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1, 2014
Exit from comment view mode. Click to hide this space
1

埃及的逍遥杀人犯

开罗—“巴沙尔应该放下权力,到埃及来安全地退休。埃及最高检察官对杀人犯可好了,”一位朋友在和我一起观看前埃及总统穆巴拉克在警察学院刑事法庭受审时这样向我评价叙利亚总统。尽管穆巴拉克及其内政(安全)部长阿德利(Habib al-Adly)在定罪后被判终身监禁,但以内政部副部长之名操作埃及镇压机器的诸位将军被判无罪。

拉赫曼(Hasan Abd al-Rahman),如斯塔西一般臭名昭著的国家安全调查局(SSI)局长、拉姆齐(Ahmad Ramzi),中央安全部队(CSF)司令、法伊德(Adly Fayyid),公共安全首脑、谢尔(Ismail al-Shaer),开罗安全理事会(CSD)会长、尤塞夫(Osama Youssef),吉萨(Gisa)安全理事会会长、还有法拉马维(Omar Faramawy)10·6安全理事会会长,这些人都逃脱了罪名。穆巴拉克和阿德利的律师会就终身监禁提起上诉,许多埃及人认为他们会得到减刑。

对穆巴拉克的裁决传递了一个明确的信号,将对埃及政治过渡形成重大影响。当判决宣布时,受害者家庭及其律师们情不自禁地流下了眼泪:“人民恨不得清洗司法部。”

事实上,许多埃及人——包括资深法官——认为司法部并不是一个独立机构。“这是一个重大专业错误。那些将军应该和穆巴拉克一样被判终身监禁。”前当选法官俱乐部(Judges Club)主席阿齐兹(Zakaria Abd al-Aziz)说,“杀戮维持了好几天,他们没有派任何人去阻止杀戮。内政部(MOI)并不是唯一应该清洗的部门。司法部也应该清洗一番。”

毫无疑问,这样的裁决在增强了安全事务免于刑罚的文化。在穆巴拉克30年的统治时期里,SSI及其下属部门犯有诸多侵犯人权的罪行,包括酷刑和法外处决。当3月11日示威者横扫SSI总部和其他行政部门时,刑讯室和刑具随处可见。

非法监禁、绑架、失踪、虐待、强奸和非人道关押自从20世纪80年代以来便不绝于人权组织和少数埃及法庭记录中。在由警察暴行引发的革命后赦免SSI和CSF(拥有30万成员的穆巴拉克“爪牙”机构)首脑直接再次点燃了解放广场示威之火。“要么为烈士争取权利,要么和烈士一样死去,”解放广场和其他埃及广场上成千上万的示威者喊道。为纪念推翻穆巴拉克统治的2011年1—2月的18天而进行的静坐示威活动已经开始。

这些裁决的第三大后果是MOI内部的反改革集团获得了权力。从我对埃及安全部门改革一年来的研究看,该集团已然成为最有权势的群体。

革命之后,MOI的内部斗争就公开花了。“我们得保存颜面,”内政部副部长、被阿德利解职的巴迪尼(Abd al-Latif Badiny)将军说。“许多军官和指挥官拒绝严刑拷问犯人、反对腐败,但我们需要具有革命精神的总统赋予我们全力清洗内政部。”

巴迪尼在革命之后重新获得了任命,但在2011年11月造成40名示威者死亡的游行者和警方的冲突后再次受到斥责。“他鼓吹应该和示威者展开对话,而阿德利的人认为应该严厉镇压。最后,阿德利派获胜了。”支持改革的尽管大联盟(GCPO)发言人拉加比(Ahmad Ragab)少校说。GCPO寻求成立正是的警察联合会,以非政治的职业方向改革安全系统。

这些裁决会对其他两大进程产生重要影响:革命军的动员能力以及基于这种动员能力的对执政的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SCAF)的施压能力。解放广场和其他官场上反对此次裁决的示威者的目标则包括:清洗司法部;禁止穆巴拉克手下高级官员十年内担任政治要职;对阿德利手下的将军进行重新审判;以及换掉由穆巴拉克任命的最高检察官。

也有人呼吁在6月16—17日总统大选决胜轮之前保持更大的团结,但尚未形成气候。这类吁求包括要求立即将权力移交给革命派总统候选人联盟(尽管其中的机制非常模糊)以及组成联合总统阵线参选,由穆斯林兄弟会(MB)的摩西(Mohamed Morsi)担任总统,左倾的纳赛尔主义者萨巴希(Hamadin Sabahi)和自由派温和伊斯兰主义者福特乌(Abdel Moneim Aboul Fotouh)担任副总统。MP已经号召三人进入议会商谈结盟问题。

这些裁决或许有助于增加摩西的支持率,在首轮选举中,摩西和其他两位候选人分散了伊斯兰主义者的选票。此外,非伊斯兰革命派选票的大部也将投向摩西,因为除了他之外再无其他革命派候选人。解放广场的共声是“我们与摩西有分歧,但与沙非齐(Ahmed Shafiq)有血仇。”沙非齐是穆巴拉克时代最后一任总理,也是摩西在决胜轮的竞选对手。革命派非伊斯兰非MB候选人在第一轮总统选举中赢得了970万张选票。其中的绝大部分选民现在很有可能会支持摩西,而不是坐山观虎斗(裁决出台前的主流想法)。

如果MB想让福特乌和萨巴希的支持者在选举中抛弃沙非齐,就需要更加包容。但是,眼下,解放广场和其他广场再次形成了支持变革的团结力量(不管是不是伊斯兰主义的)。埃及革命派的主要挑战是保持团结之势,组成一个领导联盟,将赞歌转化为实在的要求,并在实施过程中持续施加压力。埃及的革命还在继续。

Exit from comment view mode. Click to hide this space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1)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1. CommentedFrank O'Callaghan

    Only when the guilty are held accountable is the world safe for truth. When justice and power clash we must take the side of justice.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