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28, 2014
Exit from comment view mode. Click to hide this space
0

德国不是中国

鹿特丹——

全球贸易和资本流失衡是导致2008年金融危机以及随之而来的衰退的原因之一,这一点已是公论。但是,并非所有的失衡都是一样的,因此,弄清楚各国外部账户对全球经济稳定和繁荣的影响非常重要。

这次危机的传统解释早已众所周知:在工资增长有限的情况下,21世纪初高企的房价刺激了美国的私人消费。再加上不断扩大的预算赤字,原已臃肿不堪的美国经常账户赤字如同吹气球一般迅速膨胀。与此相对应的是,中国和得益于油价上涨的产油国(如阿联酋)积累起巨大的外部盈余。

而欧洲的失衡问题似乎要小得多。至少在表面上,无论从27个欧盟国家还是从16个欧元区国家看,都是如此。美国经常项目赤字占GDP的6%以上,而欧元区各国的赤字或盈余基本上都在1%上下。

但是,从去年开始,人们发现所有这些不过是场幻觉。在平静的表面下,欧元区外围国家依靠负债支撑着房地产繁荣,逐渐累积起巨大的失衡。德国和荷兰的盈余在GDP的7%至9%之间,使整个欧元区的经常项目得以保持平衡。但是,2006年,葡萄牙、西班牙和希腊的经常项目赤字已经达到了GDP的9%或以上。

中国和美国之间的关系就好比是邮购公司和不怎么有钱的客户。中国是美国政府和政府支持企业(如房地美和房利美)最大的债权人。中国官方外汇储备已达25 000亿美元以上,这些钱来自经常项目盈余和资本流入,大部分都投资于美元债券上。

一些评论者认为德国之于欧元区正如中国之于美国。如果我们把注意力全部放在国际收支平衡表的经常项目栏上,这一观点无疑是正确的。2007年,德国外部盈余占GDP的比重达到创纪录的7.5%,其中最大的双边盈余来自美国(295亿欧元),其次是西班牙、法国、英国和意大利。最大双边赤字是对中国(212亿欧元),其次是挪威、爱尔兰、日本。

但德国并没有像中国那样囤积外汇储备。2002年至2008年间,德国的外汇储备是下降的。中国是外国直接投资(FDI)最大的接受国,2008年FDI净流入达940亿美元;而德国是FDI的主要输出国,2008年FDI净流出1 100亿美元。

事实上,净FDI占了德国资本账户的三分之一。在这些投资中,大多数流向了其他欧盟国家,约30%流向美国。据德国央行统计,德国的FDI造就了600万个海外工作机会。这一数字已经剔除了东道国经济活动发展所致的就业增量。

所以,德国的经常项目盈余不像中国那样有危害性,因为绝大多数都用在了生产性投资上,能够促进经济增长和增加就业机会,而且其中包含的技术转移还有助于人力资本的发展。

而中国的盈余则大为不同,严重地倾斜于美国政府债券,主要作用是刺激私人消费——这在21世纪初还赢得一片赞扬声,因为布什政府的减税政策和再融资套现、房屋净值贷款一起使得美国将主权债务转换为消费信贷。当然,来自中国的信用刺激了需求,也带来了经济增长,但其中的好处大部分落入了对美出口激增的中方囊中。

10年后,随着婴儿潮一代逐渐退休,德国人将增加储蓄。考虑到越来越少的劳动力和已然较高的资本-劳动力比率,德国投资者在国内找不到足够多的投资机会,只能把目光转向国外也不足为奇。

当然,不幸之处在于德国银行和退休基金以极为优惠的条件把钱借给了负债累累的西班牙、希腊和葡萄牙等国家,助长了当地资产泡沫,并最终破裂。这些银行和退休基金就像投资不当的债权人,必须为此付出代价。

归根到底,中国和德国之间的差别要远远大于相似之处——不光是在处理盈余的方式上。把所有盈余国家作为一个整体考虑——或者相应地将所有赤字国家作为一个整体考虑——对于寻找世界经济再平衡之道于事无补。

Exit from comment view mode. Click to hide this space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