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商业道德何处寻?

发自墨尔本-哈佛商学院最近出现了些新情况。当全球金融危机之后的第一批MBA学员临近毕业之时,同学们都在暗自思量自己是否要宣读一份誓言,宣誓内容包括:“以道德的方式”去从事自己的工作;“努力在全世界创造可持续的经济、社会和环境财富”;“用正确的信念”管理自己的企业并“防止为满足个人私欲而做出有害于企业和社会的决策和行为”。

虽然这些MBA新誓言的措辞大都取材于美国亚利桑那州雷鸟国际管理学院2006年就采用的誓言文本,但整个事件依然意义重大,因为采用者是哈佛商学院,世界上最著名的商学院。

截至本文发表之时,商学院毕业班里面已经有20%的学员接受了这份誓词。虽然有些刻薄的批评家会问:“还有其他80%呢?”但这至少说明有一批人在目睹了最近被大批揭露的经济欺诈和贪婪丑行之后,转而对道德有所诉求。人们对商业伦理课程兴趣急升,而顶尖商学院的学生活动也比从前更加关注如何令商业行为服务于长期社会价值的议题。

其实相对于医学、法律、工程、牙科或者护理这些职业的所谓道德,商业道德总有些特殊区别。比如我的一位亲戚眼睛出了毛病,她的医生将其转给了另一个眼科医生,但眼科医生检查之后认为没必要做手术,于是又把她转回去了原来的医生处。

医学界的朋友告诉我说,对于一个忠于其职业道德的医生来说,上述事情是再正常不过的了。相比之下,你能想象一个汽车经销商忠告你说你根本没必要买辆新车吗?

对于医生来说,对职业道德起誓的理念可以追溯到古希腊时期的“医药之父”希波克拉底。虽然无论发什么誓,每个行业都会有一些害群之马,但许多卫生保健方面的专业人士确实认定自己是要为顾客利益最大化服务的。

那么对于公司经理来说,有没有比追求企业成功和赚钱更重要的使命存在?这可很难说,事实上许多企业领导人都否认个人私利与整体利益是互相冲突的。他们认为亚当·斯密所谓“看不见的手”已经说明了在自由市场之中,追求个人利益就能促进整体利益。

在传统上,经济学家米尔顿·弗里德曼在他1962年的著作《资本主义与自由》中写道:“对于企业来说有且只有一个社会责任——那就是在遵守游戏规则的情况下尽量利用资源并进行营利活动,而所谓游戏规则,指的就是除欺诈和作伪行为之外的开放、自由竞争。”在弗里德曼这一观点的信徒看来,一个经理人如果摒弃了股东利益最大化而是为其他目标奔忙的话,那就是离经叛道之举。

但即使全球金融危机确实揭露了大范围的欺诈行为,人们却发现危机的深层原因并不是欺诈,而是虽然有发行商不断发行次级抵押债券并吸引金融机构不断购买,但市场却在满足了前者的私欲之后抛弃了后者。而政府为防止更大的灾祸不致降临,被迫叫全体纳税人掏钱去拯救银行的事实也无疑是给了那些打着“无限制市场”旗号的人一记响亮的耳光。

因此哈佛现在的MBA誓词就是尝试用另一种理念去取代弗里德曼对于企业社会责任的看法:一个承诺要促进社会全体成员长期、可持续福利的管理专业理念。通过要求经理人“推动自身及其下属管理人员的进步,令经理人职业得以继续壮大并对全社会的福祉有所贡献”,这份誓词本身就已经传达了一种职业道德理念。

而另外一条宣言则体现了这种职业的自我约束机制,要求经理人对他人负责。宣言写道:管理的终极目标无疑是“努力在全世界创造可持续的经济、社会和环境财富”。

那么这些誓言真能在竞争激烈的商业世界站得住脚吗?或许人们能从马克思·安德森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所说的话中看到一些希望的曙光,作为本次宣誓活动的其中一个学生组织者,他说:“我们感觉到生活中应该有一些更有意义的事情,并希望能让我们的企业服务于更宏大的社会利益。”如有更多商业人士能遵照上述宣言来厘定自身利益的话,那么越来越多以德为纲的职业经理人操守,就将涌现在我们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