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24, 2014
0

欧洲误入歧途的“增长悲观主义者”

欧洲对于经济深度悲观主义就是今天经济形势越好,那么人们就会认为它明天就会变得越糟糕。今年欧洲的经济增长良好。但是欧洲悲观的经济学家们不是认为2006年所建立起来的这种势头将会延续下去而2007年经济形势会更好,反而预言经济将会出现明显的下滑。对于他们来说,欧洲根本不可能有连续两个好的年景。

当然,每一年要取得增长都会面临很多的挑战,2007年也不例外。而尤其让增长悲观主义者产生这种论调,或者让他们感到恐惧的是(1)欧洲更高的利率,(2)增长放缓的美国经济,以及(3)德国的增值税从明年开始将从16%调高到19%。

但是他们根本不应该对这些因素所吓倒。

对于欧洲央行2006年度加息的担忧出自对于实际利率和名义利率的混淆。到今年年底,欧洲的利率将会提高150个基点(从一月份的2%提高到3.5%)。但是欧洲的通货膨胀率也以大约同样的比率在增长着。这就是说实际的利率,也就是依照货物和服务来衡量的利率并没有变化。而影响经济增长的是实际的利率而不是货币的利率。

欧洲必须自问:尽管2006年经济良好并没有导致实际利率产生变化,那么利率又怎么会导致2007年的衰退呢?还有,因为欧洲的收益很高,那么为了保证物价稳定而有可能会在将来提高的实际利率只会带来更大的收益而不会引起经济的震荡。真实的情况是欧洲的利率,无论是名义上的还是实际上的都是太 了,而不是太高了。

至于美国,油价暴跌,在大约一个月的时间里跌去了惊人的25%,在消费者本来被预计会因为房地产市场的回落而使他们的信心和支出都全面下降的时候却反而增加了他们的信心和支出。此外,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认为房地产市场的回落已经基本上结束了。

悲观的欧洲人已经严重落后于形势了。他们坚持认为美国经济在2007年增速会放缓,但是其实这种增速放缓已经发生了而它对美国经济和欧洲经济都影响甚微。

当然,欧洲的油价同样也下跌了,而这会帮助减轻因为德国总理默克尔所推动的颇受争议的增加增值税所带来的刺痛。德国总理是很幸运的。油价下跌和德国的高收益会推动税收的增长,从而使得这一政策的调整最终只是成为德国经济一个小小的障碍,至少如果低廉的油价能持续到明年的话。

事实上,德国政府慢慢地也认识到它对经济的悲观是不正确的,这表现在他们对2006年经济增长的预期不断的“往上调整”。最近,政府把它对今年和明年的经济增长预期分别从1.6%调到了2.3%,以及从1%调到了1.4%。我想随着政府面对经济强劲的上升势头,他们还会对经济增长预期继续往上调整。

欧洲良好的增长势头所带来的一个重要的副产品就是使得对于结构改革的要求变得越来越急迫起来。欧洲劳工市场、竞争规则以及其他方面因为没有进行结构改革而使得欧洲潜在的经济增长,即它的增长顶点将会比应有的水平要低。如果经济增长的顶点不高的话,那么强劲的经济表现会在增长过程中的一个相对较早的时期就带来通货膨胀的压力。这将会使欧洲很难享受到一段很长的没有通货膨胀的高增长时期。

过早的通货膨胀压力正是欧洲央行的前任主席伊森贝赫和现任主席特里谢在他们的记者招待会和演讲中不断敦促进行结构改革的主要原因。无论如何,需要与由于欧洲没有进行结构改革而导致的通货膨胀作斗争的是欧洲央行。

增长悲观主义者如果对于欧洲进行结构改革以提高经济增长的最终幅度的前景表示担忧,则是不无道理德。欧洲的政治家们总是拒绝带头来进行这件十分重要的事情。

然而,他们对于欧洲将达到它被限制了的增长潜力的预期是错误的。欧洲实际的经济增长是非常出色的,这归功于低廉的油价、很低的实际利率、坚实的收益和强劲的增长势头,并且在增长顶点到来以及通货膨胀压力显现之前还会一直很好地保持下去。

就把我称作一个“增加乐观主义者”吧,但是欧洲看上去真的很可能在2007年迎来又一个良好增长的年份。

  • Contact us to secure rights

     

  •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