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23, 2014
0

冠状动脉资本主义

法兰克福——说到改革今天的西方资本主义制度,人们一直对监管体系全面性及系统性的失灵故意视而不见。的确,导致2008年全球经济心脏病发作的病态政治-监管-金融体制已经引发了众多讨论,上述机制正是引发卡门·莱因哈特和我所谓的“第二次大收缩”的首要因素。需要讨论的是,这个问题仅限于金融行业,还是代表了西方资本主义制度更深层次的缺陷?

以食品业为例,该行业有时会给营养和健康目标带来严重的后果。肥胖率激增现在已经成为世界性问题,但在大国里以美国最为严重。据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统计,约三分之一的美国成年人体型肥胖(即身体质量指数大于30)。更令人震惊的是,儿童和青少年的肥胖比例超过六分之一,1980年后青少年的肥胖比例比原来增加了两倍。(信息披露:我妻子制作了一档名叫kickinkitchen.tv的电视网络节目,目的就是引导儿童战胜肥胖。)

当然,迈克尔·波林 and 大卫·卡兹等营养健康专家已经极力强调了食品业存在的问题,同样的问题无疑也引起了很多经济学家的关注。各种商品和服务领域其他的类似问题还有很多。但这里我只想讨论食品业与现代资本主义制度普遍问题之间的联系,上述联系无疑推动了全球肥胖人数的激增。我还想讨论美国政治制度为什么对这个问题视而不见(尽管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已经为唤醒人们的认识付出了重要的努力)。

肥胖会在诸多方面影响寿命,其中既包括心血管疾病,也包括某些种类的癌症。此外,病态的肥胖可以影响生活质量。承受肥胖损失的不只是个人,同样也包括社会——承受肥胖损失可以直接通过卫生保健系统,也可以间接通过运输成本增加等生产率损失(如消耗更多航空燃料,座椅加大等)。

但肥胖的蔓延对经济增长却鲜有坏处。众所周知,精加工的玉米食品及大量添加剂是体重上升的主要推手,但从传统增长核算的角度,它们却是非常好的东西。大农业种植玉米并从中获利(通常还能拿到政府补贴),食品加工企业则添加数以吨计的化学品,最终生产的产品让人成瘾,因而也就无法抗拒。整个链条中,科学家负责找到精确的盐、糖和化学添加剂配比使新发明的速食食品最让人上瘾;广告商负责推销;最后,医疗保健业从治疗不可避免的疾病中赚取大量财富。

冠状动脉资本主义是股市的强心剂,股市是上述所有行业企业的云集之所。精加工食品同样有利于创造就业,其中也包括研发、广告和医疗保健等领域的高端就业机会。

因此,还有谁会抱怨?政治家肯定不会,他们因为就业充足、股票上涨而再次当选,而且从参与加工食品生产的所有行业获得捐赠。事实上,胆敢谈论加工食品对健康、环境或可持续发展影响的美国政治家常常会发现自己的竞选捐赠几近枯竭。

诚然,市场力量推动创新,而创新则不断压低加工食品价格,即使普通水果和蔬菜的价格不断上涨。这种说法有一定道理,但却忽略了市场的极度失败。

学校、图书馆或健康运动为消费者提供了寥寥可数的宝贵信息,但他们却被广告中大量的虚假信息所淹没。儿童的状况尤其令人担忧。由于多数国家缺乏高质量的公共电视资源,由广告商、包括食品行业赞助的电视频道不约而同地把目标瞄准了儿童。

除去散播虚假信息,生产企业鲜有动力对自己造成的环境损失成本进行内化。同样,消费者也鲜有动力对自身食品选择所带来的健康成本进行内化。

即使食品业导致生理心脏病、金融业导致经济心脏病是我们所面临的唯一问题,情况也已经够糟糕了。但已成为上述行业标志的病态监管-政治-经济体制所造成的影响却远比这更加广泛。为保护社会的长远利益,我们需要建立新的、更好的制度。

当然,消费者主权和家长作风间的平衡总是非常微秒。但我们可以在一系列领域为公众提供更准确的信息,使人们能开始做出更加明智的消费选择和政治决策,从而增进上述平衡的健康度。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