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November 22, 2014
0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能否阻止一场世界性的灾难?

当世界金融领袖本月在新加坡济济一堂,参加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联席会议的时候,有一个重要问题他们必须面对,那就是能否找到办法,劝说中美两个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大的成员国为消除大规模世界贸易不平衡所带来的危险贡献自己的力量。

今年,美国要借约8,000亿美元填补贸易赤字。令人难以置信的是,美国现在吸收了约三分之二的全球净存款,这样的情况是史无前例的。

虽然这场借贷风波有可能像美联储主席贝南克(Ben Bernanke)所期望的那样平稳结束,但绝大多数世界金融领袖对轻率调整可能引发大规模美元贬值,甚至带来更大灾难的忧虑也不无道理。实际上,如果决策者继续这样不闻不问,那么发生全球发展速度放缓甚至破坏性金融危机的后果都不难想见。

尽管贝南克认为软着陆的可能性最大并没有错,但常识告诉我们还是应该采取一些预防性措施,即便这意味着美国、中国和其他造成全球贸易不平衡的大国不得不服用一些苦口良药也不例外。令人遗憾的是,让大国政治家关注他们国内迫切事务以外的问题远没有那么容易。

尽管这么比喻不太公正,但人们很容易联想起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沾亲带故的另一个国际组织¾联合国。曾经有这样一则笑话:“两个小国发生冲突,联合国一干涉,冲突就无影无踪了。小国和大国发生冲突,联合国一干涉,小国就无影无踪了。两个大国发生冲突,联合国就无影无踪了。”

幸运的是,尽管某些大国不喜欢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见解,该组织也没有畏首畏尾,噤若寒蝉。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罗德里戈·拉托(Spaniard Rodrigo Rato)坚持要求中国、美国、日本、欧洲和主要的石油出口国(当今世界最大的新增资本来源)采取实际措施,减轻危机爆发的风险,这样的要求是合情合理的。

尽管具体做法还有待斟酌,但上述措施可能包括让中国放松汇率管制,以及让美国做出加强财政控制的承诺。石油出口国则应该承诺加大国内消费开支,大大增加进口数量。

同样,渡过了通货紧缩时期的日本应该承诺再也不用大规模干预的手段来防止日元升值。而欧洲则应该同意不像如今的德国那样在错误的时机加收新的赋税,以至于延误经济复苏的步伐。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能否促使协议的达成?不久前全球贸易谈判灾难性的崩溃不是一个令人鼓舞的先兆。欧洲、日本和美国就是压制不了国内一小撮极有影响的农业游说团体。由此造成的悲剧性后果是世界某些最穷的国家无法出口它们的农业产品,而农产品领域是他们能与中国和印度这样的国家抗衡的少数几个部门。

幸运的是对拉托来讲,解决全球贸易不均衡能够收到双赢的效果。拟议中缩减全球贸易赤字的政策从总体来讲也有助于解决各个国家的国内经济问题。

例如,中国也需要更强的汇率,才能制止对出口部门的疯狂投资,避免重蹈20世纪90年代经济崩溃的覆辙。而对美国来讲,大幅提高汽油和其他化石燃料的能源税不仅能改善政府的资产负债表,也是开始解决全球变暖问题的不错方式。大名鼎鼎的环境主义者、新任美国财长汉克·鲍尔森(Hank Paulson)要想步入政坛,还有什么方法比这更有戏剧性?

同样,日本银行那些精通技术的官员如果能发誓不再采用干涉汇率的技术,转而像美联储和欧洲央行那样一心一意地贯彻现代利率导向规则,他们对经济的管理将更加卓有成效。

正处在经济循环上升期的欧洲,即便不提高税率,税收收入也会有所增加,既然如此,有什么必要冒险,将刚刚开始的经济复苏扼杀在摇篮之中?沙特阿拉伯则可以从日益增长的石油收入中拿出一部分,维护全球金融体系的稳定。

  • Contact us to secure rights

     

  •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