义”和“全球化”都源自意大利语。前者刻画了那个世纪暴虐的中叶,后者则应和了它柔和的尾声。随着1989年“极权主义”的瓦解,全球化开始大行其道。

这两个词最初都是批判性的字眼,意在驳倒并打垮它们各自所概括的某种政治潮流。但后来,那两种政治潮流的拥护者也同样频繁且热忱地使用这两个词。

“极权主义”最早出现在1923年,自由派作家阿门多拉(Giovanni Amendola)用它来批评和讽刺墨索里尼新政权那种妄自尊大的自吹自擂。过了若干年,它反倒成了意大利法西斯主义颇为得意的自我标识,不仅被墨索里尼的教育部长、意大利法西斯主义的官方哲学家秦梯利(Giovanni Gentile)公开鼓吹,而且出现在墨索里尼为《法西斯主义百科全书》撰写的一个词条里——当然是有人捉刀的。

不论是用于抨击还是歌颂,极权主义一词都是指一种运动,这种运动自称有一套自洽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哲学,统摄了生活的一切方面。法西斯主义者喜欢把自己想象成全知全能的。(在西方语言中,极权主义[totalitarianism]有“总体、统摄一切”的涵义——译者)

如今,很少有人知道“全球化”这个词的起源了。《牛津英语词典》把现在这种用法的起源追溯到1972年的一篇学术文章。其实,在更早的时候就有人使用这个词了,不过意思不太一样。这个词当初是一个外交辞令,婉转地表达“把各自独立的政策领域相互挂钩”的意思(例如,同时就金融事务和安全事务进行谈判。)

《牛津英语词典》忽略了该词的一个非英语词源,那就是欧洲大陆激进学生运动颇具创造力的语汇。1970年,意大利激进左翼地下刊物《Sinistra Proletaria》发表过一篇文章,题目叫《资本主义社会的全球化进程》,把IBM公司描述为一个“自成一统的组织,其一切活动以盈利为目的,且谋求把生产过程中的一切活动‘全球化’”。这么说的理由是,文章认为,IBM在14个国家从事生产,在109个国家从事销售,它“内含着资本帝国主义的全球化(mondializzazione)”。这本默默无闻的左翼刊物是当前意义上的“全球化”一词已知最早的词源。

打那时起,该词几经沉浮,到20世纪90年代变得颇为流行,不过基本上是一个骂人的字眼。从20世纪90年代后期到21世纪初,接连爆发了几场反全球化的抗议游行,目标对准世界贸易组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经济论坛和麦当劳。那时候对全球化的看法,正如20世纪60年代意大利左派的观点:全球化是主张金钱统治和技术统治的精英们对全世界穷人的剥削。

然而到了21世纪头十年,全球化的涵义发生了转变,开始带有一种半正面的调子,这种转变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全球化的赢家队伍里,似乎也包含了许多快速成长的新兴市场经济体。甚至一些曾被冠以“不发达”或“第三世界”之名的国家,在这个过程中崭露头角,隐然是未来全球霸主。此外,一些先前的批评者也开始认识到,更紧密的全球联系也提供了一条途径,有利于解决如气候变化、经济危机和贫困等全球性问题。

历史学家也开始把“全球化”概念投射到历史上去。全球化的大叙事已经不仅仅是20世纪最后20年由资本和市场促进融合的这么一个故事了,甚至也超越了19世纪的所谓“第一波全球化”,也就是金本位和跨大西洋电报系统把世界联系起来的那个时代。一种更宏阔更深远的历史视野认为,全球化可以把罗马帝国和中国的宋朝包括在内,甚至一直上溯到人类从共同的发祥地非洲向全球扩散的史前时期。

我们用来概括复杂政治、社会现象和过程的词语总有一种奇特的含混性。某些为了批判而想出来的概念很快就转变成歌颂。

到了2011年,反全球化的论调基本上都销声匿迹了,全球化不再被看作是非反抗不可或非拥抱不可的现象,而是被看作人类历史的一个基本特征——不论是地理上的分散还是议题上的多元,终将互相纠缠勾连,变得难分难解。换句话说,全球化已经失去了引发论战的尖锐性,而且随着这种丧失,“全球化”这个概念也就不再那么令人瞩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