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25, 2014
0

发射架上的中国

发自新加坡——在神秘的面纱背后,中国战略以及战术导弹的发展已经进入了第三阶段的现代化。虽然该国长程导弹以及核力量的发展一直被外界视为保守,渐进以及动作迟缓,但这一切其实都是在官方对本国国防工业综合体——尤其是航空航天部门——稳步加大强调力度的背景下发生的

通过一系列国防工业改革,军备综合性升级以及创新运作概念的整合,上述进程已经得到进一步加速。而因此产生的直接效果就是中国战略导弹力量以及军事太空平台实力的提升。

当前有多份报告指出,中国正在有选择地增强其战略和战术导弹实力,手段包括通过发展固体燃料发动机;增加弹头种类并提升精确度;部署多弹头导弹;对其反弹道导弹策略进行升级——不但具备诱导、真伪目标识别、干扰以及热屏蔽等手段,甚至可能拥有机动重返大气层飞行器(MaRVs)以及多弹头分导重返大气层飞行器(MIRVs)。

而尤其重要的则是中国正在研究,测试和部署新一代可在公路上实施机动的固体燃料洲际弹道导弹(ICBMs)。其中包括装载核弹头的东风-31以及东风-31A型导弹。此外该国还在设计研究一个新系列的常规短程弹道导弹(SRBMs)和中程弹道导弹(MRBMs),例如东风-21型——可机动部署,使用固体燃料,射程更长更精确,还有能力寻找到弹道导弹防御系统的弱点。

作为其导弹以及核力量现代化进程的一部份,中国也把注意力放在了发展诸如巨浪-2型海基弹道导弹(SLBMs),将东风-21D型导弹作为反舰弹道导弹进行测试,并进一步发展其反卫星武器能力(ASAT)等方面。

而中国之所以不断对其战略资产进行现代化改造,目的就是通过提升其核力量的生存能力来提升其遏制性威慑的可靠性。因此中国不断在其导弹的打击能力和机动性方面推陈出新,并构思出各类创新性的反接近/区域封锁不对称战争概念,力求缩小与更先进的对手以及邻近竞争者——主要是美国,俄罗斯和日本——在技术上的差距。

而中国在战略资产和军事能力现代化上所取得的进步则主要得益于其当前进行的国防工业转型,尤其是过去十年间在航空航天部门所取得的成果。中国政府自1990年代以来逐步在这些领域引入竞争和全球化,目的就是为了打破传统国防大企业根深蒂固的垄断。

有两大宏观理念指导了这场改革:“四个机制”——竞争、评估,监管和激励——还有“寓军于民”,就是在民用工业能力中发掘军事潜力,国防工业也因此被整合进范围更广的民用经济之中。

这一改革从根本上令中国理顺和简化了研究和发展之间的关系,也使技术可以在民用和商业航天项目的特定部门之间实现转移。因此中国可以绕过现有敏感军事技术转让方面的出口管制和限制,尤其是在航空航天和卫星部件及其技术要领方面。

事实上,中国的太空空间军事行动正逐渐与民用和商业航天活动,设备和人力资本产生依赖和联结。其航天发射运载工具(SLVs)可以用来发射具备各种功能的卫星——包括通信,天气预报,观测和导航——而这将大大增强中国军事航天行动和系统设备的效用。虽然弹道导弹拥有不一样的火箭引擎,基地特点以及发射方式,它们的导航和控制系统却可以使用相似的系统,而航天发射运载工具也可以使用基于弹道导弹的分级组件。

中国弹道导弹的研究发展和生产向我们展示了这样一个历程:从仿制第一代苏联弹道导弹技术,到改进和更新那些体积更小,具备机动性且由固体燃料推进的弹道导弹以及随后研发的第二代技术。如今在特定的导弹系统和相关航空航天技术方面,中国已经成为一个独立的生产者和技术革新者。

最终,中国会将其军事,民用以及商业航天项目视为国防,经济发展和地缘战略影响力的前沿力量。而世界其他国家应当将中国的航空航天能力视为其未来实力投射的重要部分。

翻译:邹驰骋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