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奥朗德入驻爱丽舍宫

巴黎--这是法国第九次采用直接普选的方式来进行总统大选。十七年来,社会党候选人奥朗德连续三次落选,此次胜选也是左派17年来首次重新入驻法国爱丽舍宫。毫无疑问,此次选举意义重大,第一就是法国重新归于稳定。

欧洲许多国家都在寻求平衡的过程中遇到大量困难,法国是其中最大的国家。1789年的法国大革命首次使法国深陷长期的动荡之中,一直贯穿于两个帝国,三个君主国以及五个共和国。在不到200年的时间中,法国先后制定了13部宪法。

当前的第五共和国已经历时54年,是法国大革命以来持续时间第二长的政权。有时候,他们也会讨论建立第六共和国,来解决这些有限的但实实在在的困难。然而最近的一次总统选举结果显示(第一轮80%,第二轮81%),毫无疑问当前的制度势力依然很强大,法国人依然钟爱于它。

但是此次选举的重大意义在于,31年来左派第二次再度执权,事实上,密特朗于1981年当选,而左派已于1957年成为在野党。

当时,共产党仍然很强大,并且与前苏联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在一次与社会党人联盟的选举中,对手很担心共产党获胜可能会胜出。社会党人依然没有摆脱他们的思想。密特朗的政治纲要赞美了经济规划,在他看来,自由市场等同于经济压制。

如今,已经不存在国际共产主义或者说不存在法国共产主义。我们记得左派曾经的统治。密特朗统治了十年,利昂内尔.若斯潘担任五年总理,这两条个阶段的统治迫使左派必需与现实相符合。法国的名声在国际上并没有受到破坏,在国内,左派的的做法,尤其是失业方面,比其他的政府都做的要好。

所以,此次左派获胜一点也不震惊。相反,左派再度执权是政府轮流执政中在平凡不过,在正常不过的事了。

事实上,奥朗德大选获胜并不是由于选民倾向于左派,而是因为选民反对尼古拉.萨科齐。诚然,此结果代表着一个既震惊又历史性的失败:在第五共和国时期,戴高乐,密特朗,雅克.希拉克这三位在任总统都连任两届。只有吉斯卡尔·德斯坦 没有连任,原因是戴高乐主义衰退削弱了他的势力。

人们反对萨科奇的原因纷纭复杂,最重要的就是作风的问题。法国仍然存在着一种保皇主意,认为他们的政体中有许多选举君主的特点。萨科奇对此过于熟悉,认为这很简单而且偶尔还很粗俗,他破坏了此神圣职责的尊严。这是不可原谅的,而且这比他总统期间的缺点更起决定性作用,因为和前任的其他几位总统相比,他的缺点也不是很严重。

此外,大量的条款,尤其是税收政策方面的,都是利于上层阶级和富人的。尤其是这样一种观念:金融家们和银行家们过度贪婪是导致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的主要原因,而且至今还威胁着我们,所以法国人在社会和经济方面对他都很恼怒。因此,有必要进行社会和政治修正,而且这在法国尤其的明显。

但是如今国库的资金正在减少,此速度让人感到危机重重。法国发现,它和其他许多的欧洲国家一样,债务已经危及到欧元区的存在。因此,他们又转向了正统的经济学,该经济学坚信所有的债务都必须还清,而忽视了公共事业支出也是经济增长的引擎。但是实际上有多少需要偿还呢?德国作为最主要的正统经济倡导者,争论变得越来越激烈。

但是如今,我们看到紧缩使得希腊,葡萄牙深深地陷入了经济衰退,尤其是在西班牙和意大利更为突出。欧洲中央银行行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承认问题的严重性。但是如果我们不接受德国立场的话,结果会怎样呢?

欧盟这项新的“财政紧凑”政策得到了德国的支持,奥朗德说他想重新协商该政策,他的胜选在此项争论中意义重大。此外,社会党人不但控制着总统的职位和政府,而且在国会中占大部分席位,所有的区域性领导人,50%的国家部门以及大部分主要城市的市政府。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内,他们可能会控制大部分的国会,暗示着权力的集中,这在现代法国史上是前所未有的。

社会党人可以无限制的进行统治,所以应该由他们来进行统治。正是这种不确定性威胁着他们的未来,如果说不是整个欧洲的话,那至少在法国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