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28, 2014
Exit from comment view mode. Click to hide this space
0

埃及屏息而待

开罗—“你是权威,凌驾一切的权威。你是保护人,谁不向你寻求保护谁就是蠢货……而军队和警察他们听我的,”埃及当选总统默罕默德·穆尔西(Mohamed Morsi)对解放广场上的数十万群众如是说。这位在“愤怒星期五”(Friday of Rage,2011年1月28日)后被捕的人在“权力交接星期五”(Friday of Power Transfer,2012年6月29日)的解放广场宣誓就职总统。但他几乎败北。

10天前,6月19日,我和一批埃及前议员一起在解放广场。其中一位议员接到了一个电话,说某穆斯林兄弟会(Muslim Brotherhood)某高级领导人将宣布他的集团遭到了敲诈勒索:接受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SCAF)给出的宪法附则(无异于架空总统),

否则总统大选结果的决定将不利于穆斯林兄弟会。一个小时后,这位大人物是谁仍不得而知。“谈判几近崩溃,但最后又柳暗花明了。”这位前议员说。“屏息而待吧。”

穆斯林兄弟会的穆尔西在埃及首次自由总统选举中获胜,可谓埃及在民主化道路上迈出的坚实一步。他的对手、前总统穆巴拉克的末代总理莎菲克(Ahmed Shafiq)在干净透明的选举中根本毫无胜机,尽管他背后有巨型国家宣传机器和诸多大佬的支持。“他们可以哄骗、说服或收买多少人?我们可没有那么健忘。”我问一位出租车司机会不会投票支持莎菲克,他这样回答我。

事实上,自2011年1月以来,埃及革命已经三度击溃了穆巴拉克及其残余势力:首先是穆巴拉克的下台,然后是今年早些时候的议会选举,再有就是如今穆尔西的胜利。但形成军政体制的可能性仍然不小。执政的SCAF在总统大选投票前夕的一系列决定清晰地表明,军方无意交出权力。

这些决定中,最极端的是解散议会。议会由3000万埃及人民投票选出,并由与SCAF结盟的最高法院治理。接着,SCAF夺过了立法权以及召开立宪大会并否决宪法条款方案的权力。SCAF还成立了军方主导的全国国防委员会(NDC,包括11名军官和6名文官,其中内政部长也算作文官)。

与此同时,镇压抗议活动的措施继续实施着。穆巴拉克时期残余势力之一的司法部长授权军事情报机关和宪兵队逮捕公民,罪名既有制造交通混乱这样的鸡毛小罪,也有“侮辱”国家领导人这样的大罪。

如今,穆尔西要啃硬骨头了。他面临着激烈的权力斗争,一方是穆巴拉克时期的受益者——将军、商界大佬、国家民主党(National Democratic Party)领导人、高级法官、媒体以及高级公务员;另一方是以穆斯林兄弟会为最大有组织实体的变革支持者。

SCAF显然不愿意放弃其庞大的经济帝国(以及免税福利、土地所有权和充公权、优惠关税和汇率和其他特权)。SCAF也不愿意交出否决权,包括在国家安全、敏感外交政策(特别是关于以色列和伊朗的)以及宣战方面的否决权,因此也不会解散NDC。

如果没有妥协——以及保证形成妥协的力量——极端化可能导致坏结果,1982年的西班牙和1980年的土耳其就是前车之鉴,1992年的阿尔及利亚更是教训惨烈——军政府拒绝承认伊斯兰主义者赢得大选,结果触发了旷日持久的激烈内战。

尽管埃及将军们绝没有1991年12月的阿尔及利亚将军那样危险,但也有足够的实力翻脸。我们并不能完全排除发生致命冲突的情形,一切都取决于SCAF与穆尔西的谈判结果、解放广场和其他地方示威游行的规模、以及国际社会的压力。

不过,最有可能的是发生1980年土耳其曾发生过的情景:一个非民主的、军事主导的结果,但不会发生严重流血。在该情景中,现任立宪大会会被解散,SCAF将组建一个新的傀儡立宪大会。SCAF将严重干涉宪法起草过程,以保证自己的特权。换句话说,SCAF,而不是当选总统,将成为埃及政坛的主角,这一结果可能导致变革支持者的继续抵制。

最好的结果是类似1992年的西班牙,这也是最乐观的结果。1992年10月,西班牙社会工人党(PSOE)赢得议会选举并组建新政府,右翼军政派接受了新的民主游戏规则,扼杀了企图阻挡左翼上台的政变。PSOE也将政策路线调节为更为温和,宣布放弃马克思主义道路,并领导了名为“变化”(El Cambio)的全面改革计划。

在埃及,类似的结果将巩固民主转型的前景。但SCAF领导人并未显示出任何效仿西班牙将军的意思。

就其本身而言,穆斯林兄弟会领导层通常会采取风险规避的渐近式危机管理方法。但是,在面临革命性状况时,这一方法可能难以见效。更进一步迈向民主化要求穆尔西维持与将其送上总统宝座的伊斯兰主义和非伊斯兰主义的广泛联盟,同时也不能丢掉在解放广场和其他地方的动员力。

土耳其、西班牙和其他地方的军政-文治成功转型部分要归因于美国和欧洲的持续支持。但是,穆尔西更需要的或许是在经济和国内安全领域方面实打实的成就,一次巩固他在埃及的合法性。否则的话,埃及将军们绝不会轻易回到军营去的。

Exit from comment view mode. Click to hide this space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