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28, 2014
0

2012年欧洲面临的挑战

马德里——60多年来,欧洲一体化进程稳步发展。从欧洲煤钢共同体到如今的欧盟,迈出的每一步都是基于共同的利益、共同的价值观(民主、人权和社会公平)和目标(经济增长、繁荣和巩固欧洲的国际声誉)。明年,所取得的成果——我们欧洲人努力推进的共同规则和机构——将受到前所未有的考验。

2011年,2008年爆发的全球金融和经济危机催生了欧元区主权债务危机,该危机从欧元区的边缘国家蔓延到核心国家,欧洲的根基已经开始动摇。在发生深刻的地缘政治转型时期,更加强大的欧洲必不可少,欧盟的恢复力——确切的说是其生死存亡——却受到了质疑。

全球力量正向亚洲和太平洋转移。出现了新生——以及具有新影响力——的非国家成员,在一些情况下(比如,恐怖组织)危及到了各国保证国家安全的能力。核扩散的威胁越来越大,从国际原子能机构有关伊朗发布的最新报告中可见一斑。全球其他重要问题的进展令人失望——尤其在能源安全和气候变化领域。贫困和饥荒问题——如今在索马里最为紧迫——仍然困扰着文明的理念。

这与冷战结束后,和平、可预测和安全的“后历史”世界(当时非常流行)将来临的预测形成鲜明的对比。一年前,阿拉伯起义还是无法想象的,如今该起义对盛行了半个多世纪的地区秩序构成了挑战。日本的海啸使人们对世界各地核能的未来产生了疑问。此外,或许最显著的是,2011年,美国(自1945年以来一直是世界经济和安全的领导者)在全球相对衰落日益明确无误,表现有政治极端化和瘫痪以及信用评级遭降。

因此欧盟面临巨大的战略挑战。应对这些挑战,首先欧盟必须重建国际信誉。自从2009年实施《里斯本条约》以来,金融制度的改革和监管取得了巨大的进展,不过还应该进一步努力。但是许多决策出台太迟或者力度不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因为目前的手段不足以解决这一严重的危机。

主权债务危机已经证明,欧元需要应对不对称性冲击的机制,这意味着创建一个共同的财政部。如今欧元区经济体遭到了投机性的攻击,应对这类攻击的首要措施是给予欧洲央行更大的权力,让它承担更大的风险。批准更加严格和严密的《稳定公约》对于实现进一步一体化也必不可少。

在这方面,12月份召开的欧盟峰会在欧元区成员国深化政治联盟和加强治理方面向前迈出了重要一步。尽管如此,恢复金融稳定仍需更多的努力,比如扩充欧洲金融稳定基金的总量。

此外,如果我们希望欧盟经历危机后更加强大,欧盟还必须在财政紧缩和促增长的政策之间实现更好的平衡,因为没有经济增长和较高的就业率,欧元区的问题就无法解决。更加重要的是,欧元区经济体必须将其经济增长策略与长期的竞争力联系在一起,而竞争力最终由产品和服务的附加值决定。

中国和印度深知这一点:在不到15年的时间内,它们将占到全球研发投入的20%,比当前的比重多一倍多。与此同时,欧盟将面临严重的人口制约:到2025年,欧洲将只占到世界人口的6.5%,相比之下,亚洲将占到61%,欧洲的平均年龄将达到45岁,而印度为28岁,中国为37岁,美国为38岁。没有足够的移民、一体化、医疗保健和教育等战略,欧洲的经济增长和竞争力将下降,社会紧张关系将进一步恶化并增多。

欧洲还必须促进改革国际关系的传统制度。现存的多边机构是为以西方为中心的世界设计的,而以西方为中心的世界正在消失。同时,力量分布、相互依赖的程度以及世界所面临的巨大挑战都需要有效、负责任以及合法的全球治理。在迫切问题(比如叙利亚的国内压迫)和长期问题(比如气候变化)上无法达成共识凸显出全球治理和责任越来越复杂。

调整当前的机构以适应全球新强国是一项重要的挑战,在2012年,必须加以应对,不可再拖延。2014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将进行配额大修订就是一例。在这方面,欧洲占据着最有利的位置,倡导有效的多边主义,通过采用一致立场促进达成协议和调整,从而纠正如今过多的代表性。

说清楚能够让我们更加成功地增加自身利益,有下列途径:不仅要与美国等传统盟友发展伙伴关系,还要与中国和巴西等新领导者、土耳其和俄罗斯等具有战略意义的国家以及日益重要的地区集团(这些集团正在欧洲周边形成)发展伙伴关系。在中东——与东欧不同,该地区没有着陆地带——我们的支持对构建新地区框架必不可少。

没有人认为应对这些挑战是轻而易举的事。所有道路都不是平坦的,正如每次危机都能给我们一次教训一样。

2012年的教训应该是:推进政治一体化,加强金融监管,构建合法透明的机构框架以及达成共识必不可少。如果我们立意高远,以清晰的战略远见分析形势,所有难题便能迎刃而解。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