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打倒债务重压

伦敦—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已近四年,许多人感到奇怪,为何经济复苏需要如此之长的时间。事实上,甚至连专家都对此不得其解。按IMF的预计,世界经济应该在2011年增长4.4%,在2012年增长4.5%。而事实上,世界银行的最新数据表明,2011年的增长率只有2.7%,今年则将减缓至2.5%——就是这个数字也可能被向下修正。

预测和实际结果不符,可能的原因有二。要么是金融危机所造成的损害比人们意识到的更严重,要么经济药方的疗效比政客所认为的更低。

事实上,人们很快就抓住了银行危机的重心。2008—2009年期间,在美国和中国的领导、英国的协作以及德国不太情愿的支持下,巨量刺激得以实施。利率大幅下降,资不抵债的银行得到了援助,印钞机开足马力,税收被削减,公共支出则大增。一些国家还贬值了本国货币。

结果,形势得到了控制,并出现了比预期更猛的反弹。但刺激措施将银行危机转换为了财政和主权债务危机。2010年以降,为了应对人们对主权违约的担心,各国政府开始增税减支。从那时开始,复苏之势被逆转了。

正如莱因哈特(Carmen Reinhart)和罗格夫(Kenneth Rogoff)在他们的《这次不同了》(This Time is Different)中所言,对付深度银行危机,没有包管用的灵药。危机起源于“债务的过度积累”,债务过度积累导致经济“易受信心危机打击”。政府不得不出售援助商业银行;接着,又不得不等着商业银行来救。最后,政府和商业银行都不得不靠中央银行施以援手。

在莱因哈特和罗格夫看来,所有这些都包括在“漫长而严重的经济活动收缩”中。他们指出,二战以来,如若危机爆发,则在信心危机结束、经济恢复增长后还将平均持续4.4年——这是必须的“去杠杆化”所需要的时间。

但是,这并不是故事的全部。大萧条之后的复苏持续了10年,比二战后的平均复苏长度长一倍有余。莱因哈特和罗格夫给出了一些大萧条后复苏增长缓慢的原因:一是政策反应速度太慢,而是金本位(金本位意味着各国无法通过出口走出萧条)。换句话说,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机制在崩溃的深度和经济复苏所经历的时间长度上均具有决定性的影响。

同样显著的是,20世纪五六十年代期间,凯恩斯主义主宰着经济治理,同时布雷顿森林体系管理着汇率,在此期间基本没有发生危机,而在20世纪70年代,金融崩溃卷土重来。莱因哈特和罗格夫所考察的战后危机均发生在1977—2001年间。这些危机之所以发生,是因为银行监管和资本管制被取消;而它们的持续时间之所以短于20世纪30年代,是因为政策反应不再那么呆板。

印尼总统苏西洛在本月早些时候强调也强调了这一点,他不无得意地对英国首相卡梅伦说,印尼在1998年危机后的成功复苏是受了凯恩斯的启发。“我们必须保证人们能够买东西;我们必须保证工业能够生产东西……”

如今,不少国家,特别是欧元区国家,似乎已无多少政策选择。在财政紧缩成为时尚的当下,它们实际上放弃了“人们能够买东西”和“工业能够生产东西”的策略。各中央银行已经接过了维持经济增长的重任,但它们印出来的钞票大部分被截留在了银行体系中,无法刺激停滞的消费和萎靡的投资。

此外,欧元区本身是一个迷你金本位区,重债成员国无法贬值货币,因为没有货币可贬。因此,在中国增长也开始放缓的情况下,世界经济似乎注定要走一段时间触底之路,一些国家的失业率正在攀向或超过了20%。

财政、货币和汇率方面皆已无计可施,还有什么办法走出漫长的衰退?耶鲁大学的吉安纳科普洛斯(John Geanakoplos)提出了大规模债务减记的办法。政府不应该坐等破产来摆脱债务,而应该“强行免除债务”。它们可以从贷款人手中购买不良贷款,并免除部分可偿还本金,同时降低贷款人的抵押品要求和借款人的债务积压。在美国,定期资产抵押政权贷款便利(Term Asset-Backed Securities Loan Facility,TALF)和公私投资计划(Public-Private Investment Program,PPIP)便是事实上的以次级按揭贷款持有者为目标的债务免除机制,但规模实在太小。

但债务豁免的原则显然同样适用于公债,特别是欧元区公债。担心公债过剩的是持有公债的银行。对它们来说,垃圾公债并不比垃圾私债更安全。贷款人和借款人都能从全面的债务豁免中获益。生活因政府急不可耐地实行去杠杆化而大受困扰的公民的境况也可以得到改善。

从原理上说,债务豁免方法的基础是人们相信债权人将和债务人分担违约责任,因为当初给出不良贷款的乃是债权人。只要借款人在获得贷款时没有糊弄贷款人,那么贷款人就至少要为贷款交易负一定的责任。

1918年时,凯恩斯敦促豁免协约国内部因一战而产生的债务。“我们根本无法前进,除非我们的四肢可以从纸镣铐中解放出来,”凯恩斯写道。1923年,他的呼吁变成了警告,当下的决策者们想必会认真留心到:“契约绝对论者……才是真正的革命孕育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