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25, 2014
Exit from comment view mode. Click to hide this space
0

超级中国

柏林——

近年来,中国的发展速度飞快、成效显著,在二十一世纪的国际舞台上,它必将扮演主要角色。事实上,尽管面临挑战,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可能在这幕大戏中担当领衔主演。

然而,“超大号”强国再度登场并不意味着中印等新角儿会延续老一代西方列强的做派,超级大国的内涵也在发生变化。

自十五世纪末欧洲各国开辟航路、征服世界以来,史学和国际政治学界已经习惯将军事活动、经济发展、技术演变都解释为国家间相互影响、弱肉强食甚至争夺全球霸权的结果。

这种认知模式在二十世纪尤为盛行,特别是在两次世界大战之后,美苏取代欧洲占据强势,冷战以及之后美国全球霸主地位的确立,其间许多事件都因国际影响促成。

但我相信,中国崛起的模式将会有所不同:其政策重心将会较为内向。原因在于中国人口众多,政府——特别是在目前的变革过程中——面对来自强大的内部压力,这确保了中国无暇施行强权外交,美国的霸主地位进而尚可留存,除非它自愿放弃。

这一重心的改变说来轻巧,却可能对本世纪的国际格局产生深远影响。

长期来看,中国的核心利益和政策重点在于国内现代化、执政党地位的持续稳定和国家统一(包括台湾问题)。所以,中国将成为一个主要关注国内的超级大国,因而奉行实事求是的外交政策。军事方面,中国将主要谋求地区内的控制权,以确保国家统一。另外,为巩固执政党地位,国内经济社会改革也至关重要。

因此,将经济增长速度维持在年均10%的高水平对中国政府而言意义重大。否则,由农业向“超现代”工业的剧变必将引发社会动荡。

将发展重心置于国内也会带来重大的政治影响。就国内来看,鉴于其经济规模和增长需求,中国必将成为首个“绿色”经济体,以避免“增长的极限”、环境灾难以及政治上的负面影响。

未来,中国将成为最重要的商品市场,不仅参与生产消费过程,还将定义商业模式。以传统汽车业向电动运输产业的转变为例,尽管欧洲厂家仍存在主导市场的幻想,但在这一转变中起决定作用的将只能是中国。欧美汽车业所能选择的只有:要么适应转变免于出局,要么像其他老牌西方工业一样:到发展中国家中发展。

就外交而言,为保证国内产业升级,中国将力图从外国获取原料并打入国际市场。然而,中国政府迟早会意识到,对本国外交利益来讲,美国扮演的“全球总管”角色是不可或缺的,因为中国或其他国家难以承担这一重任,则美国的失势必将引发国际秩序的解构。

美中并行的国际格局也远非全无争端,实际上中美对话的作用仅限于缓解危机及调和经济政治上对抗局面,如目前的双边贸易不平衡。但从战略角度考虑,双方还将在较长时期内维持相互依赖的关系,而且这种关系将会在一定时机确定为双边机制,从而可能引发其他国际角色(尤其是欧洲国家)的不满。

只有欧洲在国际舞台上展现出意志和实力,它才能转变其发展模式,而这或许也是中美“二国集团”所乐意看到的。然而目前,欧盟力量有限且过于分散,各国领导限于本国战略利益不愿作出共同政策,阻碍了欧盟有效地发挥国际影响。

Exit from comment view mode. Click to hide this space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