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23, 2014
0

欧洲的最后机会

布鲁塞尔——

最近的中欧峰会只发出一个清晰的信号,那就是欧盟的声望已大不如前。曾几何时,欧盟是全世界最令人赞叹的政治实验,受到各方敬仰,在气候变化和消除第三世界贫困等国际政策方面起着领导作用,有着巨大的全球影响力。如今,站在世界新兴力量面前,欧盟的形象已远不及以前高大。现在的欧盟只不过是个增长率低下的地区,成员国政府不再精诚合作,各自实行着以邻为壑的短视政策,致使欧元受着深深的伤害。

当然,欧盟还不至于迅速堕落为世界政治舞台的落后者。但欧洲人确有必要放长目光认真反省,好好思考一下,如果当前趋势持续下去的话, 40年后的欧洲将是怎样一副面貌。

当务之急是厘清什么是欧洲利益——以及什么是欧洲责任。欧洲将面临一个形势严峻的世纪,必须目标明确、有所准备。欧洲还需要设置指导自身行动以及领导行为(但愿欧洲仍能维持领导地位)的道德标准。

欧洲曾经使用过“告别战争”、“一个市场、一种货币”等口号。如今,我们需要新的口号来取代它们,首先必须弄清什么是欧洲的利益。我们生活在一个日新月异的世界,因此仅仅致力于捍卫所有和所求是远远不够的。

从最广泛的角度讲,欧盟的战略利益——毫无疑问是各成员国的共同利益——并非只局限于欧盟内部。安全显然是重中之重。所谓“安全”是指消除经济紧张局面的能力,而非军事意义上的“安全”。阿拉伯世界和非洲是欧洲所面临的突出问题。在阿拉伯,城市的退化使伊斯兰武装力量如鱼得水。在非洲,人口正在迅速增长,到本世纪中叶有望从现在的8亿增长到20亿。

同样重要的是欧洲在重建世界秩序过程中的利益。目前的重点是气候变化问题和银行及金融业监管问题,但很快,资源问题——从碳氢化合物到农业原料——也将需要达成国际共识。当今,经济竞争的焦点仍是市场,而不是领土、知识产权以及贸易与投资。市场竞争亦需要在统一的国际安排下进行。

欧洲在世界市场的很多方面还占据着主导地位,这意味着在一段时间以内,欧洲仍有实力按自己的意愿左右全球事务。但从欧盟各国的政策记录看,欧洲仅仅是消极地对外部世界的发展做着反应。欧洲首先要在内部达成共识,然后才能一致对外。

这样还不够。欧洲政策制定者还需要进一步确定他们到底需要什么,然后再考虑面向全球。在这方面,主要障碍是各自为政:欧洲仍处于分裂局面中,在国际组织——如联合国安理会、IMF、世界银行等——上缺乏强有力的代表。

短期挑战显然是欧洲内部迥然不同的经济体。欧元区危机并非已经远去的危机,而是心腹之患的症候。作为对希腊债务危机的反应以及对西班牙、葡萄牙和爱尔兰出现相似危机的未雨绸缪,欧洲打造了一张5 000亿欧元的安全网,但这一举措只能延缓恶症爆发——可能推迟个三五年,而并没有解决欧元区国家间根本性的经济失衡问题。

只有财政联盟才能真正起效,而税收问题一直是欧盟各成员国不容他人置喙的禁脔。于是,欧元区就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地步:一方面,不可能抛弃单一货币回到各行其是的局面,另一方面,又不可能更进一步形成类似美国的分布不均的庞大经济体,通过统一税收来平衡分配。

长期挑战则是人口问题。欧盟有可能在未来几年内重建竞争力、增强创新力、振兴制造业、改善教育状况并缓和劳动力短缺。但欧盟无法扭转欧洲老龄化的趋势。岁月无情,到本世纪中期,欧盟公民平均年龄将从现在的38岁上升到50岁。这意味着挣工资的人越来越少,而需要他们养活的“闲置”人口越来越多。考虑到欧洲还将面临低工资但教育不断改善的国家的竞争,前景实在不容乐观。

只要欧盟各成员国齐心协力,欧洲的优势仍然十分可观。欧洲是世界最大的贸易体,占全世界商业的40%强。尽管遭受了危机,欧元作为储备货币的重要性仍在与日俱增。这些都意味着欧盟可以在重建全球新秩序的竞争中与美国平起平坐。

欧美之间的区别在于美国雷厉风行,而欧盟缩手缩脚。当然,由于美国在伊拉克和阿富汗举措失当,欧盟已在道德制高点的争夺中走在了美国前面。欧洲应该好好利用自己在气候变化和发展援助方面的领导地位,在此基础上争夺道德领导权。

但欧洲各国似乎无意利用这个天赐良机。现在正是时候,欧洲政治领导人应该昭告天下,欧盟应该扮演什么角色、为什么要半夜这样的角色。

  • Contact us to secure rights

     

  •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