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破碎的法国之梦

美国剑桥—欧元区危机源自法国对“欧洲工程”的不懈追求。二战结束后,法国两位政治领袖莫内和舒曼建议成立欧罗巴合众国,以实现政治统一,是为“欧洲工程”之始。

莫内和舒曼指出,一个类似于美国的政治联盟能够避免导致三场欧洲大战的冲突,这一观点着实诱人,但却忽略了可怕的美国南北战争。欧洲政治联盟还能够将欧洲打造成能与美国分庭抗礼的一极,从而让外交网络的法国在欧洲和世界事务上扮演重要角色。

1956年,在莫内-舒曼设想的推动下,《罗马条约》诞生了。罗马条约成立了一个小型自由贸易区,并在日后扩展为欧洲经济共同体。欧洲经济共同体的成立形成了积极的经济效果,但与北美自由贸易区一样,它并没有削弱国家身份,也没有造成政治统一的氛围。

而这便是1992年《马斯特里赫特条约》的目的,欧盟便诞生于马约中。1990年,在前法国财政部长德洛尔的领导下,著名报告《一个市场,一种货币》(One market, one money)发布了。该报告呼吁创造一种单一货币,其立论基础似是而非:没有单一货币,单一市场就无法良好运行。其支持者所提出的更现实的理由包括这会激起人们对欧洲身份的认同感、成立单一欧洲央行可以作为各国政府移交权力的先声等。

德国坚决反对欧元,指出必须政治联盟先行。由于没有其他国家会接受政治联盟,因此德国的立场似乎是阻止成立单一货币区的技术借口。德国人不愿放弃马克,此乃其经济实力和物价稳定承诺的象征。直到法国总统密特朗提出以法国支持德国重新统一为条件,德国人才最终同意创造欧元。

此外,在法国的压力下,马约放松了只有国民债务水平低于GDP的60%的国家才能使用欧元的要求,以接纳似乎正在朝这一目标“前进”的国家。该标准的改变让希腊、西班牙和意大利得以使用欧元。

支持欧元的政客忽视了经济学家的警告:让十多个情况各异的国家使用单一货币会造成严重的经济问题。他们认为,与政治统日程相比,经济风险乃小菜一碟。

但欧元的使用使得外围国家利率骤降,导致了债务驱动的房地产繁荣,也鼓励了这些国家政府用借贷来为增长的政府支出融资。令人惊奇的是,全球金融市场完全无视这类主权债务的信用风险,希腊和其他外围国债券的利率与德国债券差别极小。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2010年希腊承认在预算赤字和债务方面存在造假为止。金融市场的反应是大大提高了政府债务比率高企国家的债券利率,银行系统也被过多的按揭债务拖垮了。

三个小国(希腊、爱尔兰和葡萄牙)已被迫接受来自IMF的援助,实施痛苦的收缩性财政削减。希腊则完全看不到希望,可能会出现进一步违约甚至退出欧元区。西班牙也陷入了严重的麻烦,因为其传统上拥有自主权的地方政府预算赤字太大、其银行太过疲软、其主权债务余额每年都必须大量展期。

情况已经很清楚,欧盟最近通过的“财政协定”不会约束预算赤字和削减国民债务。西班牙是第一个坚持自己无法满足自己刚刚同意的条件的国家,其他国家也将很快步其后尘。法国总统奥朗德提出了以增长计划平衡预算限制的办法,这一办法很像当年法国迫使欧盟稳定公约变身为稳定和增长公约。财政协定只是一个表面姿态,也许将成为假装欧盟成员国正在朝政治联盟方向前进的最后努力。

欧洲计划显然没有达到法国政治领袖一开始的预期。莫内和舒曼所梦想的友好和认同并没有实现,出现的是冲突和无序。欧洲的国际作用在减小,当年的G5如今已经变成了G20。而随着德国总理默克尔对欧元区的指手画脚,法国人主导欧洲政策的雄心也受到了打击。

即使大多是欧元区国家保留了单一货币,其原因也是放弃欧元在财政上太过痛苦。欧元的弱点已是昭然若揭,它只能是麻烦之源,而不是通往政治一极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