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韩国统一和全球和平

首尔——在2015年联合国庆祝成立70周年时,韩国人却在感叹70年的民族分裂。考虑到分裂的半岛正在面对——并且今后仍将持续面对的所有机遇和挑战,统一仍将是我们必须继续为之奋斗的重要目标。

1948年在联合国主持下正式成立后,当时羽翼未丰的大韩民国立即被卷入到冷战的强权政治中,并在1991年前阻碍其加入联合国。但自那以后,韩国充分夺回了失去的时间。它在联合国安全理事会、经济社会理事会和人权理事会都发挥了积极作用——并踊跃投身与维和、发展合作、气候变化、核不扩散及人权相关的众多举措。

在此期间,国际社会也发生了巨大变化。全球化和技术革命令相互依存度不断加深,但安全、平等、公正和容忍精神的缺失在全球各地依然随处可见。卢旺达大屠杀二十年后,我们继续见证着人类的残忍与恐怖——比方说在叙利亚、南苏丹和中非共和国。同时,十亿左右全世界最贫困的民众,包括妇女和儿童,都挣扎在死亡线上。

东北亚同样麻烦不断。崛起的中国、复兴的日本、张扬的俄罗斯以及抱残守缺的朝鲜导致地区新的复杂及不确定性增加。后者试图研发核武器尤其令人担忧。就美国而言,它正积极地将“再平衡”转向亚洲。

历史、领土及海上安全冲突日趋频繁,加之丑陋民族主义死灰复燃极有可能激发军事对抗,而军事对抗很可能与政治误判相关。如果决策者和维和力量置之不理,那么东北亚紧张局势很可能破坏该地区的经济繁荣。

正是在这样充满挑战的环境中,韩国总统朴槿惠于2013年当选。其外交政策——也就是所谓的“互信政治” ——旨在将猜疑和矛盾的氛围转变为信任与合作,并建设“新的朝鲜半岛、新的东北亚和新的世界。”

朝核问题是实现这一转型的最大障碍。就在几个月前,朝鲜还威胁要进行新一轮核试验。因此,当前最紧迫的任务是一定要阻止这种状况发生,之后再对朝鲜核武器及其运载能力的发展进行调查。

朝鲜半岛的和平表象依然脆弱,韩国政府已经进行了密集的外交努力,团结地区及全世界的朋友和伙伴对朝鲜进行威慑。朝鲜进行过三轮核试验后,联合国安理会已经通过一系列决议对其实行大规模制裁。如果胆敢有任何进一步的挑衅行为,那么机构制裁的一切后果必须由朝鲜自身承担。

在这样的情况下——尽管朝鲜人权及人道主义状况非常严峻——朴依然提出了朝韩统一的目标。在德累斯顿最近一次讲话中,她提出了三项具体可行的建议,以解决朝鲜人道主义问题、建设有利于南北朝鲜共同福祉及繁荣的基础设施并促进朝韩民众一体化。

上述战略人道主义部分的实现可以与政治和安全因素无关。比方说,我们要落实联合国孕产妇保健及婴儿营养1000天计划,以结束长期困扰朝鲜的婴幼儿营养不良。我们只能希望朝鲜对此作出积极的回应。这将是一项长期计划的首要步骤。

朝韩两国的统一之路无疑将荆棘密布,需要国际社会的鼎立合作。反过来,我们立志打造的全新统一国家将符合其邻国及国际社会的利益,从而促进全球的和平与繁荣。

不久前曾经有过类似的先例,因此我们有理由满怀希望。23年前,导致两德持续分裂的地缘政治背景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同样,总有一天朝韩两个联合国铭牌将换成唯一的一个。

翻译:Xu Binbin