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20, 2014
0

财政愚蠢还是财政谎言?

伯克利——眼下,全世界都在争论要不要巩固财政,其中有两种声音非常突出,但它们相互之间简直是鸡同鸭讲。

一边认定政府必须马上采取行动,收紧预算缰绳,削减赤字。他们说只有把公共财政置于牢固基础之上,才能确保金融市场的稳定。如果各国协同一致平衡预算,就能提振信心;如果信心恢复了,消费和投资都会相应复苏。

按照这种观点来看,削减赤字将会达到扩张经济的效果。为了证明这不仅仅是一种理论假设,巩固财政的支持者举出20世纪80年代前期的丹麦、80年代后期的爱尔兰和20世纪90年代的芬兰作为例证。

另一边则认定额外的公共支出仍是必需的,这样才能支撑需求。他们指出私人部门的支出仍然疲软,而居高不下的失业率令消费者忧虑未来,捂紧口袋。

此外,有人反驳巩固财政能起到扩张效果的论点,认为其论据存在瑕疵。他们说,上面用来佐证这一论点的几个历史上的事例,推动经济增长的其实是其他因素。在财政紧缩的情况下,丹麦经济仍能增长,靠的是降低利率(先前高达两位数)。爱尔兰和芬兰则是因为汇率大幅下跌,促进了出口增长。

当今世界经济虽然深受需求不足之苦,但对上述的两个出路一个都指望不上。许多国家的利率已经接近于零;各国也做不到同时令其货币贬值,总会有个先后输赢。

谁说得有理呢?想象一下这个场景:一辆汽车正向一堵墙撞过去,车上的乘客就是消费者和投资者,这个时候,要让乘客安心,司机非得踩刹车不可。

如今,南欧的众多企业就好比车上的乘客,它们明白,它们所在国家的财政状况是不可持续的。它们明白债务违约有可能突然爆发。眼看着车子在往墙上撞,它们都惊恐得屏住了呼吸,这个时候,如果政府真心踩刹车,可以让它们松一口气。有鉴于此,巩固财政有助于鼓励投资支出。

这并不是说希腊、葡萄牙和西班牙会像当年丹麦、爱尔兰和芬兰那样迅速走上经济扩张之路。因为它们没法儿靠降汇率来促出口。但它们可以消除主权违约风险,从而使利率下降。银行间拆借成本降低之后,才能以更低的利率放款给企业。那样一来,投资的表现将优于悲观者的预期。

但是在南欧国家可能有效的办法,在其他地方肯定行不通。其他G20国家,包括美国、德国、中国和日本,它们乘坐的汽车仍然走在一条下坡路上,前方一时也不会遇到什么障碍物。它们可以承受相当大的财政赤字——前方并没有主权违约的石墙挡路。政府债券利率仍处于低水平。如果乘客情绪变得激动,利率就会升高,而现在并没有升高。

因此,在那些国家,没有理由认为巩固财政会对提振信心起到显著效果。未来某个时候,看到前方的石墙,那种可能性才会变大。但现在还看不到石墙,就意味着私人支出尚无法填补削减公共支出所留下的缺口。也就是说,这些国家如果现在削减预算,将导致严重的经济紧缩效果。

不过,毕竟还有一些介乎两者之间的情况,比如英国。英国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坚持认为该国的财政状况不可持续,非常危险,因而主张严厉地削减赤字。其他人则强烈反对,因为他们注意到利率水平持续保持低位,市场预期净借贷成本在2010、2011年到2014、2015年间将会下降二分之三,比前届政府所希望的还要低。

看起来,有些国家的政府,比如英国政府,似乎试图蒙骗私人部门,想让它们相信采取扩张性财政巩固政策的可怕时刻已经到来。它们似乎想要先把私人部门吓怕,这样一来,在财政大斧头真正砍下来的时候,消费者和投资者才会相信大难已经避免,从而增加支出。

如果真是这样,政客们是在玩一个危险的游戏——把消费者和投资者的兴奋点推迟,以鼓励未来的支出,却忘记了这样会抑制眼下的支出,而眼下的支出恰恰是当务之急。

或者,政客们对上述理由全都不在意,只是出于意识形态的理由要削减支出,全然不够其经济后果。但除非是对人心悲观绝望到极点的人,谁也不会相信那是事情的真相。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