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26, 2014
0

欧洲稳定的定针

法兰克福 – 对于诞生不到十年的欧元来说,无论从何种角度来看,它都是一个年轻的币种。但是,它已经成了15个欧洲国家的近三亿二千万人们日常生活中实实在在的一部分。对于欧元在今年全球金融危机中的表现,即使是其最强烈的批评者也不能否认欧元获得了令人吃惊的成功。

刚刚过去的这个夏天,数以百万计的旅行者避免了的兑换本国货币的高昂的收费。但是,由于少了外汇兑换的风险而给贸易和投资带来的好处,在经济上的意义远比这更为重要。统一的货币促成了欧元成员国的单一市场。

自从1999年以来,欧洲货币联盟(EMU)的成员国经历了一系列的外部打击:油价从每桶10美元左右上升到150美元;互联网泡沫破裂后股票市场的崩盘;2001年911事件后不断扩大的恐怖主义威胁以及两场战争。从去年夏天以来,美国次贷危机的市场的问题引起了金融市场的震荡,至今仍不见底部。

以过去各国本币的经验,上述任何一项冲击都会让欧洲人预期外汇市场将引发严重的危机。如果欧元区的国家仍然各自使用本国货币的话,是不难想象在近来的金融市场危机中会发生什么样的情况的:对一些币种的巨大的投机,央行重大的干预,以及平衡机制最后垮台。

1992和1993年见证了欧洲汇率机制的巨大危机。自从那个时期以来,虎视眈眈准备利用外汇市场机会的资本量成倍地增加,如果今天出现当时类似的危机,这些资金会让情况更加危急。1990年代初的危机确实把欧盟共同市场的现状推到了危险的境地。很难相信,以目前的巨大的流动资本量,这一单边市场还能度过一系列的巨大并突发的汇率变化。

1991-1992年出现的那样的汇率变化,对在不同国家间进行贸易的货物的相对价格,产生了重要影响。在那些货币升值强劲的国家中,公司(也包括工会,也为了同样的原因)遭遇了突现的严重的竞争力的丧失。这样的公司当然要开始叫嚷针要针对所谓的“不公平”环境采取保护措施。

诚然,欧元没有避免欧洲金融机构作出高风险的投资决定,或避免这些决定给金融市场带来的后果。但是,欧元本来就没有想要那么做。相反,欧元取得了它原先想要取得的成果:危机被抑制了,因为欧元不能在欧元区内对外汇汇率造成破坏。

在去年金融市场的动荡开始后,欧洲中央银行立刻提供了充裕的资金来平息事态,至今仍在这样做。同时,欧洲中央银行从未忘记其主要的目标 – 维持物价稳定。

事实上,欧洲中央银行已经从一开始就按照其对物价稳定的定义水准,成功地稳定了对通货膨胀的预期。这个成就与所有的曾经批评过欧洲货币联盟的声音,形成了鲜明的对照。这种声音曾警告欧洲货币联盟所做的实验,甚至预期其早期就夭折。

在1998年6月欧洲央行成立的最初几周内,我收到了诺贝尔奖获得者Milton Friedman的信,他祝贺我被任命为行政理事会成员,这一他称之为“不可能完成的工作”。他坚信欧洲的货币联盟注定要失败。可是今天,很难再找到不承认欧元是个巨大成功的人。欧洲央行一直走得很稳,以至于人们认为它的成功理所当然地来之毫不费力。

但这确实并非运气所致。欧元的成功的基石是辛勤的努力和对共同货币独特历史使命的孜孜以求,而且,很重要的一点,是选择了恰当的货币政策策略。

但是这个成功不能成为我们自满的理由。巨大的挑战还在前头。在愈加疲弱的经济增长的大背景下,稳定和发展协议将面临新的严峻考验。同样重要的是,旨在保证更大的市场弹性的改革仍然滞后于对于充分利用单一货币政策的优势的需求。

  • Contact us to secure rights

     

  •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