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奥朗德给欧洲带来的机会

布鲁塞尔—很少有哪次选举如同此次法国总统竞选那样在整个欧盟引起如此深刻的共振。很少有哪次欧盟成员国领导人变化如此次引起人们对实际政策变迁的猜想。

全新的欧洲样板和公共氛围正在经济危机中形成,这一点颇为引人注目。欧洲人正在认识到他们有多么互相依赖。一个国家的失败可以威胁到整个欧洲经济,可以引起人们对欧洲60年一体化成果的质疑。和平、团结和繁荣不再是不可逆转的成就;只有27个国家同心共力才能保证这些成就。

奥朗德的获胜对欧洲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机会。它可以称为一根筋紧缩政策的终结,正是这一政策阻碍了我们的经济、让欧盟陷于分裂。法国新总统承诺采取欧洲增长措施给公民带来了希望,应该也不会让任何人感到紧张——至少金融市场肯定不会。

奥朗德的增长计划拥有雄厚的支持基础,特别是在再三呼吁如此行动的欧洲议会中。我很高兴地看到,这一信号正在得到越来越多的政治主流的响应,包括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类似地,欧洲委员会正在制定“增长公约”,将于6月提交欧盟领导人讨论。事实上,欧洲需要一个整体计划以免蹈衰退深化、失业增加和银行系统进一步疲软之辙。

新的增长整体计划将不再是开动印钞机。财政纪律依然重要,深度结构性改革亦然。新增长公约可以通过新的收入源得到合适的融资,比如金融交易税和基础设施投资合作项目债权,或者减少偷税漏税和税收欺诈并取消避税港,还可以考虑更高效、更巧妙地使用结构性资金。

那么,需要怎么做?首先,定向投资应该作为优先事项。欧洲投资银行是很好的平台,可以(辅之以新的项目债券)刺激重大基础设施项目的支出(比如能源部门)。可以大幅增强欧洲央行的资金源,以提振其贷款项目。从长期看,我们应该重新考虑联合欧元债券的方案。

将欧盟结构性资金导向创新领域是很重要的,因为与我们的全球伙伴比起来,我们在研发方面的支出之少足以引起警惕。共同农业政策(Common Agricultural Policy)的基本改革不应该是禁区。事实上,基本农业政策既不能保证可持续农业,也不能给全体农民带来体面的收入。毫无疑问,在这一领域需要进行艰难的谈判过程,奥朗德便是一块难啃的骨头

其次,必须优先考虑年轻人。在这个问题上,我们的责任是双重的:让增长重回轨道,同时对冲击我们的年轻人的人道危机做出迅速反应。目前欧元区失业率为10.9%,为采用欧元以来的最高值,而各国年轻人更是首当危机之冲,承受着不成比例的压力。比如,西班牙的青年失业率已经超过了50%。

我们不能牺牲一代人,或者说,我们不能冒制造可能摧毁欧洲社会结构和稳定的失落的一代的风险。我们需要立刻启动应急预案:投资职业培训,改善教育机会,以及(最重要的)创造雇主雇用年轻人的激励。

欧洲央行一直在以优惠利率向银行提供长期贷款。这笔钱应该贷给中小企业,它们才是欧洲经济的生命线。欧盟还应该用共同行动代替零敲碎打的双边税收优惠和避税港协议,这些协议不利于公平社会的目标。

第三,在欧盟2014—2020长期支出计划谈判中,成员国不应该不问青红皂白地削减欧盟预算。如果我们认真考虑整体增长计划,就需要拿出必要的手段。欧盟预算是一个投资平台,可以提振经济增长、创造就业岗位。欧盟预算为至关重要的泛欧盟运输和能源供应线提供融资,也有助于促进创新、刺激研发。欧盟预算为投资提供杠杆,有助于形成规模经济,而且不能有赤字。

近几年来,欧盟一直缺少团结、想象力、勇气、统一和远见,以至于不少人(如果不是很多人的话)将欧洲视为分裂的典型。我们不能再坐视这一幕发展下去了。奥朗德的当选对我们来说是一次良机,可以抓住它来应对欧盟所面临的挑战。要不然的话,我们就将放任贫困、恐惧和愤怒的滋生,培养出排外主义和种族主义,从而让欧盟最伟大的成就陷入危机。

但我们不妨乐观一点。现在行动为时未晚。欧洲仍可以从当前的经济乱象中站起来变得更强。欧盟终于开始改变方向,而欧中领导人可以在欧洲议会找到强有力的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